20031113,雅集于临平,与会者胡小罕,云超,郁庵,嘘堂,燕垒生,风二中,梅庄庄主,莼鲈归客,郁庵夫人及千金。本次聚会正式提出成立诗社.

 

 

附:风二中 留社初记

 

诗文道弊乎。或曰:诗词未有如今日之衰矣。然东坡亦曾叹:文字之衰未有如今日也。太白诗复云大雅久不作,正声何微茫者。岂皆其人所言尽然耶,抑厚古薄今,今古一体欤。窃谓古者,自今以往皆是,今者,所称每不逾二纪。以二纪之人才,较古来之英物,皆不免今不如古之诮也。试以二纪验之周秦汉魏,多有不得一人一篇可传于今日者,岂诗三百十九首当一千年之盛耶。即以试之唐宋,盛时固无伦,其余亦每不足多。是今人无得以此妄自菲薄也。

或谓诗词有其本心,欲得其佳处,必合古人意。而时代隔绝,世风移易,至于汰侈轻薄为尚,殊乖诗之本性。米元章论书云:时代压之,不能高古。其于诗亦然。故谓于今难复古风,其理颇是。然诗而高古,尚也;而诗道千年,趋变适时,代有名手杰构,岂非皆时代之切响欤。是今日有今日之诗词也。况世运盛大,百千万人中,得古意者不将甚蕃乎。浩劫十年已矣,而诗之本心,不绝如缕,况诗道得之别材,不待代传,继绝兴衰,今日犹可得乎。

然诗词之于近日,尤非所以经济,即有高情佳制,往往不出闾巷。强以有力流布,所得常非是,行之不远,徒增识者之叹。至于良材美质,往往由斯不得切磋雕琢,黯然自弃者无论焉。

子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同气相求,诗人亦若是,然常不可得,或共游亦不过二三子,欲观气象,不可得也。但一人得一人诗,二三子得二三子诗而已,欲其有力于诗道无待焉。

至若网络诗坛之兴,所在皆是,足不出户,遍会四海,则所得但如所愿,大开亘古未有之局面。遂乃砥励初学,延揽后进,润色老觚,激昂英俊,四海翕然,一时人物之盛,目不暇接。遂聚天下人才制作,气象凛凛,非惟不让前人,抑有前人所未到。至于风俗轻易,才德相失,或奇技淫巧,无施不尽,亦多因网络而盛于诗苑者,皆末流之失,不足论也。

网络虽盛,非真世界,得知者固足发奋,求识面更增感激。于是江湖山水之间,每成流觞之雅聚;茶楼酒肆之中,乃多金谷之盛会;即二三人对坐清谈,亦胜昔时许多。夫唱和制作,例非至道,而风雅流布,其及亦大矣。诗而于此,可独善,可兼济,不辞有望于时也,然安得其所由哉。

杭州东南名郡,千年胜地,山水苍润,人物秀颖,诗人之蕃亦出当时,往往聚焉。或机缘所惠,他邑来趋,尤为盛者。

癸末冬十一月,复聚于临平。时当西湖区图西溪而新建,拟多复其旧制古迹,不惟亭台楼阁待佳联为楹,盛事亦多足咏者,我辈无辞矣。向者结社之议,群从之而未遽行,遂于此日成之。复因西溪且留下之谕,名之留社。得名西溪,不拒四海也。

一时会者十人。序齿焉,则小罕,云超,郁庵,嘘堂,燕垒生,风二中,梅庄庄主,莼鲈归客,郁庵夫人及千金。燕垒生公子若与俱,可列末席也。

 


2003年11月18日

癸未九月杭州桐山村集
九溪理安寺雅集

上一篇

下一篇

留社初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