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未十二月,问梅消息,谋聚焉。十九日,偕军持抵杭,经岳鄂王墓,会于植物园。先至者四人,及莼鲈山居,入玉泉品茗,以候后来。玉泉蓄大鱼数百头,严重略与军持等,度其越龙门不能矣。问茶,具果馔。
 有亭焉,临水而独立,乃移茶入亭。山自亭侧起,种竹千株,栉风沐雨,青黄明灭。亭前腊梅一株,高可八尺,疏枝直上,花明萼暗。所谓赏心只有两三枝者,弥望只此两三枝也。
天阴微雨,时节清冷。亭前湖可十亩,其岸奇石挺出。水天一色,雨线细直接其间。遍要诸人,皆不能遽至。小梅大梦初醒,惟斋复信曰:可惜这等好雨天。
 论留社初起,何以立之。事所以成不成,时也人也。时既于我无加,亦于我无损,弃之即去,致之可得。名所以立,实必副之,不则无名可也。留社无求,欲致时而副其名,在乎一心,必申诚而达信也。
 至午思食。玉泉南百步为青芝坞,青芝坞西三百步为灵峰梅园,青芝坞多酒肉焉。出亭南望,铁栅漫漫,度不可逾。近之,有黄泥小径蜿蜒入树后,先驱在焉。循之行,果得铁栅阙处,狗窦大开,遂出。
 既出,左至梅园。一园梅树,皆蕴秀待发,请俟来年。退求酒肉,小梅至。饮酒,军持能拇战,酒不停斟,一座微醺。问欲何之,对曰:上天竺。
 至上天竺,入法喜讲寺,谒知客,通乡谊,求见方丈。延至后山精舍,知客退,坐待定本上人。精舍清净,酒意皆消。
 少顷上人出,复延至客房,具茶及果馔。投刺焉,粗述来意。上人坐,为说佛缘。佛法无边,解一切苦厄,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所在皆是。上人说养生,言入世,知佛法亦为我辈设。斋时已过久,乃告退。上人属稍候,人赠书十一册,皆令我辈能近佛理。

 出,候于路侧,郁庵高车至,复饮于浙大。十年来观,物是人非。年将尽,小梅亦未久南下。言不尽意,饮不停杯,皆大醉。(老风记)



 

2004年01月21日

九溪理安寺雅集
湖州初集

上一篇

下一篇

留社又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