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詩者小道,壯夫不為,故先正每以為非。然陳同甫推倒一世豪傑,每作小詞,必曰:平生經濟之懷略已陳矣。以所關者鉅也。予文章器識不及先賢萬一,偶作蟪蛄之鳴,無補於世,未可援例自解也。然亦有說焉,昔蘧伯玉年五十而悟四十九年之非,予行年四十四,尚在可與為非之數。集中所收皆四十之後所作,雖不能恝然盡去其非,但求寡過耳。丙申仲春錢之江子南記。

 

姑蘇雲鶴兄屬題畫蘭

繄其性之慎獨兮,託其根在空谷兮,帝命專于南服兮,不與春榮相逐兮。眇幽懷之誰陳兮,江離杜若與隣兮,湘纍之佩可紉兮,或全我之天真兮。

 

除夕催雪

一陽漸有回春意,四海行看煖律吹。為有彤雲猶靳雪,煙花遣報蟄龍知。

 

武川延福寺唐鐘傳為唐道士越國公葉法善所鑄壬辰新正與天吳勝臞樂堂諸君同觀

老師手錬蒼山精,蒲牢鑄就將無鳴。寸莛一効神鬼讋,再之東海尸長鯨。使與聞者躋仁壽,二豎三彭無遯情。想公冠劍稱國老,五朝宣力開承平。廼知合有漁陽刧,功成削跡歸瑤京。或疑大曆公沒久,不應點畫鐫其名。至人與道本游戲,況住金庭無死生。公出則為廊廟具,謫滿百年還上清。偶為中興遺此物,驂鸞歸去藏顏形。神靈護持人何有,火蝕不受堅瑉貞。山僧閟之逾拱璧,金氣夜半沖屋甍。凡物不作千年賞,高爐所赦今連城。此鐘況非人世物,世人於此何重輕。為屬山僧善視之,勿令飛去追神明。

 

清明謁錢牧齋大宗伯竝柳夫人墓

虞嶠青痕接海涯,意中翠黛想容華。魂歸抔土溝為合,計出行丸事已差。士有寒霜見松栢,天將遺粉作桃花。絳雲瞻望無多路,紅豆生時認故家。

 

慈溪謁南社老人張吟盦先生

擊壤誰歌帝力微,支筇東海竢清時。由來顛沛天難問,再卜斯文事可知。兩浙吟壇存魯殿,百年強項作殷遺。艱貞自有儀刑在,獨望南雲翼正垂。

 

煙花

綠章一道向天涯,言事何辭斧鉞加。請復昜龢甦柳浪,先將深雪護楳花。

 

東漢萬秋不敗磚硯

桓靈失其政,獲戾何所禱。奄豎為厲階,董袁亦見討。豪傑喪其元,生民膏原草。遂使百年間,生意變枯槁。亦有蘇世者,抽身苦不早。登樓望故國,坱圠迷故道。萬秋不可俟,思之使人老。

 

漢安樂磚硯

宴安不可懷,躁進亦云醜。叩而執其中,所視道或否。不見安樂公,猶能衛其首。

 

三國吳故司虞校尉殘磚硯

昊天何不仁,中原亂靡定。江東有義士,奮戈保其竟。周陸方少年,帝躬帥以聽。遂使百年間,獨瞻楚材盛。惜哉烏程侯,南風乃不競。

 

太康五年吴故牙門将裨将军虞羡磚硯

儒將聲名昔莫雙,秣陵王氣仗君降。勝朝自有遺民在,不與機雲共渡江。(是年杜預卒)

 

四月十五日有悼

一鶴西飛遂不還,誰驅初日向虞淵。黃沙滿地精禽死,回首春明廿四年。

 

題東晉會稽張顕甎硏

雪晴促辦剡溪舟,況有煙霞未盡醻。殊賞長宜知己共,先將一帋報張侯。

 

于墳

落日觚稜石馬瘖,從公繹夢渺難尋。九重近密讒宜入,隻手扶危咎獨任。塚象祁連朝北闕,神依浙水護南金。十三陵土馨香盡,長夜飄風志未湛。

 

重有感

九衢旗影散如煙,彈壓春風事竟傳。知有癡龍心未死,獨聽說夢過年年。

 

端午與諸君坐塘栖會館談舊事

斷簡他年存夏五,長安此夜滿青燐。貞元朝士凋零甚,絕粒難醒夢裏人。(燕壘兄言逢此日例絕食有年)

 

近事二首

九畹滋成暮氣侵,摶沙心力久摧沉。公家自信良醫在,二豎膏肓未易鍼。

尸位能叨三品豆,天恩長護五侯煙。老夫久矣伍樊噲,公輩何顏對古賢。

 

臺南謁孔廟赤崁樓

山河百戰付沈淪,蹈海從看化育新。礀曲長專蛙吹怒,棠陰猶賦繭絲仁。時窮漢幟傳殊域,天設鯤洋絕北塵。可惜生當秦火後,宮牆獨佇媿緇磷。

 

南宋太廟龍瓦燒痕猶在

忍看玉局成孤擲,竚送宮車北去時。白雁獨先潮信至,金烏遂沒瘴雲遲。設如天意能全宋,措彼春臺豈有涯。止水疊山長已矣,對君殘爪尚之而。

 

超山大朙坣唐槑宋義士唐珏手植與浮蟻燕壘二兄內子小小浮舟攜雛同觀

幽草寒璚漫莫追,槎枒骨相尚能奇。拚將英氣酬知己,力向東風示一枝。

 

馬日與諸友飲於小河直街谈时事窗外新柳初發

山迻未改撡蛇者,曆盡依然指鹿年。時雨不飜河水老,鳴春才調讓君先。

 

北行

老樹頹唐不受春,山窮嵐氣變浮塵。長車欲闢玄冥域,曆換紅羊劫正新。

 

再遊憫忠寺

鼉鼓長宣英氣,篆雲日抱禪房。未果遲君數日,十年辜負丁香。

 

倒次韻戲贈芋翁

姑胥長者子陸子,寵以新詩重我嗟。百里相望容負米,三年規往未脂車。力衰不赦管城穎,目疾全訛弓影蛇。遊賞及時風雨近,莫令交臂負桃花。

 

唐高力士墓誌書後

忠忱屢諫長楊騎,武略何輸細柳營。信是三郎恩義寡,一生成就謫仙名。

 

小女生日將近戲作

生與百花俱,習語嗁鶯嫩。學步百花間,蹣跚臉生暈。阿耶百不能,老思為汝奮。急我揠苗心,加汝過庭訓。時憂廿年事,誰堪壻阿巽。

 

連日祁寒酷暑不定

播晴弄雨帝能威,才了重裘又袷衣。莫怪小民無特操,申韓行事本無違。

 

斧斤

斧斤伐處今成癭,飾以癡夢掩其眚。生及花開一刹那,燐燐恍見旌旗影。

 

晉中鎮國寺北漢遺構也

漢家天子沙陀種,竊據晉陽賈餘勇。中原全付趙官家,北面猶承叔皇寵。九國電掃無堅完,推鋒所向禍旋踵。祈天永命佛所司,建茲精藍勤供奉。暮朝梵唄苦祈陳,首及天王次宰冢。寺曰京城殿萬佛,想像所居北辰拱。修頤廣顙瓔珞施,偉幹虯髯鹿盧竦。信能護國非泥胎,三寶方成金粟湧。願力不解晉陽圍,辭廟倉皇徒擗踊。我來瞻拜魯靈光,兵燹焚餘窺所藏。惟有當日手植老槐形之而,意與鴟尾俱飛揚。

 

詠史應噓堂兄作

太歲在丑維季夏,諸道不利飛羽書。東南半壁力不支,金陵三日饜鳶烏。公命上將汝宗仁,汝其總戎障青徐。汝檢師徒飭兵馬,島夷犯順宜加誅。拜命無言有杯酒,城在城亡身與俱。彈矢已盡刀環折,喪元蔽以血肉軀。斬殺過當犬羊退,克敵不在爭須臾。鎧甲蟣虱健兒死,九世終見鯨鯢屠。宜示天下洗甲兵,陸梁西北生萑苻。於戲四載得志攘天下,并竊其功居不疑。公在乾侯長已矣,俯望齊州慶禮時。

 

題衡門漢畫像磚拓片展之天神宣威圖

摻彼鼉鼓,動雷門些。驅彼飛龍,朝至尊些。決雲駿犇,入氤氳些。虎豹讋伏,開天閽些。渴蜺雙飲,盡河源些。呼吸帝座,邈崑崙些。萬象賓退,參三辰些。下顧丘園,耳孫蕃些。宮闕峨峨,醉朝昬些。射熊刺虎,百戲陳些。各溺其樂,何足論些。

 

跋衡門漢畫像磚拓片展之伏羲女媧圖

庖犧遼古事芒昧,口耳所傳非雅馴。虵身人首出乎震,龍師龍紀司青春。始造書契制八卦,象天法地至于身。史公筆削如折獄,力破冗穢存其真。略言作易具至德,事有疑信聞先人。漢人好奇煩刻畫,媧皇為妃比人倫。接頸交尾無乃褻,況以同姓相婚姻。泰西圖騰吾不取,是置先皇鳥獸鄰。嗟哉此石則不然,班居上下明君臣。閉置泉壤二千載,得之往往披荊榛。淨洗浮埃覆以帋,加諸捶搨呈精神。如見天機反淳古,俟河清作羲皇民。

 

與郁庵軍持胡僧諸兄飲于四明山

折阪嵐封鐙力盡,紅塵不到況青蠅。四窗明雪梯雲至,一徑通玄躡蹻乘。夜壑平收東海氣,泉聲長瀉古時冰。爛柯歸去崚嶒在,仙跡追陪謝未能。

 

題楊近白兄松林高士圖

久住炎涼劇,先生杖屨閑。陰崖炊古雪,積翠擁玄關。短褐采薇去,長歌荷蓧還。役形隨帝力,嗟爾作殷頑。

 

松盦徐雲鶴兄屬題太湖賞石

震澤之陂藏龍蛻,云是開闢龍戰遺。黃者為泥玄者水,噬齧鱗甲形躨跜。道君好古轝入汴,艮岳未就金人窺。餘者棄置蘇臺下,至今偶出滄浪基。張王開府平江里,珍此奇玩逾蓍龜。首鼠兩端天所厭,九戰不利空輿尸。齊雲一炬化焦土,夜夜冤氣干虹蜺。興亡勃忽有如此,覆轍重貽後死悲。祥德繫人豈關物,冰玉不受俗唇嗤。松盦徐子天人姿,偶畜片石陳諸几。積蘚盡剔龍髓出,嶙峋猶想鴻濛時。卻移九畹作雙清,光風轉氾崇蘭滋。噓吸過竅蒼龍噫,鬐鬛甫張風雷笞。慎勿袖之向震澤,恐騰驤去難攀追。

 

人日贈內集句

乘龍安敢望(晁公溯),同氣此相求(張九齡)。嗟我本何有(蘇軾),如君誰與儔(劉長卿)。蒼山容偃蹇(李白),春氣漸和柔(杜甫)。已負花前約(劉辰翁),千秋指白頭(宋徽宗)。

 

初五日浮蟻兄招飲赤岸橋有古樟一本八百年物也

閱世長依赤岸津,北枝曾蔭宋遺民。勞形我欲托知己,垂老憐君拜路塵。

 

上元值雨戲成

魚龍趁月計全譌,庭燎新陳頌聖歌。有客夜來燈已盡,獨將碎影送頹波。

 

聽姚家小女廣陵散

古言琴者禁,所用養其禮。師曠以為諫,豈徒事觀美。大哉聖人作,寄意固於此。㛹娟小女兒,習之盡其髓。素手拂金徽,泠泠作流水。請為廣陵散,曰試嵇生技。一揮爭戰音,鏗然不可止。殺伐盈城野,嬴秦眈虎視。太尗擅國枋,何恤四郊壘。再揮氣不平,淬刃購其死。拂琴宮闕下,促弦忽變徵。三揮金鐵鳴,琴碎見寒匕。手格熊虎士,揕胸奸魄褫。四揮一何哀,剺面毀其齒。慘日贯白虹,身死尸諸市。其下聽不得,急弦一帆駛。遂使千載下,哀彼梁棟圮。臨刑顧日影,感激魯連恥。未盡與道合,要能醫俗耳。收弦抱琴立,請茲聞正始。

 

謁德里骨都塔(QUTUB MINAR)及大清真寺墟

永作炎方鎮,孤標嗟駿極。浮雲履而至,下臨飛鳥翼。鐫壁蛇行字,沕穆箴言默。或云骨都墟,曩起雪山北。控弦十萬士,三戰縣其國。此邦重偶像,裸形媚姿色。火書尊一經,恐貽齊民惑。至今頹垣間,殘軀略可識。庭陳育王柱,示彼燕然勒。不為真宰獻,何以修臣職。拱券摩蒼穹,倏爾土花蝕。固哉人主智,不撼濕婆力。

 

櫻花二首

東皇着意飾緐華,暫為新櫻一駐車。留待异時成故事,弱條曽障北塵加。

煙光一瞬怒於焚,死報句芒翳北氛。知否前宵風雨裡,有人遺璧鄗池君。

 

偶閱南明史事因憶客歲過越秀山紹武君臣塚

骨銷細雨草猶腥,塚木荒披似有靈。鬩自能尋尊社稷,國無可蹙奈滄溟。結纓豈意齊蠻徼,銜璧終慚事虜庭。九世復讐冠劍在,崖山曾薦孝陵馨。

 

 

2016年03月16日

唐墓誌題跋
戊戌遊衍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執非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