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酉三月,蓴客自京歸。當兩浙詞人祠落成,群議集於西溪。

長驅至西溪入山,樹色連綿垛疊,當春深如海,於中梵宇巍峨。一時集者三十人。風物推移久矣,而各氣象儼然,足慰人心。至午,驟雨歇,奉素齋。齋訖坐,覺行監院議論佛理,出入無礙,固不遠人也。移至茶室,十餘人團坐,惟齋兄要論近日所讀書。一座腹笥磊磊,發明宏深;惟某讀書日疏,至無惑可呈,獨受衆惠。

茶訖,偕蓴客、軍持、具漚赴九溪,謁明廬先生。先生提攜後進,不遺餘力,名重一時。及見,命茶,于後生大相推重,論詩至以師稱,一衆惶愧無地。試以留社顧問相累,以不能力辭。再,止于書藝顧問。複以他事累,及人事,慨然諾。一座欣然。金師曰:時晚矣,飲酒。乃出所貯白字酒,裂封泥,斟酌分付。酒釅而甘。座中有少飲者。師曰:焉得不盡興。曰將驅車,問所之,曰湖州。曰:盍往偕醉。乃致電湖州分付食宿,各盡杯中,驅車北向。金師車前導,某隨後,蓴客軍持俱。

細雨下。軍持議次韻酹江月,共蓴客具漚。時具漚在前車,短信往返,未至湖州詞成。耳聞珠玉跳擲,而車行疾,雨漸急,至不能見百步,某瞠目不敢旁顧,唯覺風骨凜凜。

至湖州,雨歇,時過中夜。老費延至酒家,一座九人,詩畫相宜,散漫飲酒。三子詞成,謄呈金師閱,大激賞,欣然欲書。急索筆墨而不可驟得,浮一大白。昔人所謂四美具,二難並者,本來難到;況當諸人意興披薄,直飲無忌,幾時能再歟。

次晨與軍持在途,蓴客具漚報金師方以飛英塔古磚爲硯書昨夜詞,想見精神飛動。

子曰:君子喻以義。留社結社之義,或謂異于夫子所謂義者,然細審則一也,直在其中矣。夫以利聚不能久者,利不能兼益也,未及於身。以義聚所以久者,義自長而相長也,周載兼覆。吾社欲申其旨,豈期年之功,固非久事之不能,必義爲其歸乎。日攻詩書以長才學,結同道以廣胸襟,學有得則同聲爲揄揚,道不行則同氣爲浮槎。各務志趣,皆與社旨;畢張才具,合成神采。庶幾無得失之患,經濟之惑,一面如故,長相感激;嗟我社友,幸保勿失。 老风

2005年05月10日

乙酉人日杭州雅集
乙酉兰亭秋禊诗会

上一篇

下一篇

2005年五一沪杭雅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