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酉九月,集于泰州。一十六人,皆来不易。嘘堂无我相,身长面白,矫矫也。结网温润君子,施施然如玉。军持弥健,其声噌吰。莼客别数月,严重如昔,而清俊加焉。郁庵妙识天机,神在似与不似之间。正越长悾款,指实而掌温。具沤腹中英华,眉目生动。乐堂少年子,璞玉敛其精神。晚成颖秀,宦羁未可滞碍。老刀锋刃未及,鞘中龙鸣。天吴峭岐,载之平川。风挽薄荷,清凉韵致俱胜。风神萧散,独立不遗。云儿来何处,试问邻家。风二鄙人乎,厕身群贤中。

  酒上,各相敬。三巡过,解放形骸,各逞其才情气力也。郁勃峥嵘,壮哉。而复皆颓然。

  次晨赴水云楼旧址。水云渺渺,楼则不存片瓦。其处立粮仓数座,方输粮舟中。问是何谷,对曰大麦。

  入梅兰芳公园,有依手段定四名旦座次者,则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

  复至溱潼,就喜鹊湖边开席,朵颐大快。其中有蟹,曰簖蟹,取其健能逾簖者煮,所以强者必辱也。

  乘船湖上过,入湿地公园观麋鹿。百草丰茂,禽鸟虫鱼各从其类,似久无人迹然,时有一鹤飞来,大慰人心。麋鹿健者数十头,其一死焉,余皮囊,因入后宫故为王触杀也。闻左近蓄湾鳄数百,皆未及长,则未有可观也矣夫。

  渡头亭中候船返,晚成谓此亭无名及联。莼客得联曰:远害看麋鹿,为文祭鳄鱼。嘘堂亦怀鳄鱼麋鹿,得联曰:度一切苦厄,勘三生迷津。后复得一联曰:大梦浮生珍鹤羽,长林丰草瞻糜群。郁庵晚间忽得亭名,曰莼鲈亭,固大惬当。正越遽书之,神完气足,竟非着意之他书可及。次晨莼客见之,曰不可。不若不知不讳也。

  是晚于高二适纪念馆挥毫,公输他适乃弄斧其门。正越兄抛玉以引砖,嘘堂属某书簖蟹,款题段氏之横行者赠之,想称其意。

  饭讫集议社务,群各正心,立志高邈,及义不辞,真一时俊彦也。

  次晨各自归,闻军持嘘堂复饮于途者。(老风记)

2005年10月23日

乙酉兰亭秋禊诗会
丙戌兰亭诗会

上一篇

下一篇

乙酉泰州之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