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1,留社成立五周年雅集暨庆祝会在杭州万松书院举行,与会社员27

:金鉴才,麻三斤,王翼奇,莼客,军持,风二中,晚成,郁庵,正越,Luq、北庭书生、采薇室主人、翠袖、戴家妙、当年小杜、刀把五、静玄子、乐堂、柳色、梅庄庄主、如冰、山木、十六年之约、所如、夏有良、嘘堂、子戌;列席社友及特邀嘉宾:鲍学谦,傅国涌,洛童、崔二、吴陵老朽、霜电、笑傲西湖、陈纬、忆君、采绢、丰志伟、刘远山等。

 

 

会议纪要

上午开始社员社友陆续到会,下午一点,举办座谈会,由风二中主持,要求与会社员社友均作发言。

会上社长莼鲈归客首先作了发端发言。发言全文如下:

今天我们坐在这里,一起庆祝留社五周年的社庆。我谨在此向参加本次社庆的各位师长、社员和社友表示诚挚的谢意。正是你们对于留社事业的关爱和对于传承和发 展传统文化的不懈努力,才使得留社从一个10余人规模的诗社,发展成为今天具有六十余人规模、立足于诗词,兼有书画以及学术研究各方面成就人才的国学研究 社团。

时间追溯到100年前,19091113,陈去病﹑柳亚子﹑庞树柏﹑诸宗元﹑黄宾虹﹑蔡守等17人在苏州虎丘张国维祠举行雅集,宣告 了南社的成立。南社成立之初即企图领导文坛,开一代风气。高旭在《南社启》中明确宣称:欲一洗前代结社之弊,作海内文学之导师。陈义不可谓不高。最盛时社 员近1200 人,北至东三省,南至岭南,成员遍布大江南北。人员不可谓不众。然不10年即名存实亡,1923年正式解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社的失败直到今天仍有其借镜意义,至少它让我们知道了,一个社团即便成员数量再大,拥有的学术精英再多,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成员进入国家权力的核心,如果在社务上不能坚持民主的理念、学术上不能兼容并蓄,都不足以使它长久地存在下去。留社从最初西湖边的雅集酬唱,到2003年秋理安寺的盛会,从2004年初 临平之会初有结社倡议,到其年冬云松书舍的诸君济济一堂,欲以道自任,直至此后五年间的不断发展,也或多或少地碰到过南社当年遇到过的问题,所幸的是,由 于诸君的容忍和谅解,终于克服了这些困难,走到了今天,留社还存在着并发出自己的声音。但也有一些朋友,出于各种原因,中途离开了留社,在此我诚挚地希望 你们能够回来,你们对于留社的批评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颜习斋有云:改过迁善,吾儒做圣贤第一义也;规过劝善,吾儒朋友交第一义也;纳谏从人,吾儒做经济第一义也。诸君当以道相勉,在创作和学术上也当如此。

世衰道微,奇邪并作。由于数十年间与传统学术的割裂,在当今所谓国学热的背后,是普通民 众阅读国学元典能力的缺失。就在我们今天开会的地方,一些上过百家讲坛的学术超男超女们也曾粉墨登场,而更多的不学无术之人,在各种媒体间充当着传统文化 的代言人,肆意愚弄着广大的爱好者。正如我的朋友郁震宏先生在给我的来信中所感叹的:夫道之不明也久矣,紫之夺朱,所由来者渐,生心害事,晦盲否塞,不知 将伊于何底。这更是我感到留社存在的意义:在座诸君唱道东南,而斯文赖以不坠,其责端在我辈。

而留社至今仍然是一个基于网络的团体,没有任何来自 官方的物力支持,以至于今天的会议还需要我们的社员自筹资金,对于一些经济较为困难的社员来说,参加本次会议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此,我深受感动,而又 颇有愧意。后五年以至后二十年的留社应当向什么方向发展?这个问题我曾经和许多社员讨论过,虽然没有一个完整成熟的方案,但大致的共识是有的,比如:在坚 持精英路线的同时,有选择地开展一些国学普及活动。如果最终能正式注册成功的话,可以和当地政府合作,承接一些课题项目等等。事实上,在这方面已经有些尝 试,比如通过留社顾问王老师、金老师的介绍,分别承接了厦门园博园景区、梅竺度假村等地撰联的任务等,希望以后在这方面还能有所开拓。但这些活动不应以牺牲留社所一贯坚持的原则为代价。

今天的聚会,不仅是为了纪念过去的五年,更重要的是,为留社未来的五年做一个规划,我希望可以听到更多的意见和建议。谢谢大家!

 

继之,社员社友就古典诗词的生命力、精神及其在当代的定位与发展,留社在当代应有的定位、担当和发展,作了多方位的探讨。晚餐后部分社员就社团的发展等问题继续作小型座谈。

一、关于诗词在当代的定位与发展

古典诗词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与文学的精萃,已经存在了数千年,在当代虽然缺乏社会语境,仍然有强大的生命力与持续、发展的必要。

1949年为一个大致的划分时间点,诗词的发展从内容到形式上有较大幅度的切换。前此的作品,在内容与形式上均大体不出唐宋以来作品形成的范畴,即使民国后,文言文仍是当时的实用书面语言,白话文尚未形成绝对的主流或官方地位,同时当时的人事、志趣均尚未脱离农耕社会的特征,当时的诗词创作,包括语体、音韵、人事等,基本可以直接继承前代而无需创新,从某种程度上说诗词的内容及思想都基本可以复制。

1949年以后尤其改革开放以后,对外开放、对内改革造成的巨大社会变化,尤其物质生活水平的巨大提高、科技深入民生的革命性影响,加上外来文化与思潮对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的改变甚至颠覆,使得文学尤其诗词在社会生活与文化领域中的地位进一步边缘化。十年动乱造成了传统文化的断层,社会语境的彻底转换使当代古典诗词创作在语辞、音韵等方面碰到了纯技术上的大障碍,民众的文言阅读能力丧失,基于此的创作者的队伍更加难以壮大。新韵、新词对古典诗词的形式产生冲击,加入新韵新词的当代古典诗词对传统古典诗词的到底还继承了什么、哪些是核心的元素,都造成巨大的困惑。大部分优秀作者都不自觉地通过形式上的全面继承,即继续运用文言和平水韵来回避这种冲突,而形式上的实验派则从新诗甚至外国诗歌的形式中获取钙质。网络时代迎来的古典诗词的空前繁荣,同时也涌现了大批不愧前人的高水平作者,从某种程度上甚至使人看到了传统的接续,古典文学在一个时期的绝对中断甚至可能避免了被时代风气毒化的可能,使得这种接续在规模上不成气候的同时保持了相对的纯正。不过这种接续或繁荣(据称当代参创作古典诗词的作者达一千万,可谓史无前例),但显然没有在理论与角色上解决古典诗词在当代的安身立命问题。

对此,留社仍然坚持保留旧体诗词的形式及平水韵,其主要依据是当前公认的高水平作者均按此形式创作,即使实验派也不例外,这种总体上的偏好证明了一种必然性。当然,留社在倡导形式上“存脉”的同时,并不排斥其它形式的探索,包括白话及新韵。对于古典诗词在当代的角色,在文化及文学领域被边缘化既是事实,也是自然的结果,大量传统门类都相似。诗词在当代仍有其生命力,不赖某一社团之力,社团也难从根本上改变其状态。

 

二、留社的定位与发展问题

留社的社旨:留以存脉,文以载道。在本次大会上进一步得到确认,以保留传统作为基本的社团精神,以创作、精研等达到精确与深层次的保留,结合时代有所发扬,面向未来着力传承,是留社具体的活动内容。

传统文化包含了一般指称上的精华与糟粕,门类繁多,内容驳杂。对于精华与糟粕的判定,在当今未必有绝对可信的标准,在此基础上的扬弃更需避免绝对。留社对于传统文化所涉的范围不广,在古典文学与书画的领域,对于进步因素自有把握的专业能力,应该继续发扬。保留传统与精神上的进步因素,同时关注现实、民生、社会发展,在内容与气息上与时代共同进步。

对于留社在专业内容上的定位,诗词是在社团发起时的基础(由高水平诗词作者组成)先天所决定,也将长期是社团的主要学术内容;同时,在社团成员本身的学术发展范围及社团自然发展中新吸收的成员专业方向,证明其对社团的发展是有益或必要的组成。作为概括,留社的研习学科范围可以定位为传统文学及艺术。

在学术上,留社倡导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包容不同学术流派与见解。就古典诗词而言,在高水准的作者群体中,留社同时有普遍认为形式与学术主张上最保守与最现代(实验)的社员。这种风气应保留并发扬。

基于社旨,借鉴历史尤其如南社之类社团的兴衰,留社在新社员的吸收上仍有坚持高标准的必要,根据学科门类不同采取可靠的方法评判,诗词国学的学术判断由评议小组决定,其它门类由社务小组通过相应专业具有高鉴赏力的社友提供参考意见。

对于社员的退社,除本人申请应予同意(退社自由)外,其它情况应予慎重,尤其不得以个人或小团体意志决定将社员除名;但社员公开攻击、恶意否定留社者,视为本人不认同留社或社旨,不宜继续保留社员资格。

 

三、社团工作的实务

对于留社在实现社旨方面的事务,大众化的普及实际上超出留社目前的能力,而当前以开班授课的套路也难成为主流。在获得外来力量支持以前,适当范围内的推广是扩展影响的合适手段,而编制更多的刊物与出版物是目前可行和有意义的常务,即使印刷品限于经费难以大量刊行,电子版的留社丛刊网刊应该多做,内容及形式可以多样化,主编则可分期由不同社员甚至社友担任。

留社要进一步良性发展并扩大影响,适当的经费来源仍然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以往零星的通过介绍的鬻文类创收,有一定意义,仍可努力,不无小补。在可见的范围内,基于社团或社员的较大额或稳定的创收活动仍难落实,基于社员间经济活动领域内的专业职责等的合作或项目性运作,可以作为一种思路。平常的聚会开支,仍以AA制为主。

 

四、留计章程

根据大会形成的精神,拟对留社章程初稿作较大修改,其主要方向为精简篇幅、坚持学术自由与社内民主。

2009年11月27日

丁丑春日杭州雅集
会稽甓社、留社、中国书法网举办的《古质今研---古砖砚精拓题咏展》

上一篇

下一篇

留社成立五周年雅集暨庆祝大会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