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

1999年選

漁歌子--洞庭落日

 雁字天邊剪暮紅,浪銜沉日水熔熔。蘆荻垸,藕荷沖,夕煙嫋嫋暖回風。

 注:垸,沖,名詞,方言,指湖區的村莊。

 

臨江仙

一棹浮生江海遠,年年夢裏瀟湘。拚將沉醉換悲涼。霜風侵瘦骨,雪雁逆斜陽。

長恨煙雲迷望眼,消磨劍氣書香。樓高水闊入蒼茫。輕舟千里外,曾載少年郎。

 

 2000年選

七律--出走海南

 陌路飄蓬別謝家,長煙收盡舊繁華。禁他冬水瘦春水,放我生涯向海涯.

 南嶺橫天屯紫氣,北風剗地射黃沙。移舟賴有憑舷淚,此去人情似浪花。

 注:九九年冬,由京出走海南,記其事。

 

七絕扁桶缸

 亂壑幽溟黑水渾,千林霧瘴一潭吞。危崖峻色寒侵骨,隱約山川有大魂。

 注:扁桶缸,地名,位於江西某地深山中,因一扁桶狀深潭而得名。

   

 2001-2002年選

沁園春

 陌路天涯,依舊飄零,依舊荒唐。看平雲怒浪,長驅白鳥;欺春冷雨,漫襲紅牆。敗葉眠蟲,衰枝號鬼,負氣誰人立大荒?偏生我,有撐空瘦骨,化酒柔腸。

 休言楚客淒涼。把江海餘生擲四方。歎行僧手段,半壺清水;販夫生計,千里浮床。煙月文章,虹橋事業,到底深宵夢一場。荒原上,正車燈投遠,霎似殘陽。

 注:浮床,指車船臥鋪

 

減字木蘭花人到中年

 此生三變,三十六年馳一電。碌碌閑閑,生計泉臺買路錢。

 近來多話,詩句旁批魚市價。看罷雲堆,一字離心入酒杯。

 

霜天曉角

 霜風嘯晚,吹滅燈千盞。 吹得月沉星墜,吹不滅,青青眼。

 浮生今已半,無家惟客館。 濃夜逼人如海,捶榻起,憑窗看。

 

眼兒媚

 也愛衣間拭啼痕,也愛說乾坤。青樓好夢,春山好雨,此即青春。

 而今老盡風煙矣,漂泊復何存? 月華為父,梅花為母,生個詩人。

 

少年游車過武漢長江大橋

 長車刺夜過江橋,杯酒客魂消。繁燈幻海,昔人去後,一地碎瓊瑤。

 排窗似牘書流景,欲讀總相拋。隔雨睛川,迷離煙樹,黃葉走波濤。

 

浣溪沙

 又爆黎元迸血斑,蒼天有眼我無顏。書生骨瘦易生寒。

 有恨文章長擲筆,無情風雨競搖山。吞聲抱樹老玄蟬。

 

鷓鴣天山海關

 坐對燕都扼大荒,長牽烽火到西涼。 兵家血雨詩家句, 浪子歌風戍子鄉。

 山莽莽,海湯湯,從來此地管興亡。 龍頭王氣空千劫*,猶向斜陽陣陣蒼。

 注:山海關長城接海處稱“老龍頭”。

 

虞美人讀海子詩演其義

 當年我打馬進城 手提一袋青稞

 當年我用一袋青稞換取十八顆人頭

 還有九顆 葬在城中 下落不明

 ----海子

 人頭落地渾無響,劍氣沖天朗。黃庭壓枕臥名山,夢見前生打馬過秦關。

 寒枝斜挑荒城月,月下桃花血。鴉聲斷續草萋萋,九座枯墳一局古殘棋。

 

除夕

 來年應少往年多, 徹夕鞭聲人奈何?笑摁掌間生命線: 今天已到這兒麼?

 

浣溪沙

 買斷清歌濁酒杯,一樁舊事一徘徊,雨餘燈火滿城隈。

 忽爾手機來短信,有人同醉在天涯,只言相識未言誰。

 

詠血管

 別是人間第一泉,靈臺流轉死生間。時平未許青筋凸,穩縛形骸卅七年。

 

如夢令6.1寫給大連空難的罹難兒童

 再沒飛機誆你,再沒老師熊你。你住的房間,仍像咱們家裏。孩子,孩子,過節也該歡喜。

 

伊甸園

 繁華鏡像是沉淪,入彀翻成智慧身。一紀崩摧人滅後,枝頭蘋果墜紛紛。

 

 

鷓鴣天

 未許寒身怯老霾,百年多病獨登臺*。堪誇日月雙丸藥,竟克乾坤一死哀。

 苗種植,骨沉埋。秦灰化土到荒垓。雞鳴三色蒼茫裏,信有潮從海上來。

 注:老杜原句.

 

臨江仙一隻小動物的悲吟

 奔盡山崖終絕地,周遭人跡侵尋。指天條子怵森森。奪吾皮與骨,飾彼帽和襟。

 痛徹今生為弱種,血窪不絕呻吟。不甘不解淚吞心。緣何天下土,無處不刀砧?

 

南歌子

 蜀道青雲塞,長江白雨翻。千年雲雨只巫山,回首亂峰如砍水如纏。

 逆旅家天下,浮床夢未然。舵燈打岸過長灘,又是半船明月一船寒。

 注:十月五日,由巫山船至宜昌。

 

采桑子

 亡魂撞響回車鍵,槍眼如坑,字眼如坑,智者從來拒出生。

 街頭走失新鞋子,燈火之城,人類之城,夜色收容黑眼睛。

 

憶秦娥(平韻格)

 夜斑斕,烏鴉偷走玻璃船。玻璃船,月光點火,海水深藍。

 滿天星斗搖頭丸,鬼魂搬進新房間。新房間,花兒疼痛,日子圍觀。

 

減字木蘭花來自反腐戰線的驚險故事

 “從嚴從速,”拍案凜然書記促:“反腐關頭,這等貪官豈可留?!”

 一聲槍響,二百來斤全給黨。 “書記從前…”交代終於未寫完。

 

蝶戀花

 為證人間曾一顧,看得春殘,還看秋風舞。地遠天沉寒欲暮,萬千燈火西流去。

 到底人間非久住,生抱黃粱,死抱青茅土。做個神仙時不許,天堂碎作流星雨。

 

臨江仙

 暗屋蕭森人曳影,行思坐想無憑。天寒骨瘦火柴輕。水泥圍幻覺,碰壁見金星。

 攬鏡頭存心便喜,許他浮世漂零。餘錢脆響不輕生。北風添暮色,燈火上高城。

 

西江月

 秋雨三千白箭,春花十萬紅唇。流光不老昔年人,成就天涯長恨。

 耿耿緣因入夢,夢餘傾入芳樽。銀錢櫃上九番陳,買得劉伶身份。

 

東風第一枝

 雪壓高城,風號曠野,年關屈指如叩。猛寒人在天涯,難堪者般時候。頻年向老,總是個、世間玩偶。

最無情、一抹殘陽,照我憑欄袖手。

 且只管、燈街問酒。且只管、歌樓作秀。依回秋月春花,交加鐵腥銅臭。百年身滅,誰贏得、化塵逾斗?笑彗星、動漫天屏,上帝促銷笤帚。

 

 2003年選

春日讀書記(調寄風入松)

 英雄頸血美人腰,新火報新朝。墳堆鎮壓家山穩,只江邊,笑了漁樵:雲朵長天似補,雨絲大地如繅。

 茫茫傾黑一燈遙,黃卷讀春宵。春天故事從來好,想人間,別有妖嬈:亡國桃花撲扇,還魂柳葉行刀。

 

擬兒歌(調寄長相思)

 推太陽,滾太陽,有個神仙屎克郎,天天幹活忙。

 從東方,到西方,路好寬呀路好長,雲來歇歇涼。

 

鷓鴣天

 生活原來亦簡單,非關夢遠與燈闌。驅馳地鐵東西線,俯仰薪金上下班。

 無一病,有三餐,足堪親友報平安。偏生滋味還斟酌,為擇言辭久默然。

 

喝火令

 日落長街尾,燕山動紫嵐。繁華氣色晚來膻。旋轉玻璃門上,光影逐衣冠。

 買斷人前醉,漂零海上船。高樓似魅似蹣跚。一陣風來,一陣夜傷寒。一陣星流雲散,燈火滿長安。

 

鷓鴣天

 七色玄光別一酡,眼窩未許到心窩。終無魚腹藏伊妹,但有羊鞭鬥偉哥。

 逢大醉,要高歌,桃花流水水揚波。神州舵手紅情杳,大老爺們愛老婆*。

 注:有好事者,將文革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改為《大老爺們愛老婆》。

 

沁園春

 無寐深宵,引煙思緒,亦織亦牽。歎半生風雨,回車以夢;滿城燈火,噬夜如筵。燕市樓高,洞庭波遠,江北江南卅九年。今將老,驀身傳脆響,知是餘錢。

 休嗟吾命堪憐,裹四壁清寒待曉天。算嶙峋黑手,千層井下;蹣跚赤足,萬仞山間。畫餅腰包,橫槍口號,到底氓流倒路邊。螢屏上,只前朝故事,戲說人前。

 

生查子

 春來三月三,南國花如火。人在大山中,花氣隨風簸。

 搖枝爭打頭,但笑無須躲。采采少年郎,中有從前我。

 

鷓鴣天

 三十餘年走過來,空茫剩得舊形骸。徘徊有涉安危界,坎坷無關上下臺。

 千里路,一雙鞋,走山走水走長街。肩頭著盡風和雨,偏是人寰走不開。

 

臨江仙

 層次天穹屋頂,輪回月色陽光。人間妙處入皮囊。動心紅點擊,止目黑鋪張。

 三十餘年走過,未知一路何長。那些城市與村莊。秋來風兀兀,春去水湯湯。

 

浣溪紗

 三十年前孰可誇?山鄉有個讀書娃,天天向上愛朝霞。

 自小常聽狼故事,可憐終是狗生涯。原來日曆害人呀。

 

憶江南

   庾嶺下,記得響山泉。一點油燈樵子屋,半邊月亮女兒天。家姥坐門前。

   注:家姥,江西大庾(現改稱大餘)一帶方言,指母親,有音無字,我據其音而揣測之。

 

浣溪沙

   余大學治水泥工藝,讀研畢,職於某小公司,行承包事,初有小獲,繼而大敗,囊傾如洗,自度終非經濟之才焉。今事隔雲煙,縱辛酸亦不下痛語,打油一闕,聊以紀之。

   一孔方來七竅驕,俺曾包養小平貓。黃粱未熟水泥窯。

   蛋在生前多白扯,肉於死後便紅燒。幾人世道接雲濤?

   注:窯是水泥生產之核心設備。

 

生查子

   屏前何太癡,寫得相思巧。巧也轉頭刪,惆悵她知曉。

   一年還一年,我在天涯老。不說那時真,只說今天好。

 

踏莎行

   黑洞妖瞳,恒星豆火,周天寒徹人寰坐。我來何處去何方,無邊幻像雲中舸。

   滄海沉鹽,荒垓化卵,時空飛矢流光墮。小堆原子碳和氫,匆匆一個今生我。

 

山裏人(組詞)  

山村之夜(寄調清平樂)

 炊煙歇了,月出青山坳。百里重巒蒼渺渺,迢遞數聲飛鳥。

 樹林站滿山崗,石頭臥滿河床。三兩油燈土屋,禁他地遠天荒。

砍柴人之一(寄調西江月)

 腰上柴刀藤掛,肩頭柴火藤纏。砍山人歇響山泉,一捧清涼照臉。

 山道夕陽明滅,山深蟲唱無邊。山窪阿母主炊煙,家在山梁那面。

砍柴人之二(寄調阮郎歸)

 春風昨夜入山闈,桃花紅數堆。登高斧伐白雲陲,丁丁不展眉。

 山溜陡,土藤肥,奔雷大木飛。夕陽似落似徘徊,那人尋不歸。

 注:山溜,從山上往下放原木的凹槽。

赴墟人(寄調菩薩蠻)

 藜籮壓背行還急,晨風不減單衣濕。六月豔陽高,赴墟紅辣椒。

 山頭回一顧,十里盤山路。賣個轉圜錢,妻兒等那邊。

 注:赴墟,贛南方言,即趕集。

采松油人(寄調卜運算元)

 猛厲刮之刀,稠白松之血。汝血吾家食與衣,思此心同刮。

 風動密枝分,風止重陰合。漏得晴光似散金,貧徹山人骨。

挖冬筍人(寄調木蘭花)

 年根挖筍山窩子,日色寒昏風嘯厲。黃泥朽葉兩層深,皸面伏腰烏十指。

 侵尋不覺蒼冥起,但覺肩輕心不死。遙看村火慰營生,想像明朝山外市。

山妹子之一(寄調虞美人)

 拋空雁陣仙翁卦,卜得春來也。炊煙今起亂花中,遙似仙童捉筆正描紅。

 採茶脆笑山窪處,春是鄰家女。對山她卻喊人名,知道山山相遞要誰聽?

山妹子之二(寄調浣溪紗)

 七月睛光九月波,山家妹子背山籮,山南山北唱山歌。

 紅果搖枝風串串,青瓜藏葉水坨坨,應聲人是小阿哥。

小山娃(寄調臨江仙)

 十面青山圍土屋,天生我是山娃。腰間刀把掌間叉。竹敲應辟鬼,草響莫言蛇。

 日日瘴煙人不見,繩懸百丈危崖。半筐酸果半筐花。一支張口調,幾抹印腮霞。

 注:“竹敲”兩句系贛南山區孩子的小迷信。

山村之晨(寄調南歌子)

 薄霧山多幻,流珠草欲甜。石為琴枕水為弦,隱約一坡青果講方言。

 曙色開天鏡,人廬結日邊。半村煙起半村眠,霎那紅霞燒去夢三千。

 

2004年選

清平樂

那時真好,黃土生青草。跑有牛羊飛有鳥,花朵見誰都笑。

炊煙搖動天空,點燃落日之紅。多少河流走人過,石頭睡在風中。

 

減字木蘭花

眼晴熄滅,黃土青山真不絕。多少情懷,夢把人生重洗牌。

風雲蕭索,長夜傾斜星滑落。只有烏鴉,一串淩霄黑火花。

 

獸的故事(調寄沁園春)

大野蒼涼,長槍淒厲,那人尾隨?算逶迤血跡,一條廣告;蹣跚腳步,四個堅持。夥滅窠傾,淵深崖絕,教悔平生赴死遲。轟然倒,盡吞山野性,了卻餘悲。

醒來柱下牽提,向異境村圍見火堆。記廚丁善殺,竄而紅矣;貧兒遠伺,憤且青之。吃肉榮光,罵娘分寸,最是人間鼎沸時。魂將去,正殘陽如血,共我徘徊。

 

紅心(調寄虞美人)

紅心泵起江湖水,翻作鹹鹹淚。鱷魚也會這東東,只是不如人類總成功。

皮囊緊鎖奔騰血,表面多光潔。不時標語赤條條,提醒紅心要比肚皮高。

 

綺羅香

死死生生,生生死死,自古輪回如磨。你到人間,你要看些什麼?蒼穹下、肉體含鹽,黃土裏、魂靈加鎖。數不清、城市村莊,那些糧食與饑餓……

鞋跟敲響之路,終是空茫遠去,誰能勘破?相聚天堂,談論依然不妥。總有人、跋涉長河,總有人、投奔大火。太陽呵、操縱時鐘,時鐘操縱我。

 

整理詩集畢,題四句附後

一卷荒唐本事詩,屏前燈下冷金卮。醉翻紅眼周遭靜,正是深宵大雪時。

 

自嘲

一夢無情到落花,雕蟲生計即生涯。相安天氣流年老,網上虛名案上茶。

 

2000年初海口機場

無家傍路十年中,雨打芭蕉風轉蓬。一記鐵鷹衝夜起,瓊州搖落海燈紅。


具漚生

诗部

五古

再遊太極洞

海瀛仙人去,此地留福天。地衝徽浙域,徑出深山延。山經不及志,險亦失遺編。從來巾笥者,不入秋水篇。今我逢清霽,有子要我前。遠驅勞塵駕,葉隨車尾躚。泉岩真人默,老木接霏煙。崒嵂破雲表,陂陀侵漪漣。影照十年舊,幽思起延綿:昔我童昏子,來此訪幽妍。恍墜深霧裏洃洸坏萌5X地勢逼,疑處開豁然。物象鬥諔詭,華藏堪摩揅。我遽入於內,瓊枝綴璆璇。古氣參梵篆,高標馭太玄。隨勢賦形體,因名太極傳。真成十二樓,數數見牽攣:或爭如死敵,或靜如照禪。或隘如拘甃,或豁如窺淵。或棄如捐袂,或忘如失筌。或如漉巾醉,或如氣靷懸。檀月香水海,摩尼上結聯。方我在沉坳,又及最上巔。再進忽無路,其勢蹙迴旋。齊若劍中截,峙若鵬喙褰。犇若靈胥怒,和若細水泉。圍若叱摴蒲,霤若欲下涎。拾級顧來徑,取道扣前舷。臨此娑婆界,鬱鬱開華蓮。一劍橫西角,水聲似斷弦。船從曲折走,我行鏡裏邊。省我大患身,塵塵相續連。造化勢不異,對此自生憐。紅陽迷殘崿,葉落似舊年。

 

留社雅集湖州坐上新識群彥皆一時淵雅發我蚩昧天吳兄高許弁玉深怍難消且啟我幽思因述懷廿三韻奉答天吳兄兼呈留社諸君 

千載歸華鶴,遲來弔斯文。身損莩葉末,泣為吾子陳:昔我童丱日,滄海追遺氳。離離泫墓道,故故撫莽榛。頗謂攬绂繡,歘然欲出人。孰虞志未申,朅悲鵩上塵。安禪聽水渴,嚮野思隱淪,我豈病摩詰,枒杈腸輪囷。池頭草色蕪,池裏亂離薲。明聖亦毛令,剝割無生鱗。野民棄芻狗,累累來覯痻。側耳不願聞,中此潛酸辛。斯文道更敝,久不在茲民。犀角難持照,庾塵動海濱。嘵音腐白馬,棄筏迷其津。嚮失桃源徑,無計避心秦。浩浩千億載,孑遺此患身:如露綴薤首,如粟浮滄粼,如骨同泥石,鷗鳥解逡巡?幸天留一脈,蓮社隱大倫。鍔華刲山嶽,天馬蹴九垠。掣鯨待明發,整駕看紛綸。子華贊小相,蛩駏從周臣。

溷石語*

碣汝何卑卑,陵泐塞泥濘。迕牆雜穢荒,林莽沉明磬。摩拭苦苔痕,驚呼侍郎姓。用舍雖有則,沽之遂此命!石乃忼然應,吁汝區區性,來看牛馬名,今與人湮竟。別裁汰正雅,鄭陳光出鋥。遺老文章伯,不與一錢傡。幸我墊此廬,行藏得其正。初與此老眠,長煙萬事罄。不如枕溷籬,摩挲尚有徑。仰足觀星饑,俯憐郊島病。胡不改苧襟,好著時妝靚。如何執孤燈,寧作遺世媵!仰首百感簇,茫茫春寒凊。長風回林表,天水夢痕夐。

 

*注:過彊村先生墓址,湮滅不復有蹤跡,銘碣之石砌為溷基,撫摩徘徊,心傷之久,歸夢與石語,醒而錄之。

 

侍蓴客宗兄西子湖覲先武肅王祠有作兼呈杭郡諸子

我來無殷頌,奉靷參廡閽。空陛留前製,虎龍變石紋。祖構法幢在,袷衣冷明禋。真容接階拜,重是祖精魂。炎皇森柏葛,帖妥耀江神。層翳肅朱甍,直上紀金文。薄伐玁馻域,整居奏膚勳。祖魂自有在,豈伊武成申?奉儒世不替,心血烏可混。前我獨登陵,臨安野雲昏。風烈無勁草,寒甚唯孤鶉。清廟對大纛,嗟乎哂天仁。今與吾子俱,來試祝嘏賓。都分湖海樗,暫托相忘鱗。廊宇雖一新,恐非聖王粼。西子六月水,垂楊冷不喧。

 

留社杭州雅集分韻得“倚”字

龍愁鬱海池,大雅失扶倚。文章劫後塵,勢難完蓀美。蘇日換世暉,今直桑田起。皭然熠江層,先夢到西子。海客紛遝至,山嶽星同軌。五是都來備,其敘相礪砥。龍蛇豁雙眸,廣陵承音旨。冷竹搖古廊,風橘喧綠蟻。中疇秀喬枝,魚行相唯唯。棊峙祀先師,接階拜庭止。暮霞起蒼樹,煙雲浩渺瀰。清商施古韻,華燈垂琉綺。皓月天容深,分暉臨江水。瀼瀼露滿襟,扶欄忽語已。慨我落江南,詩魂難招理。吾道隕霜色,風露兼徙靡。蟲沙雖有屬,窮荒要辛氏。嗟天存童汪,從魯逐封豕。纚纚泄岩氣,夜中走靡迤。一髮間天光,遠岑當心指。

 

七古

道逢故友某生招飲話舊旋別去

客鄉乍逢鶪鳴始,卒卒驚悲疑夢裏。池潢菡萏老風底,亦有落葉臨水沚。回首轉眄馭鷹驪,倜儻皭然出泥滓。途窮揮袂嚮虹霓,書生意氣尚青兕:穎管披瀉拏龍螭,舌飜天花動白芷。筆搖風舞海蜃飛,詩巉巗峭鬥諔詭。憶昔埃塵兩相知,虎雲距虛托比似。日看廊蔓云汍瀾,欞雲赬繞嗟斐亹。齊霞鴻雁真營營,苑門青骨難繫止。嗟乎文章憎命達,懷裏琅玕難驅使。花落雨深期渺瀰,三年信是歸耘籽*?重逢最怕飄燕後,萬端別懷說無由,只從荔裳識山鬼!逢君能不憐糵麴,逢君暫休問泰否。雖無簫瑟調宮徵,拊髀喧呼堪銷壘。無那酒不使長醉,百憂燒草不得已。未已轉來逗腹疾,皎皎又攢月明起。記從東南群壑靡,五嶺煙瘴似走蟻。昨來再登名山具,嵩高黃嶽留屐齒。星槎試借石一指,反生樹難救饑餒。卻今百事譁聖明,時見困溺生瘡痏。衛玠清羸子桑骨,割剝年年無涯涘?停杯休箸顧無言,以歌相慰莫相悔:君不見跳踉博父窺虞淵,披霞鄧木今未死。又不見浮雲高閣嚴星暉,委頹哪辨青與紫?信道前途能坦夷,昆侖絕巔得騄駬,縱鞚一去無反視。酒盡歌罷又登程,夕陽依依看苍彼,去去風雲暮還生,勞人來為摘星蕊。

 

*注:生高考下第,淒然別去,自謂慷慨志事,無所陳用,三年而未通声闻矣

 

留别梅姊

十一假中,梅姊殷勤來過,聚燕酬詩,指花笑名,猶記當時清歌,意何愜如。既而慨起人事,笑我新生華髮。方此之時,知音相對,两顧無語,而方滄桑事後,一與心犀之通,亦何幸哉!忽忽日遷,催傷離懷,長條攀衣,無奈別何。想像去後,因作此惜之云。

 

我生涸鮪荒江徼,繭絲歲年窮坐嘯。豈天私亦傷飄落,故遣帝子慰孤陗。白蘋風起蓼花微,盈盈一顧愁雲飛。當時不記泰娘句,薦酒使我酡顏緋。槐柯柏子削鐵頑,一徑菁蔥枝不折。蜿蜒漸沒千岑中,尋株細摩如相契。此日秦歌動林越,雁風野鳥靜啞絃。佩振空階翩泠泠,水來砯石寒潺潺。一韻沉吟催日換,怳然隨之叩靈院。隱隱鈞天曦皇遷,鸞為駕兮來神縣。又為人事坐無言,笑我蒼蒼老容顏。颯然月出入清寂,江風如人搖征荻。再想別後煙雨稠,暮天殘月當明樓。

 

歲莫寄明廬師

沍耳一聲缺玉壺,四圍暮氣其來乎。坐我一夜春風廬,卷敷墨妙舒僵膚。斯非漢晉神來書,淋漓龍象氣騰驅。摩挲意想動斯須,似有聲語月模糊。愧我扶病彈鋏徒,天與得見眉山蘇。受公相惜才不如,幽蘭相許還相辜。布衣名姓鬼夜呼,對《黄》《噩》書如痛疽。天道不繼誠騃駑,中心似被繩累拘。斯文真緣劫墨殊,沉淪噤噤曦微無。嚘嚶时有風吹隅,坐待平旦夜氣粗。

 

五律

蓴客宗兄箋約詩稿自分比來叢脞縲身久未操弧自失深矣今者春已至莫峭寒猶釅忽忽陡起遙怨率成五言八句用寄蓴兄兼呈留社諸君

一碧淒春骨,遙思起塞塤。眼青為白露,香濕背黃昏。

柯柳夢無味,閬風水有痕。寄言曹世子,緩駕待來暾。

夜宿顯聖寺

鴟音涵凍影,危石對星寒。暗水陰環樹,枯亭不近湍。

重燈消永夜,梵鼓辨長安。天老荒荒月,來分照井幹。

送蓴客兄北征

回風獨樹晚,瀴溟此心羈。雨出魚龍浪,帆征星子隨。

觚稜接舊夢,濩落月新虧。遙款蘭成信,詩來共把卮。

 

 

七律

臨安謁武肅王陵

飛甍崇禩肅蒼茫,太廟勳高異姓王。自昔寒霜封海月,相隨亂石沒山陽。

丹青四壁秋聲裏,旃旐千絛帝夢旁。漫想宋皇墳墓在,不勝越鳥呌飛楊。

夜不成寐嚮月有懷作此遙寄

沈腰消折欲支難,響屧疑來神女灘。不道夢魂歸蝶邑,都因雨腳冷危欄。

催人誰分南風老,悲路恐如北雁寒。幸對野雲期鐵馬,共來錦瑟指弦看。

夢起有寄

披襟坐磴意彷徨,暗瓦冷熒收寂光。薜荔牆敷經宿雨,卷葹夢入再還桑。

朅無人與共霜色,覺有月闌低竹簹。酩醉也難招屧履,看花強作憶明嬙。

为人赋落梅

驛邊無主自消磨,蘧蘧元如大夢過。吹淡繁枝只骨瘦,飜來冰網被蟲呵。

意中微雪誤名甚,塵底餘香留不多。經慣壞成空住處,紅陽曾憶隴雲柯?

弔絳雲樓主人                                                                

偏逢後死罥塵中,此意非緣白髮叢。鵩鳥賦如今日重,萇弘血欠昔年紅。

歌殘麥秀天涯淚,吹斷夕陽海島風。慟哭西臺無去處,蓮花應辨後歸鴻。

次韻咏落梅

微命驛亭似讖行,淒涼向汝怨分明。偶飜茵溷同蠓蜹,再與冰淩幻死生。

劫後塵香空待月,夢中湘浦尚傳名。招魂最是湖山地,消盡梨雲瘦玉橫。

次韻如冰兄

留社君子相約于二月乙巳來湖禊飲,如冰兄因事睽阻,作詩見懷,兄襟懷高曠,余神慕已久,良會佳因而未遇,殊感恨恨,因步其韻作此以懷。

湖海誰真識魯禽?春陰共雨壓詩襟。月牽凍影推梁夢,詞到蓱洲記客心。

禊會應來十日飲,違愁難卻一分侵。武陵花葉開還落,異日南樓續聽琴。

夜讀牧齋詩感其沉渾深蒼哀其百悔追責不自知淚回潸然因作此以寄思亦所以懷公于九原云耳

繼杜詩文更命親,知君亦是亂離人。雖將華賦推河嶽,信悔當時負鈿巾。

海隅山風催木葉,黍離歌哭又庚寅。問公秋興百篇盡,可嚮蓮花悟後身?

 

五絕

小別

小別真千里,飛花怯夢痕。海天風露散,一月照江根。

 

七絕

紅葉辭(選二)

一脈銀潢隔畫屏,飄飄燈影夜伶俜。冷流頹淡何情思,青瑣夢痕虛月扃。

 

怕被思情擾夢醒,夢醒但惜瘦如莛。別時為向西風語:為我加餐免淥醽。

月老祠求籤得宜凰之兆歸夢又履棲霞遊蹤欣忭何極

上吉靈籤書有梅,孤衾遙夜又思回。雲屏夢到棲霞境,攜手當時躡碧苔。

漬醉

漬醉相思痕上衣,夢緣偏短海棠幃。西樓月轉秋山冷,煙雨離情落野薇。

 

 

词部

點絳唇

紅燭還催,夢回昨日相偎地。霧蒙香髻,碧竹閑凝睇。      梨苑秋深,事事偏相憶。成孤寐。月圞知未?消取相思味。

 

阮郎歸

西風搖夢倦披幃,蛩聲闌夜微。黯然星月未相隨,獨聽離葉飛。     如水冷,浸苔衣。窗簾薄霧垂。素絃人意底難窺,背花風露迷。

 

琴調相思引

流影吟魂入水雲,羅衣輕冷淡眉顰。殢愁慵起,持鏡拭新塵。      不語任他絃韻冷,背身漫對燭花昏。野星還度,憑照舊巢痕。

 

夜飛鵲 道場山尋彊村墓不遇

楓林裂硤黑,沾露淋浪。京兆陌路荒涼。蒼黃齧壘,聽欒水、浮蹤漸沒溟茫。看風葉輕颭,似當年經眼,幾拱紅桑。鴟夷夢事,總都為、劫換臣臧。        記取重陽登陟,中酒亂才思,也買萸囊。經道牛衣犀角,蟻馬名字,渾落沉觴。終風響暮,但依徊、摧我肝腸。剩詞魂異代,鵑詩再拜,倩住殘陽。

 

聲聲慢 嚮晚獨坐夜雨吹寒有懷兼寄

紺雲青苦,染雨昏黃,記從嘉樹新寒。槐影追涼,重重結在欄杆。愁翻傷離意緒,悵巢燕、欲定還遷。期渺瀰、更斷紅蹤跡,误落哀弦。        怪道樹樹如此,甚才思难寄,蝶去不還。漫語燈唇,冷暉斜照無端。西園纏綿拋斷,算遲遲、行舸休看。商略雨、問誰知,除了杜鵑!  

 

丁香結  賀王引兄新婚用夢窗韻

紅影新釭,襪羅輕步,淺笑迎風人醉。是藻魚歌膩。為鵲蹴、梨雪情翻欄砌。淥波蓉綃動,絲蘿绾、長系夢裏。晴霜汎瑟,日日攜共聽花解意。        今似。昔鵝筦吹春,喚得幽蘭如睡。輕畫眉嫵,漫猜詩句,雉來彀背。雲霧文履暫駐,戀戀相思地。想齊肩攜手,共看飛時燕子。

沁園春  為紀念鄧公誕辰作

維嶽誕申,降我寧河,勳名壯哉!記北疆傳箭,羯狂風鶴;中流擊櫓,策定蒿萊。片語回頭,三矢平虜,聚米摶沙揮扇來。誰還顧、曾斜陽背手,冷對塵埃。        偶然青史都埋,拍功勒燕然萬字碑。正巾車只駕,蠡湖歸兮;豳風七月,嘉樹服徠。柔亦不茹,剛還不吐,白馬青絲定難才。有遺恨、在還珠合浦,推酒千杯。

 

澡蘭香

愁魚礙絮,倦柳欺根,紺晚悄從燕羽。碎雲乍幻,吳殿曾經,依約隱緜紅樹。玉龍撫、竹影吹荒,更吹蛩吟拍誤。咽處渾如,噀我飄零薄雨。         經醉數年一夢,湖海而今,難招離緒。紅桑易見,怖鴿無憑,此夜此情慵賦。賸嚲煙、做弄霜風,來教冷落殘渚。慣重見、一縷新蟾,寒侵終古。

 

西子妝慢  向晚步遊西湖感作寄翠袖

波蛻麴層,倦分佩冷,凝澹芳姿亞索。綠塵暗水阻香痕,是斜陽、長堤照窄。雁風也隔。水葓舞、還招燕尺。為相知、卻試飛來意,隨雲又北。        孤峰側。伏水亭亭,點雪輕洗碧。疏楊此際向人逥,化重霞、淚成紅滴。攀衣留跡。冷魂曳、銀鱗分白。惹微醺*、漁火空迷夢役。

*注:在杭幸飲翠袖自製楊梅酒,甘馥沁心脾,時憶及之。

 

金縷曲  用词代函拟梁汾体寄示袖

袖汝平安否?为月来、蓬华飘落,心魂难守。楚雨夜轩催离叶,愁惹湖漪生绉。又弥梦、吴峰烟岫。西子柳斜成桑宿,记当时、燕子双飞骤。情倦极,向谁剖!        月明休近相思柚。恐青陵、一枝栖定,孤鸣如咎。际此莫从西山看,因怕黛眉识旧。映蛩拍、拘人似囿。也照搴芳人去处,剩琴樽、空与流苹后。亲祝吉,沤顿首。

氐州第一   留社成立日近感賦呈諸公

初九日留社將於杭州雲松書舍成立竊惟小子從事斯文以來孤志無儔踽踽獨行今社之舉也瀚海賓鴻遂得歸處同懷君子共襄斯事庶幾使斯文不墜聖業不湮思之得無百感艐集乎

簷瓦扶愁,霜雁掛眼,荒鳴正合初暮。瘴海孤魂,沅江孑蒻,遺落塵沙無主。驚水堂燕,儘總似、登樓人苦。冷骨星紋,相尋鈿澤,盡銷柔艣。        社屋難來遮亂雨*。嚮昆池,劫灰重數。患世詩寒,零碑字泐,直可祀香祖。漫追尋、憑雪意,重簾下、琴書續譜。夢覺賓周,正天邊,參橫月度。

*注:《郊特牲》:“喪國之社屋之,不受天陽也”,乙公詩:“畸民原不受天陽”亦本此。

夢芙蓉

悄簾櫳度綺。正煙含遠岫,夢羅霧薜。月華初照,依舊柳橋地。暮林霜色裏,愔愔沙路空際。又記當時,相思驚雁唼,寒玉勸涼吹。       衛玠而今清羸。紅葉襟分,曾寄青青珮。想期鵝筦,心事此中繫。謝池春草菲,差差燕子歸意。容與扁舟,相依西子渡,聽雨泛雲水。

 

無悶 次韻蓴客兄吳山對雪用別望予

歧路煙髡,天野暮合,厯亂空花盈掌。對紈靜積山,玉龍泱莽。樹影冷牽人夢,看簌簌、寒欹封枝上。正鶴凚聲密,明沙練白,冷篝重嶂。         難狀。與誰往。算笛中舊盟,竟成孤想。乍青鬢重逢,又旋飃蕩。別夢荒荒未理,且休理、尋高崖盃放。乘月起、挹恨還收,凍驛幽塵堪訪。

 

惕齋

 

哀江寧

西曆二千二年九月十四日。江甯湯山鎮發生投毒事件。傷及死者數百人。感而傷焉。

江水又東。徑于湯山。湯山之下。有湯泉焉。有民居之。和和熙熙。既勞既作。食飽而嬉。天不怙良。虺蠆踞井。狐蜮窺伺。含沙射影。毒入于水。無色無形。乃綆乃汲。盈盎盈瓶。以爲餅餌。以爲菽漿。製作既成。東方始光。載派載送。廠礦學堂。載鬻載售。大街小巷。當是時也。青陽甫出。陰氣襲人。怵怵瑟瑟。群兒方饑。得食即噉。嘬吸噏噏。咀茹嗿嗿。死氣糾結。視面黭黮。俄頃腹痛。踉蹌蹩躠。行未及遠。踣然而跌。屈折痙攣。齰齒啗舌。呿口流沫。盈眥瀝血。衆人咢視。不知何事。旋亦蹷倒。嘔泄如醉。張狂轉側。同赴死地。或有行人。持餌大嚼。步未數武。斃於溝壑。乃有慈嫗。以糜餔幼。死于懷抱。遂夭其壽。頓足捶胸。誰贖誰救。風燭殘年。空懷內疚。又有孝子。市餅啖母。一瞬並命。僵於戶牖。耿耿悲心。孰宥孰剖。雖有魂魄。永受天咎。其瀕死者。蜷猬扭曲。呻吟囈語。弱息僅屬。扶掖擔架。拖手曳足。醫者倉皇。奔走先後。病入膏肓。安施針炙。懷恨沒世。目猶戀戀。親屬來撫。不見人面。悲心內激。嗚嗚咽咽。乍見尸出。昏厥暈眩。久乃長號。涕出如霰。肝腸摧絕。心脈殲剸。天地愁慘。風雲詭幻。新鬼煩冤。若隱若現。啾啾歌哭。如怨如羨。嗚呼。天乎何毒。施此誅斸。人乎何辜。罹此憯酷。天厭其民也邪。人逢末世也邪。何爲乎至於斯極哉。

 

游天柱山

擎天八極立。蹐地五嶽蹲。潛靃挺南紀。勢極齊崑崙。稽古與衡山。並以南嶽尊。中峰號天柱。搘拄寔天根。遠逮唐虞際。歲時祡祀繁。時王不畏天。豈爲愛犧羱。望祭久荒穢。日月霾氛昏。甲申三月暮。西走叩天閽。車入盤陀險。路轉見孤村。移時抵峰腳。寔爲南天門。峭壁礙陽烏。巨罅埳厚坤。亂石攢谽谺。荒榛靄雲屯。既非蝯猱性。勢若不可援。超乘仙人輿。淩虛了無痕。下視青冥底。虩虩棘端猿。黽勉攝孱魄。禦風追翔鵾。妙契列子道。泠然衣翩翻。俄頃下平地。猶有未招魂。驚定方跋陟。搴蘿逕蝹蜿。怪柏倚危石。閒花生野墦。木夔獨一腳。山鬼歌怨煩。茫茫穿龍腹。腥風百丈溷。怵惕石脊滑。時得青龍軒。偶向松下坐。得趣真忘言。遙指煉丹湖。深碧貯潺湲。雲霧鴻濛起。瞬息萬峰吞。諸險歷之遍。絕巔望九原。向來經過處。蒼蒼翠無垠。一峰高崷崒。衆峰羅兒孫。或蓬首似婦。或頭童似髡。或翕張如椅。或虛中如甗。或蹲若抱甕。或負若戴盆。或如翬斯舉。或如鴻孤鶱。或赴若溟漲。或潰若軍奔。其狀乃萬類。種種難具論。天柱何壯麗。惜哉王道惛。禮樂治之本。蔑棄百不存。山川捨已久。薄俗安可敦。異日王者出。祀典或重反。天將與斯文。吾言或不諼。

 

青蠅並序

惕齋方讀。有巨蠅過。觸顙墮案。鼓翼搓足。狼狽久之。惕齋孰視。曰。嘻。何異之蠅也。若翼翛然。若目枵然。而翼殷不逝。目大不睹。一似南華雕陵之鵲。異鵲且不免於彈求。況世之疾汝。甚於慕鴞炙也哉。可不慎歟。可不慎歟。麾之以袖。三麾而逝。

林氣翳白日。澹盪歴秋壑。隱几一株拘。寒灰未解縛。翩翩青衣郎。翛来感吾顎。注目一蒼蠅。婆娑搓其腳。振翼徒胡旋。運睛空錯莫。咄嗟吾子蠅。猖披劇闊略。一世厭凉薄。下流焉可托。吾今維虚舟。汝自来相搏。大小固有敵。非故汝为虐。殺汝吾豈快。脱汝豈赦恶。秋籟昨夜彂。天地正鼓橐。汝生自有命。方生且行樂。好向屠門飛。快意恣大嚼。重語慎顛蹶。無庸調鼎矱。

 

遊清涼山觀龔野遺畫壁

箕踞悲老大。惝惘憶林邱。結束成孤往。黽勉慰牢愁。菭覆風磴滑。木翳山門幽。夏蜩歌白日。秋蘿攀青楸。窅窕緣石逕。恍惚堕冥搜。突兀大江橫。滉瀁下荒洲。披髪一僧立。鎖眉類鶬鶖。似憶開寶事。歷歷酸雙眸。維時承平久。風俗趣薄媮。群吏競割剝。視民若寇讐。嗸嗸不堪命。揭竿起鄙疇。慘澹龍蛇鬥。玄黃天地流。俄頃驚鼎覆。天子絕懸旒。未虞梟獍徒。密與豺虎儔。東風夾胡笳。狼戾吹九州。勇士喪其元。流血漂杵鍪。永痛天命改。嗚呼不可謀。雖懷披裘志。進炙未有由。遁迹入空山。蒿目憫萬憂。故寫寒荒景。寄意長悠悠。

 

讀龔定盦集偶題

定公真英物。觚棱聳秋骨。讜論灋賣餅。命宮犯磨蝎。奄靄頹陽委。睊睊鬼一窟。獨持摩尼珠。燭照汗漫淈。喈喈南海子。斯焉得津筏。

 

讀閑堂書簡有悼程公千帆

唯楚斯有才。寧鄉張三世。詩書夙傳家。童子頗穎銳。負篋下大江。金陵何鉅麗。邂逅天人師。絕學洵孤詣。(黃季剛先生。)丹鉛爛八部。講貫徧六藝。腹中千萬笥。九牛力未繼。論文吐妙囑。蓮花燦舌際。維公寔追隨。無言不欣說。蠻夷猾中夏。狼豕恣暴盭。艱難一驅除。瘡痍猶未濟。湯武有革命。萬方驚鶴唳。內外蛇鬥爭。兆億化鬼厲。新聖垂衣裳。懷中陰符計。與奪不及夕。鈎黨撏毛毳。聖知光光大。天命萬萬歲。沸羹歌蜩螗。槐邦鎖夢寱。公其老荊州。泥滓孤蟬蛻。牛角日掛經。植杖閒牧彘。老妻與稚女。江村甘沈滯。殘年吃飽飯。白眼猶睥睨。黃龍昇鼎湖。天步方轉轊。虞廷殛四凶。萬方清妖沴。初欣回春姿。荼毒復薦癘。奪我涉江人。昊天胡惛悷。(沈祖棻先生。)忍死董遺文。摧悲更隕涕。殘生知有涯。端覺身爲贅。匡鼎來解頤。南雍實擁篲。(南京大學匡亞明先生聘公。)流離感知遇。因用結盟誓。耄年動孤征。抱經莊以涖。維時萬劫後。大雅支離弊。公來培元氣。九畹樹蘭蕙。魯陽挽頺烏。焚膏雙目瞖。嫗熙二十年。學林顯高弟。斯文天復與。薪火相紹繼。小子生也晚。幸爲瀛海裔。雖未親濡炙。三年祝松桂。(予一九九七年負笈南京大學。三年間常見公閒步北園。學問太差。不敢拜謁。)今日拜公簡。言言足砥礪。三沐復三薰。瓣香爲公祭。回憶公薨日。閒堂風雨閉。神明有如此。一思一侘傺。(公薨於公元二千年六月三日。是日大風雨。聞公每歎恨於春明舊事。故公之薨也。疑有神明云。)

 

留社杭州雅集分韻得魎字並序

歲在甲申之冬。留社創始。大集於西泠雲松書舍。林清澗肅。石冷霜紅。幽谷喬木。時鳴求友之禽。齊州陸沈。暫聚失水之鱗。浙東草野。棲遲故多畸士。淮南小山。往来无非幽人。衣冠服古。汉儀重光。雅音在弦。德風猶存。保残守缺。留斯文之一脈。獨抱遺經。繼絕學於獲鱗。矧此嘉會。能無文乎。乃分韻作詩。以誌其事。得魎字。

稷稷清湖陰。高秋橫森爽。雙峰雲松戒。池臺足幽賞。淵藪聚衆賢。把臂入林莽。聞名大歡呼。英聲共一網。有客蕭然至。惟齋素宗仰。太息道氣入。如鄰羲皇上。一生來具區。奇骨懷骯髒。經廚義恢詭。洪流肆瀁漭。屢慕雲中鳞。乃見真龍象。此日足追隨。快杷三年癢。諸子或語默。各懷人天想。茗盌換酒巵。出言遂慨慷。萬事讓流輩。斯文屬吾黨。結社因氣類。孤光逼魍魎。天道久巟亡。遺珠付象罔。微存大雅意。薄俗庶可攘。鄙夫亦懷志。得朋不孤往。大殿朝玄聖。肅肅三稽顙。

 

攜內子泛舟內湖大兄同游

維南巨浸滅町畦。川光蒸騰野馬駛。鳧鷖散亂洲嶼失。魚龍曼衍幻諔詭。蹜踖空嗟不得往。大患真覺身成否。隄右一泓平如紙。運舟如藏夜壑里。有力負戴不須檝。中流汎汎任所止。當風披襟快一呼。如澠之酒澆塊壘。惝恍移舟衆香國。藻雪肝膽無泥滓。入眼芙蓉三千柄。一一軒昂皆國士。我已枯槁似衲子。對此婆娑浮躍喜。逰心豈必六合外。且看萬物齊一指。

 

張師宅上望江心洲

夫子之牆高數仞。登堂許我觀富繁。有臺軒豁臨大江。我來適當落日昏。頹陽一枚雞子赤。俄頃下淪天地吞。魚尾斷霞亦以晦。浦口青山滅一痕。師爲下指江心洲。當時寥落只荒邨。承平鱗麕千戶聚。薄暮炊煙青蝹蜿。在昔東胡亂中夏。總戎誓與國俱存。豈意胡行真如鬼。嚴冬城破亂兵奔。天嶄無路投此洲。前江後水絕孤墦。胡虜殄残劇虎狼。殺戮曾不異啞羱。殘骸枕藉洲土墳。碧燐凝沍江水渾。入夜風濤隱號呼。至今叢莽多冤魂。吾師語罷心憯愴。我亦氣結不能言。江山到處遺勝迹。及時相賞忍深論。

 

逰棲霞寺

寂滅霜紅大塊清。攜客來逰攝嶺僻。石根一刹亦以古。法筵遠自六代闢。黃龍遼東雙僧來。華嚴三論聲藉藉。鑿壁摩崖慘經營。百窟千佛靈光奕。風磨火蕩萬劫換。空王精神渾似昔。赤帝大力蕩九州。播弄蒼生如丸擲。真佛出世救不得。龍象詎能脫奇厄。蛇牛神鬼同一炬。劫餘空龕對帝釋。此山不踏十五年。我来重見陰厓碧。諸佛涅槃安用悲。坐聽萬壑松風積。

 

逰龍眠山弔方密之

九關盛豺虎。避地有龍眠。辛苦高士莭。凄凉沧海田。半山雲作雨。深竹暮啼鵑。惆悵春事盡。况是甲申年。

 

读日知錄感賦

蒼黄移日月。荼毒變華夷。羣慟蟄龍死。獨醒老鶴知。仁人方蹈海。詞客自哀時。百世如可待。斯文其在兹。

 

湖上尋汪容甫塚未獲

我愛汪容甫。逍遙戴笠巾。湖山竟長往。天地有嚬呻。絕學今誰述。奇文與古鄰。欲尋孤瘞處。回首向荒榛。

 

阮芸台撫浙剏詁經精舍於杭未及訪其遺跡

巍巍阮夫子。于穆國之光。學剏詁經舍。薪傳學海堂。昊天真夢夢。季世入膏肓。哀矣公猶活。狼煙起海疆。

 

曲園

駐足春疑在。鶯聲透曲園。花光隱樓角。湖氣滅雲根。天許大儒老。國悲遺獻存。嗚呼文字劫。三嘆欲愴魂。

 

送涂子歸武漢

握手一爲别。牢愁渾不禁。平生自蕭瑟。四海子桑琴。登隮懷荆土。揮絃感楚音。相逢抱甕者。爲語息機心。

 

題譚壯飛集

天昏溟海立。一士起瀏陽。實欲存中國。豈徒應帝王。橫刀邈獨笑。殉道慨三良。懷古思茫昧。抱悲適莽蒼。

 

癸未嵗末感懷

故國暢然草木稠。傷心容易近高樓。十年感舊凄哀笛。萬里忘機愧稚鸥。有約雲山輕自诺。無情江海碧難酬。陸沉大隠真無地。漫瀉春瓶試芥舟。

 

寄涂子

泱漭江湖慰索居。蕭條還似武昌魚。人間狂簡悲吾黨。天意高難問遂初。畏病新停塊壘酒。澆愁故藉尾閭墟。茫茫古意今何許。野馬龍蛇鬬澤菹。

 

感懷用散原韻

陸沈禹甸未能辭。桂樹翻風白日悲。被髪久乖浮海志。敛眉自和散原詩。二三子在吾何患。一萬年過知者誰。終古憂天士多感。悲秋豈必待秋時。

 

京師大水感賦

八極顛翻鼇抃舞。二儀黤憯怒燕幽。化魚未免蒼生哭。食藿空貽黄屋憂。貫日星生百年劫。揚塵海湧九世讐。匹夫無計弭天患。蒿目齊州未散愁。

 

外祖病痺養痾予家頗爲蚊蚋所苦感賦

散如魑魅聚如雷。看汝盈盈逐血來。久判畸零豈天意。空餘倔強坐寒灰。殘膏猶得沾汝在。瀕死可能及春迴。蓬門處處翾飛影。吟到闃寥徹骨哀。

 

寄友

江湖意緒故畸零。牆壁秋蛩亦動聽。吾黨不材輸月旦。人間無計遯天刑。寒花瓶水如縣解。風雨高樓慰獨醒。寄謝冥鴻好傳語。東南一客仍伶仃。

 

歲晏懷舊用蓴鱸韻

慘澹高城日掛驂。四圍暮氣赴孤盦。棲遲霜鴈木初落。蕭索江湖魚舊諳。捫虱何心誇世說。刳龍無計縱天談。漫思草野二三子。踵息衡門獨味甘。

 

甲申雜詩(選十二首)

定庵有集題己亥。我慕此公書甲申。百六五年堪一哭。同爲瀛海劫中人。

雲駐水流叨利天。浮屠静峙一千年。等閒縳得毒龍住。稽首来參三祖禅。(三祖禅寺。禪宗三祖僧燦禪修之地。)

藤蘿如似待人来。道是吴公手自栽。文笔當時命一世。半山春雨舊亭臺。(半山閣。在安徽桐城。桐城吴汝淪居此。)

森羅万象墮冥幽。石氣花光一窟囚。坐深茗椀亂雲起。吳江白雨欲飛樓。(獅子林坐雨。)

天南地北渺相思。忍誦遺山孤鴈詞。況是金人瀝血後。哀鴻徹地可堪悲。(誦元遺山詞。)

羲皇畫爻本偶然。龜策千年費鄭箋。我有韋編亦三絕。枉抛心血祇堪憐。(學易不進感賦。)

海外魚龍吹劫灰。舊王正朔亦傾頹。且隨秋水抱琴去。應挾天風海氣來。(同門吳君赴臺訪學。君習琴。)

胎禽降迹孕天真。寥廓化遷遺世塵。倖有斯銘寫奇逸。摩挲髣髴鶴精神。(訪焦山瘞鶴銘。)

乔木高城猶故國。蔣郎青骨久成神。可憐斫盡陵前樹。翻野茫茫走世臣。(報道中山陵新伐樹二萬株。勢猶未已。)

鶉衣百結坐西風。蠹柱澀弦伴砌蟲。忍死艱難姑戴笑。白頭阿母睡龍鍾。(道見鼓胡琴者。有母白頭。假寐其側。)

海外有人悲劫灰。中宵起讀悵徘徊。神州無限陸沈事。訴向靈均都是哀。(讀雍容癸未行路難諸篇。)

千樓犖確斗横參。霜蟾吹芒海氣森。有人欲辨羚羊跡。中宵落落起孤尋。

 

 

2006年07月03日

春冰集--網絡詩詞十五家(四)
《留社叢刊》第二輯

上一篇

下一篇

春冰集--網絡詩詞十五家(五)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