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巳

 

 

題古甎硯爲會稽甓社作

宜仙甎硯繆篆吉語殘甎,出湖州

宜仙昌,海飛鱨,海潛鯧。宜仙昌,秋鳴螿,天蔽蝗。宜仙昌,石爲漿,海生桑。宜仙昌,宜仙昌,坐銀牀,奉羽觴,吾見封之豈若堂。

 

晉永寧甎硯

永寧年二年造

封豨乃用羅羉,宛轉自歸笭箵。何如野賤其康,浩歌潮罷聲永。

 

唐咸通甎硯

咸通四年琅琊王記

世代沖其浪,浮沈誰與抗。何如一沙鷗,翩舉神自王。

 

宋大觀甎硯

銘曰:孤子鄒永年實黨,以大觀三年己丑歲,安厝考妣幽堂於撫州宜黃縣待賢鄉西京保龍窟原王日院之北,禱云:奠此石室,永無咎災。

男兒生世間,紛繁力排奡。中心實提孩,奈何失依靠。嗚噎以吞聲,淚迸徒戀嫪。仰視昏曀曀,芃芃望雨膏。斯懷煚不滅,燒墼銘其禱。陵谷忽變遷,蕩然復冶造。持甎鑿爲硯,天意乃訓誥。濡毫向研墨,乾坤正啄菢。

 

明永樂甎硯

甎側銘:大明永樂丁酉九日。另側銘:孝節儒士馬一。

吁咈虞舜,克諧以孝。從明聰睿,容儀是貌。豈曰超踰,日用踸踔。竹生每節,蕕蔓不稍。毒霧彌深,遂隱玄豹。

 

清光緒甎硯

甎側銘:光緒歲在乙末。另側銘:光祿大。當泐夫字。是年割臺灣。

嗟夫厄渙其來忽瀿瀷,東北東南失其釴。數已奇兮安可扐,前路杳兮盲者惟擿埴。猿頸繫鼠兮湫愴惻淢。銘之磐石石且泐。君不聞充腸惟食萴,猶歌四海承帝力。

 

有弔用舊韻

摧頹朽木蠢當春,枝上鸇風自大秦。一夕奔雷涷雨黑,千山歷歷長楓人。

 

晨別吳文中歸台車中口占

夜星桐蔭飲通天,曉日青山若比肩。此去江湖故千里,白雲蒼狗待君鐫。

 

台杭道中口占

白鶴孤飛沒莽蒼,天台已過指新昌。龍穿峽上盤龍嶺,蜿轉詩縈九曲腸。

 

任胡穿罷接琅珂,峰勢森森列鉞戈。隧出龍山眼如脱,青天潑地漾微波。

 

姚郁庵光孝寺見贈嵌吾泰輿地勝迹名十數因援例奉和

映日藕花波萬重,碧雲生處聳三峰。浮香嫋嫋頻來鳳,松吹幽幽恰隱龍。立足影虛彌覺正,承天雨溉益思恭。憑高望海無邊綠,祈著清風永蓊茸。

宋初州牧曾致堯辟藕花洲,南宋陳垓修浮香亭於此。光孝寺舊有碧雲閣。日涉園又名三峰園,有松吹閣。來鳳樓在鳳凰墩,洪武四年建,舊有南唐永寧宮遺鐘。隱龍橋在新修桃園桃花島。覺正寺始建於萬曆間,近吾家舊宅。夏思恭祠俗呼都土地廟,祀張王部將。陳庵北舊有清風閣,毗望海樓,宋曾致堯建。

 

郁庵:光孝寺贈軍持

上方日涉慶雲開,天德崇儒拱極臺。仙鶴招人長不去,梅花傳汝小休來。泮池桃李俱佳矣,駝嶺清風亦妙哉。憬悟溱湖明月在,長橋煙景似蓬萊。上方寺、日涉園、慶雲寺、天德湖、崇儒祠、仙鶴寺、梅園、光孝寺傳汝樓及小休樓、泮池、駝嶺、溱湖、長橋。

 

新涼

新涼滌我襟,舊雨縈山鬢。光影注虛堂,一身秋有汛。

 

涼夜

涼夜驅山沒,新蛩學雨零。撚燈入書卷,天地見初星。

 

寄庶之

四海龍惟豢,千門狗盡屠。山川無自性,物我豈分殊。道路人相目,蕤賓鐵不孤。昭回彼雲漢,歌舞乃呼雩。

 

再寄庶之

豈堪三歲纆,焉慮九陵躋。駘蕩期晞髮,觚稜歎噬臍。恒沙用施滿,漵浦所如迷。六擾吾其一,空觀祲象鑴。

 

廠區生活樓邊木芙蓉開過往悤悤不暇顧之

鬢舒濃黛漸沉,腮染薄紅初嫩。悄竚園色幽深,靜祈暈痕消褪。

 

癸巳桂月壬寅晨暮驅車再過杭州灣跨海大橋口占

 

冪天雲勢正聯拳,貫海車流亦逝川。濯濯朝陽初晃眼,人間誰信有虞淵?

 

一海香盈再三過,幾曾幻彩此娑婆?老龍喚我停驂飲,便染雲光作醉渦。

 

磚頭溝即景

日午暄妍不似秋,磚頭溝下水停流。西邊滌垢東邊釣,清濁人間未寇讎。

 

癸巳九日登黄巖方山用海藏虎坊橋獨坐韻

黃巖市東九峰斜屏,連綿而南亙,方山其一也。以其近市,邑人好登,每晴朝,石磴間絡繹如流,語笑相聞。半山平湖靜鑒、天光雲影所駐者,方山水庫也。森木環拱,招提隱現,其上則壁溜喑喑,其下則懸瀑垂壩。遠眺長練罷舞而宛轉委地者,永寧江抱城而曲也。山中材用,皆仗騾馱上送。騾性戇,竹笞之聲時聞。

黛嶂東南闔郭門,朝暾播暖儘無言。染初紅感孤生孑,寂極青含萬籟喧。壁溜滋潭喑似夢,江雰蟠野淡如魂。隊騾負撻難爲語,叩磴聲聲上九閽。

 

癸巳九月朔日與貽柏漫堂暮闌薇室夜飲海陵分韻得覓

風兮吾心其淅淅,雲兮吾身其幕幕。天兮吾道行踧踧,日月吾章光焃焃。燃此電炬照斯堂,燭此數子如孩嘻歒赥。壺觴共引祛霜風,座中暫卸鞍韉靮。且談且笑數巉巖,一杯頓泯塙與壢。眸炯炯兮心生文,人其車乎詩素簚。詩者人生自醞之,毋庸身外窮搜覓。爲汪洋兮淼浩茫,爲灘瀨兮涓且濗。豈慚河伯觀海若,吾之面目須自覿。中心磐石白宜堅,幽如深谷擯扃鼏。橐龠鼓盪兮竈陘突,乃有其詩騰煙兮搶攘復趯趯。耽詩久已技例窮,繞頸絫絫如瘰癧。天賚迷盳莫可祈,仢約倏忽無從繴。却看檐滴凹瓴甋,既慤勵兮靈乃弔。或如填膺冰炭日脅鬩,或如中夜戍烽陡鼓鼜。煢煢獨立兀滄溟,運命焉須巫與覡。詩因作質各繽紛,珊瑚瑇瑁雜䵶鼊。吁嗟于時正囂囂,蔽空嗢噦惟螇蚸。其間飛恰檄糴,七月嗅嗅囀鳴鵙,譻其友音共嚦嚦。蠶處繭兮啟微覭,吐欲絲兮已成糸。長夜旦兮忽騞砉,翼吾兮狊狊,舉身兮向霖靋。

 

三亞灣晨起所見

風鞭垂海角,萬嶺罷宵征。兩島驚難定,猶聞夜叱聲。

 

癸巳冬至與勝臞樓主遊江心嶼別後歸途車中作

白鷗誰折紙,擲颴拍路肩,翼閃甌江滄波之澄鮮。紅日誰蹴毬,跳彈滚樹巔,靥粲江岸雪浪之嫣媔。雪浪猶與海雲連,滄波聊共枯葦纏。梵香細縈金瓦上,復繞古榕古樟青髮鬈。履斯土兮適所便,林屏翳兮咽喧闐,祠宇森森兮閣風煙。鯨吞蜃吁何渺然,丹楹刻桷其周旋。彼黝者山堊者天,上如日照圬痕微塵凸,下如雨剝殘壁勢蜿蜒。群樓環伺迫我臨去之危舷,孤嶼似欲語我不堪此市廛,疾馳欲往溟漭之沺沺,東塔西塔昂昂如嘶爭竝騈。白鷗白鷗胡爲再三掠我肩,令我車行似跋浪濺濺,長路入夜恍星躔。紅日紅日汝倦矣,待我飲汝满斟流霞之柳棬,約汝酡顏明朝爲我懸。

 

癸巳臘八禮歸元寺

枉堊重霾蔽帝閽,一堂星斗近堪捫。缾中楊柳垂垂綠,江漢流東亮欲溫。

 

有弔

鹽柱久爭巴別長,血沙不改夕曛黄。誰鎔鋒鏑祛寒夜,暫引斯民共哭牆。

 

癸巳除夕作

郊雲漲褪幻寒溫,盡染桃符及萬門。鳥雀不知人換歲,啁啾相喚立黃昏。

 

新葉

新葉發黯火,舊葉如花墮。春暮一樹森,依稀逢故我。

 

廠生活區小園看花

夢雨來時夜失聲,雲天一漬萬條橫。拚將顏色隨春盡,要潑香潮逐日生。

 

曉雨馭車過天台口號

帝遣豐隆鎖赤城,海飄零雨打篷聲。單車欲問迷茫處,撞破青山不是鯨。

 

端午後一日旅途口號

 

過嘉紹大橋

江流不束海雲開,跋浪鴟夷至此回。多謝天公憐遠道,虹橋饋我錦霞堆。

 

過天台

瓊臺嚮夜共天青,淨掃浮雲簇碎萍。料得蟾宫瞰人世,紛紛繚亂萬千星。

 

甲午榴月壬寅松盦小集分韻得花字

松盦心遠市不譁。清坐自帶碧霄霞。畫蘭滿壁莫可耞。種桃道人亙孤崖。風生霜榦撼杈丫。動猶電騁萬里驊。郁庵胸次豁谽谺。手把新雷拭鏌鋣。吁月吹雲其颬颬。芋水堂主勢盤挐。浮令大鯤爲鱊鮬。飛視大鵬爲馴鴉。聚復散兮豈摶沙。世枳棘兮隱麋麚。愧我駑駘篆壁蝸。心其罘兮身其罝。眾霞蔚兮我鼻齇。窗外初蟬紛囉嗻。森森夏木群樓遮。樓陰宛轉展青緺。吳嫗提籃梔子花。

 

甲午七夕前一日金陵夜飲同墨菡青鳳洗硯惕齋暮闌夢語分韻得船字

星河浪打三生石,燈海聲浮一水船。人世乍逢如再見,酒觥隨倒亦頻传。歌飄到處非吾土,心湛無時不舜天。醉眼看樓猶嶻嶻,華光漾地正漣漣。

 

芸香癸巳秋會分韻得馬字代宮漫堂作

戔戔陳世間,歲歲爲秋社。顧視各喬松,吹嘘猶野馬。相嗟昔往哉,浩歎誰來者。滄海月孤懸,白雲吾與寫。泠泠風滿懷,熠熠淚盈把。諸位宜自珍,斯生非苟且。登樓想遠行,夕燒紛餘灺。

 

芸香癸巳秋會分韻得知字戲以全平聲爲之

春花繁英秋離離。春雲連蜷秋雲移。春波漣漪停秋池。秋之爲聲春爲之。吾之襟懷其誰知。平居曾同帆風期。清宵何堪江湖巵。天其資吾園中葵。山其資吾晨風颸。春資奇葩紛妍媸。冬資清流明寒澌。驅吾詞章搖參差。居然時時潛蛟螭。吁嗟淳風長傾隳。葳蕤横遭冰霜欺。華甍頹兮摧芝栭。渾洪刳天猶垂洟。雷闐闐兮雲淋漓。查牙咆咻蟠熊羆。星芒昏蒙疲兼眵。填膺風濤茫無涯。何當春山青緌緌。幽兮深兮鳴嚶咿。林禽泉鯈相諏諮。披襟當空凌嶔巇。翩翔無憂罹黏黐。睋嵯峨兮睎嶢崎。風其民兮方醇醨。

 

暮抵天台車中口占

欲洗塵氛淨,天台招我還。新秋收暮雨,先置赤城山。

 

雨朝過塔院口占

兀兀知誰成古塔,殷殷喚雨洗秋空。而今電過皆停影,明日殘霞或肯紅。

 

夜作至曉口占

曉光夜色兩相銜,半濕龍腥半鯗鹹。池映殘燈眸炯炯,山拖斷靄髮彡彡。

 

新得漢長樂宮瓦當所製硯口占一絕

長樂曾何極,存此漢宮瓦。我欲濡新墨,銀漢秋聲瀉。

 

新得長樂宮瓦當硯秋燈研墨寫之

褪暑西山尚燒痕,滚雷欲雨又聲吞。最憐一片漢宮月,殘到秋檠也噤言。

 

舌渡

口頭禪是滑頭禪,遍逞機鋒滿大千。一舌倘能渡滄海,鳥潛海底石飛天。

 

徐松盦畫蘭扇面

斫取青光楚些篇,緗雲乍展月中天。幽香好趁幽人筆,小住清風五百年。

 

甲午九日事冗不暇登高夜步長街口占用海藏風雨中子培自揚州來見示新作韻

或有孤生魄,堪消萬里霾。心鏖嚴戰壘,地恥置書齋。下瞰犀能燭,高躋世與乖。一宵燈語路,言影不言骸。

 

畫猿

一杖箖箊古月清,翻來擁柱作哀鳴。狙公芧筭窮朝暮,賸有霑裳峽雨聲。

 

臨屛口占步徐戰前先生望祁連山韻

懶置青山猶有地,欲懸白日已無天。頭顱盡在車塵裏,舉世何人説魯連。

 

薄暮廠區小池觀殘荷口占

夢雨疏時光乍吐,朦朧淡月輕如羽。一池清冷寂無人,老子婆娑猶自舞。

 

薄暮命駕自黃岩至東陽往見樓仲尚途中口占寄之

碧天廣大紺雲些,相對青山揖我車。料想那邊燈火市,明窗一扇是君家。

 

題樓仲尚贈畫四首

 

凉颸流兮自太古,撫我敲鏗振我羽。韻欲成兮虚還無,月中昨夜春飄雨。

 

蘭竹

春之氣兮蜎蠉上,招條風兮將焉往。春之骨兮清且淑,舒其肢兮虛其腹。

 

上有清風之婆娑,下有初陽之媕娿。山有髻兮雲有渦,歌泠泠兮誰凌波。

 

松竹

蒼天不墮暮雲封,蒼虬不化髮鬃鬞。壺公也怕長房哭,倚向崖邊聽簌簌。

 

臨屛口占步徐戰前先生韻

火宅安居空偶身,錢神難為療心貧。金風漸響坑灰舞,那信人間有大秦。

 

醴陵樂瓷軒主見饋手製達摩羅漢杯及心經蓋碗杯

一身所濕祇星輝,一葦飄颻過釣磯。明月有情還灌注,要令世界滿香馡。

 

壽庶之步王雪君韻

天上仙桃綴萬枝,天生一漢一生癡。流霞是我觴公壽,長夜同君有所思。風緊笑看胡旋舞,山深醉誦楚騷詞。松心好向秋霜裏,凜凜還須雪後知。

 

後九日冗事所拘中夜歸臥未暇往赴杭州之會用海藏九日五層樓登高韻

夜雨噙秋噦難語,路燈捋夢冷窺人。睡沈街市遮望眼,做舊江山限倦身。物候久乖聊與順,喧闐已慣强言新。遙知湖上沙鷗集,暫浴星光卸客塵。

 

臨屏口占步徐戰前先生登會稽山韻

書秋雁字亙天河,亂葉紅殘瑟亦歌。海若禱毋起神禹,人間涕淚祇今多。

 

有所哀

天地更時劫有灰,拂波春柳忽垂哀。憐君不悟人間勢,誰撣秋風不起埃。

 

馭車過嘉紹大橋口占

江海混兮莫可分,清兮颺者濁兮魂。冬山彼岸蒼黃半,若有人兮欲與言。

 

觀曹澤民山水三首

日自西斜雁自南,我從太古挹秋嵐。此山豁我心胸出,此水何人味苦甘。

我圖山作墨雲凝,山覷我猶書案蠅。濁酒一壺共山醉,亂山扶我兩鬅鬙。

寫得青山似浴鳧,波翻红日亦沾濡。夜深卷汝深藏去,怕有秦王叱與驅。

 

冬晨口占

憑誰破黑甜,啟睫分昏曉。待起煮咖啡,黑甜猶未了。

 

自台歸滬途中口占

上三線新昌段以山陡彎急,時速限八十千米。任胡岭隧道外尤陡,千米外設測速,電光頻閃,馭者往往為之所得。秋來上三線整修如新,今時速宽限至九十矣。出龍山隧道,路轉則豁然開朗,為沃州,自兹多平原。甲午小年自台歸,時已立春,暖煦蠢蠢,乃口占一絕記之。

裁雲不足裁林竹,鑿透青山作金屋。誰守仙源掣電鞭,眯矇莫測春何速。

 

甲午除日口占

經冬老幹自娉婷,慣仰群樓徧近坰。野草何須諳律管,蒙茸自發早春青。


2017年10月10日

履錯堂文
小員嶠室長短句丁酉稿

上一篇

下一篇

金簫瓦硏廔詩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