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值此集

 

海城值此夜如围,怒雨欹空漸微微。

我醉若聞江潮起,無人閉簾自傾杯。

——代序


獨酌一章憶去歲冬至之日

冬寒迫人來,獨酌如春藥。薑芽掩魚腥,熏之以待酢。酒駕歸深巷,摩拜為丘陌。小店惟咫尺,安辨花與垩。

 

即歸一章

即歸則咥面,不必與人逢。步行需千步,微城東之東。東嫗方添衣,北脊令雪融。卻過斑馬線,震耳聲欲聾。

 

重过樟江夜飲口號

小城無寒暑,安辨吾與汝。舟不解而發,未棄樟江去。

 

群寮一章或朝過回民街

晨輝熔一領,城角據群寮。食色性之餘,暮光到終宵。牛骨蠶於釜,尚欠麻與椒。橫坐穆斯林,木然看人潮。

 

十年一章

十年長役應自嗟,何事紛紛到天涯。小坐須臾何所見,東山薔薇北杏花。

 

山行一章

山行殊漫漫,高壩掩急湍。獵雨已數圍,猶愛螭與蟠。相見亦無事,呼酒烈新寒,紅油或滄海,持餞勿笑看。

*清人厲鶚有句:相見亦無事,不來忽憶君。

 

 

與己二章復用前韻

智者擅臨淵,愚者皆沈醉。酒盡則余哀,春花盛其轡。車骑陷長途,原不分主次。我亦在歸途,道左存一穗。

 

與己一章

食不求一飽,飲不謀一醉。起坐乃逡廵,紅裙飾于轡。既醉已往矣,余亦退其次。綻放紫羅蘭,賴有花與穗。

 

第六日

入城則仰止,出城列重垣。食肆張一領,尚炙鳩與鵷。鹽寡殊無味,豈勞借酒喧。我亦不在此,在此復何言。

 

减字木蘭花:過兵諫亭

一山獨峙,蓮葉青青今如此。將軍多情,不負槳聲與水聲。

時人去後,孰仰乾坤經綸手,卻見重雲,輕甲洪雷夜正曛。

*軍出律,暫無可替者

 

封泥二章再用前韵時過鄭州東站

暮光侍其側,車次若循環。此別即天壤,攘攘而斑斑。我言多不敏,我意或愚頑。遠城皆錦繡,試看碧雲鬟。

 

封泥一章亦夜訪史家胡同

左行殊側側,右返復回環。返之乃燈火,秋藤衍羅斑。封泥誊假色,暫以繪虛頑。時訪青雲市,亦在綠玉鬟。

 

所夢一章借華偉公韻

所夢皆春魘,畫皮敷人面。分毫試均勻,輕紗籌夜宴。湘夫人何歸,雲中君未見。林霧囤于野,尚勞君子看。道門即不入,濁骨亦非禪。澗石何爾爾,濁骨但一顫。空山響人回,豈必持永餞。

 


夜過洛河兼承刀兄一章

或我不在此,淺醉即可止,或我在中宵。叢林及城市。國花侍其左,可見吾與子。吾已不歸矣,子亦不歸矣。

*國花:洛河之左牡丹園

 

成雨一章

施雲則成雨,花苑但一返。寂寥如長街,小城客欲散。此地無魚骨,君莫興杯盞。驟雨何斑駁,權以蒸地暖。

 

長夏一章

六月皆重始,昨非而今是。青鯉翻新骨,紅裙銳于紙。長夏乃長囿,徒念江海爾。游子亦不歸,蟬鳴亦不止。

*閏六月初二日

*時間皆重始

 

擬相逢行

或已不相知,或已不相憐。相知如流水,起聽波潮起。

 

雲雨一章兼寄刀兄壽

孤雲西城出,踟蹰蔽白日。湧城祈雲雨,剖之橙或桔。余已不能飲,聊以燴青石。青石成鼎沸,何招秋風客。

 

客至:余生辰將至承華偉兄邀而感之

傾城者未識,在彼不在此。我心如波瀾,我心如流水。

 

紅堡:續得聽LightoftheSeven一章

君擅良弓歸亦晩,君持金甲束于腕。銅鏡枯映美人髻,空堡遙遙童歌缓。紅酒將狎珠玉唇,百尺之高聲已斷。北境北境夫何聞,神歟獸歟擁一冕。

 

日誌:辟谷首章

飲乃夜之靈,猶堪與夢匯。寫意或玄玄,空瓶者每每。即飲夫何言,聊複輒深悔。逢彼守夜人,萬象穿其儡。

 

忽過車家巷與華偉兄

由來微醉好入眠,不與生涯說不堪。但說那時深市里,居然吾汝盡少年。

 

城堡一章

城市如安在,城市若未存。或升之滄海,或死于黃昏。山雨皆突降,何以煨余溫。城堡歸未至,永墮羅生門。

 

口號一章

終日無所見,所見惟層雲。層雲亦不識,譯之待問君。

 

夜飲樟江續得夜過舟山普陀禪寺

金頂持海隅,隨光乃逡廵。濤聲喧忽靜,梵語淺而深。徑入清涼地,猛生歡喜心。諸神不到此,到此待問津。

*諸韻間雜,雲海紛紜,故不改。

 

夜過樟江遇雨

入眼雲山曾一瞥,陰晴旋聚復旋滅。微城崎嶇寡行人,市角初炙饕之餮。簌簌江聲似雨聲,避席擎伞竹舟輕。側堂百侶皆遠旅,或南或北隱其名。豈置肝膽逢酒烈,天涯至此惟離别。傾夜洪雷連急雨,石橋空余花與屑。

 


夜宿舟山續得夜過寧波一章

海城值此夜如围,怒雨欹空漸微微。我醉若聞江潮起,無人閉簾自傾杯。

 

夜坐二章

久坐韶華盡醉中,卿如少年我如翁。諸神遠撼西西弗,辜負燈紅與桃紅。

*續前意

 

夜坐一章

夜坐疏寥疑夢中,忽然槳聲過蓮蓬。莫言吳中花正好,城北城南不相逢。

*四月

 

石馬一章

舊城多不見,石馬猶在茲。一我若年少,一我若遲疑。兒童息晚課,紅旗宛在之。驟雨傾永夜,何以辨路歧。

*夜聞大雨

 

春泥一章借噓堂公韻

褪色者湧現,離別者重逢。惟我不能語,我語皆冗空。徒隨巾車至,春泥寥已封。故壁與青石,何辨而何從。昔我如深罪,縛翼滯其中。雷雨承永夜,立此破蒼穹。

 

鷓鴣天:重過成都

故語荷香任久箴,寬城窄井竟重臨。豈無山色澄水色,賴有紅魚費酒斟。

應小坐,築於琴,隔江聽雨夜涔涔。玄都已倦南朝事,可焚桃花到如今。

 

城南一章

天岸興微雨,溯洄若流蠅。君作城南客,少府暫未名。食肆張涼傘,盈縮猶可擎。雞鳴與犬吠,時過小鄉町。

 

飲酒一章與十方兄

彼岸為長街,輕軌漸超載。春仗三月來,旋開而旋改。新城略無人,老城分奇彩。待呼青花瓷,捫腹思欲戒。

 

大城一章

大城如小城,小城著如霽。車騎盛人行,光芒試雲泥。入耳皆哄鳴,何言證其戾。安靜亦暴動,現存者代替。

 

春至一章

春至則止酒,止酒如烏有。煙花乃疇昔,空城持未久。春餅煎珠盤,引燈縫素韭。應是故人來,小胖慵一吼。

*正月初七日

*小胖,喜樂蒂小犬


2017年12月31日

無過文言詩自選•卅十前集(2001-2014)

上一篇

下一篇

二零一七|值此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