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写序的欲望。去年重点在文艺学和哲学,其次是西方小说,在诗歌方面相对疏远,限于保持语感而已。这种情况下,涌现出了许多可贵的东西,但都未能找到合适的表达形式。一些作品是成功的,而更多则并未成型。结集时也舍不得删,姑且留着了。以后创作还是要多酝酿,以免浪费。



这个集子也不知道给谁看,但还是放出来吧。读者的多寡、臧否,都已不是什么要紧事。但一切作者都需要读者的存在,哪怕是假想中。

剪灯楼,2018.1.2

 

 

文言诗三十首词一首联二首

 

【所失二首】

寄我五杂组,共我蒙面舞。陷我承露盘,失汝如春雨。

 

汜人得于网,明珠覆于掌。再泣徒出膏,适以洴澼絖。

 

【白鹤】

白鹤栩栩,从者如堵。欲偕之游,排落中路。偕游之人,胡为乎化土。

白鹤矫矫,炫翎及羽。吾方从之,忽亡其所。化土之人,胡为不我与。

白鹤沉沉,溃自翅股。吾将归去,言摹鹤舞。归去之人,胡为营此旅。

 

【病室】

药水刺鼻兮,踩踏而色黑。

布地砖之泥泞,在垂死病室。

众目集于玻璃兮,光彩而屏息。

张白布覆身兮,蒙双眼以深漆。

返街区之饮店兮,睹空气逃逸。

谈琐事及死亡兮,犹污斑于墙壁。

纸杯稀薄兮,有液体渗出。

居人之存在兮,维工作与时日。

 

【灵歌】

天堂深积雪,大海正荒芜。谁鼓平明翼,驾日返城隅。玻璃高且锢,千门射影虚。妖女殷双乳,触目成珊瑚。珊瑚诚招展,光流焉可敷。云彩如橡擦,谬误见清除。历者嗟已涣,永闭为圣徒。

 

【信】

 

我如寂静水,君似不安河。千里偶相逾,流道共经过。君喜将抃舞,我亦扬澄波。抚憩青色鲤,并照山之峨。君心即我心,涓滴各厮磨。君行入海底,我止将如何。水上写信人,日暮变婆娑。持纸不得寄,漫漶字全讹。字迹有余温,君寒犹可呵。我将起追忆,我已为烂柯。

 

【彼女】

窗户脆如冰,曙光拂纱网。彼女正濯身,青苔默滋长。食指探体温,颤栗似阵痒。开灯失影象,水流激回响。

 

【种花】

种花而失时,空贮盆中壤。此日发其盆,如见故人访。

 

【饮酒其二】

长假怀旧侣,号簿检丘山。笔迹稚犹嫩,拨键聊通言。应者非其主,更易已经年。寂静余咝响,遥从电缆传。

 

【饮酒其十七】

昼雨如覆镜,唱诗托远风。姣童涸其形,新鸟嘤廊中。红沙敷巷隅,道行失所通。孤旅不能返,春日已鸣弓。

 

【拟古】

濯濯柳枝,绰绰飘丝。故人既往,敩其身姿。纸鸢上下,遇风不回。索绝高飞,持线何为。瓶水结冰,穴蚁难负。铭在铜表,雌黄难措。汲水知甘,饮海知寒。明明相思,吁不可言。将越城郭,与故人会。山川湟湟,契阔年岁。故人高宴,片语取媚。焚环与素,远举轻弃。

 

【惊蛰】

潜雷作作,时将惊蛰。言宜洒扫,荐香及食。锢之深盒,以追亡佚。昆虫发土,公何不出。

公竟不出,双眼静谧。下陈白糕,用祷大吉。糕面蒙灰,橘皮见褶。有鸟窒鸣,我试呼吸。

 

【积木】

往日茫茫,言堆积木。时倾或覆,列曝阳光。

躺椅背窗,目眯捧读。其文重复,例进一章。

纸间众影,面貌无差,氲于复镜。

贝壳圆饼,期下午茶,如期革命。

 

【戏题夜景用叉韵】

春衢人面覆群鸦,坐立徘徊夜候车。漾壁坚冰行五石,拂灯衣色感天花。喁喁客倦瓶亡语,熠熠唇朱燕寄家。秉烛高楼驱睡蚁,暗中骚动上音叉。

 

【适越】

在昔思适越,惧其不通语。索然居故乡,亲戚与杂处。搜我山川图,嘲嗤江海虑。欲辩彼不应,摇手但还去。面壁自念言,即行赴越土。

 

【武侠】

总角颇尚侠,观书慕群英。志迂世亦殊,此事遂无成。春末出负暄,庭草各怀荣。亦有缘井者,绝壤不得青。烈士乖时运,永留谤讥名。一生倾其力,岂在苟营营。遍曝书中尘,抚览故友名。吾剑名倚天,送子因风行。

 

【园居】

夜行将何见,独坐隐深垣。啼鸟似新花,高枝渐以繁。舞者成前影,引领陟春山。山陵时溃覆,黎明独坚完。喁喁白露滋,沙上覆朝寒。闻者不相应,晞灭徒呓言。

 

【杂诗】

庭树经春夏,枝柯无一欣。寥寥何所欲,思彼手栽人。屐痕邈已没,颗实硕犹芬。来日被剪伐,宁忘种时恩。

 

【饮酒】

乃曰瞬予目,乃曰启予足。足倦不能支,开窗看花木。翼翼布清阴,吾汝在空谷。注视廓其余,死亡如博物。

 

【花园1

汝持春之箫,花园始无垠。黄昏遂败落,枝叶在嘴唇。我来看花时,蔷薇艳似鳞。胡为胶与结,期期辍汝音。不复使我荣,亦不对我亲。花园空荡荡,衔杯例一巡。

 

【饮酒第十八】

雨后玫瑰老,花环不复得。既倾新造醴,杯底浮疑惑。闲拈座椅绒,商标观瓶塞。旋转酒廊灯,绚烂似祖国。头痛因覆杯,离去并沉默。

 

【花园2

远方花漫漫,其色逾深蓝。我足不复践,所爱未曾谙。衔石填露井,下帷幂春龛。遗失若形影,花园独坚完。雏菊红无赖,海棠香欲燃。应有秋日蚓,向壁沥积痰。

 

【花园3

花园已飘逝,萋萋新种荠。坛角遗裙裾,及见今春蕾。虽曰故人遥,返坐壁上视。日光曝蓝花,剥落如割礼。

 

【饮酒第十五】

八月投湖水,昏灯潜返宅。徘徊桌柜间,秘戏循蛾迹。绰绰列镜中,从一数至百。各以我面目,行止失对白。戛然话剧终,空洞俟人惜。

 

【中秋夜雨无月并寄北美刘钊兄】

秋雨覆群鸦,倾酒见繁花。遥听赋格曲,乃在雨中耶。出门顾不反,去去如掷沙。吾子在方寸,何谓到天涯。喈喈四海鸟,萧萧千里霞。相望孰相见,善摄其靡他。崖岸不媚物,凭汝见光华。天空似转轂,天空正裂痂。

 

【斑点】

有斑陷于桌,出入遇无时。直干腾寸许,梢缭类花枝。黑花不可触,蝴蝶亦已辞。既过倏回首,还以胶补之。

 

【微雨】

微雨有时落,曝伞成连垒。乡人目送云,呼之曰海水。风旗正东向,飞鸟蔚然起。出门与秋逢,但道添衣始。周旋楼舍边,庭草平如砥。大地既撤席,或容布鞋履。所履渐有声,世界留于彼。划土造初文,为山川赋指。

 

【纸盒】

纸盒长方,投以阳光。托之在掌,轻如佚亡。叩之弗应,其叩空房。

纸盒无字,何人所馈。中置何物,将令我喜。我不敢启,旦暮以视。

纸盒洁白,幸福无隙。言滓言尘,覆巾以辟。揭而对之,复调于呼吸。

 

【明瓦廊】

蛎壳集檐光,照花红隐墙。里人煎羊角,葺谓明瓦廊。我铿踏石来,店老如空囊。携君同携柳,或怀于中裳。所据虽一角,世界将焉藏。庖者施椒粉,传盘向何方。

注:夏仁虎《秦淮志》:“用羊角煎熬成液,和以彩色,凝而压薄成片,谓之明瓦。金陵街市,有明瓦廊,皆制此者也。”

 

【书开元天宝遗事前】

歌唇衔贯珠,春府夜啼乌。蘋阳花不落,宛着人裙裾。焚膏天宝宴,步辇良在途。晤言水廊下,还似磨镜余。聊舞回波乐,反首曲于蕖。剥落如洞视,朱丝卷画图。忽有类我者,画中阻一隅。我语君焉辨,彼此以踌躇。

 

【玉楼春•本意】

一年不见春消息,聚少离多渠是客。歌唇近带夜来寒,别语如云双桨碧。

眼前历历新菱涩,郁郁青山谁浇得。池鱼吹沫向荷花,争奈新荷不肯惜。

 

【立冬日制集句联】

曾因酒醉,开户玩处女。

久与人疏,深居俯夹城。

(郁达夫、黄山谷、张玉田、李义山)

注:“久与人疏”原作“独往人间”,某兄为改之,甚妙。惟不详姓名,此处一并谢过。

 

无所用心,激者,謞者,叱者,吸者,横绝四海。

未能免俗,为坻,为屿,为嵁,为岩,不直一钱。

(论语阳货篇、庄周齐物论、汉高祖鸿鹄歌、世说任诞篇、柳柳州小石潭记、太史公书魏其武安侯列传)

 

 

 



新诗十八首

 

【挽歌】

一个人走后,

晚餐出现了剩饭。

凌晨睁眼,世界还暗。

在被窝等待那人叫醒。

 

黑纱盘旋

在并肩过的街道,

嘴里香烟嘶鸣。

投入水中,使一切安静。

 

家的面积变大,

足以摆放

为数不多的相片。

 

一个人走后,

他终于存在。

空气传播其话语,

我虔诚倾听。

 

 

【战事】

晚八点在南大街,

我经历一场战争:

吸管对抗回忆,

捂耳朵对抗笑声。

伤兵流淌咖啡,

在杯子的硝烟下。

 

午十二点在光华路,

我经历一场战争:

皮肤抵抗太阳,

石头抵抗脚。

目光狙击行人,

收殓了烟头一盒。

 

这辈子唯一的失败,

少女以口红瞄准我。

目光绑缚,戴上生活的花环。

 

苍蝇馆子,老兵重复上个月故事。

余人微笑,打哈欠。

 

 

【游仙,仿艾略特】

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徒设在昔心,良辰讵可待。——陶潜

 

傍晚的湿疹,在街道扩散。

请唤起纸牌女人身边的猫头鹰。

玻璃滑动,一扇扇蜂房打开,

向地面追索踪迹,向窗户窥探,

希望从陌生脸庞中,认出故人。

 

不要往这边来,唉。

人们稀少而严肃。

妇女在阳台抽烟,

给秃顶的丈夫修头。

 

餐巾散落在青桌布,

话梅核曝晒的橘红色。

公交车抛下一位斑点领带,

鱼缸里反复来回,对着手表。

——一切都没有腐朽,

只是遭受了大海的变易。

 

夜晚棺木,长方形,投射白光。

打着哈欠,俯身听她说话。

或者故作神秘地对望,赢得片刻寂静,

往一个发黄杯子里加茶。

“明天我想和你去个安静的地方。

喝咖啡,不做什么也好。

谈谈我最近的画,或者生活。”

口袋里的手指拨开钱包,

点一点孤零零的钞票。

然后假装镇静:“近来怎么样?”

 

愉快地谈了一点钟,然后分手,

约在明天的南大街。

还有明天,还有明天……

歪扭的烟支不听火的管束。

熄掉吧,熄掉吧,短蜡烛!

当烟嘴喷出无意义的话语,

想起明天,我们谁能保持呼吸?

 

夏季雨水,海妖歌唱一度,

窗隙湿腻的青苔。

她的舌头甜蜜,酒吧中红色的烟雾。

阿瑞斯被禁锢床铺,在一丛鬈曲的毛发间。

 

深夜不是在窗前窥探,

而是冠冕堂皇,将我们监视。

钥匙转动一匝,抽离,脱开躯体。

等待失眠,别针下,皮肤仍需一次松弛。

打开微波炉,舞台被灯照亮。

一个岩石角斗场。

啊!我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空镜】

照镜子的人走了,

还留下金属香气。

深心里,一根绶带撕裂,

酒徒忽然停止鼾声。

 

末班车厢下着雪,

乘客在无声中享有午夜。

你带着冰,回到另一个房间

——我们曾经的城。

 

用阳光编织金器,

用碗筷敲出夜莺歌声。

但盛大的春天总是不到,

而盆里,火焰熄得太快。

 

最后的热度溶解在水,

今晚,用玻璃杯送服。

手蒙着脸,祈求梦寐来访,

头发蘸进柜子的阴影。

 

 

【献词】

新枝穿过冰面,

这一晚需我们共享。

让空瓶凝视,月亮撒盐,

扫帚靠在墙壁。

羞怯的夜莺

展开第一次歌唱。

 

 

【广场】

阳光渗入树荫,

行人踩着伪币。

该回家了,

我不是这里的人。

 

发出大量传单,

没有手接住。

红旗飞旋下,

消失。

 

 

【雨天即景】

雨从生时到现在。

人脸起伏,船。

歌宴和笑正在进行,

他们到达海底。

 

 

【眼睛】

石壁间谁在叫喊,

向世界,河流,每一个人。

牌桌掩盖光的回响,

余下些嘈杂音声。

 

金色书籍被陈列,

撒落火种,血液,如图腾。

人们惊奇地凝视,

像观赏着精致花瓶。

 

少数的言语灼烧肌肤,

他颤抖着绽裂伤痕。

有什么在体内耸动,

睁开一只狂怒的眼睛。

 

 

【芒果】

芒果,凝固的燃烧。

汁液甘甜发苦,

唇角涂上麻风。

画家疲倦了,

剥碎壁间油彩。

一生多次回看,发热的瞬间。

 

孤独佩戴芒果。

当果实从树梢分离,

一个连体儿,梦到独坐在街心。

 

腐烂从采摘开始,

吞咽肉体,

初恋里,回味甜蜜。

离开后生命聚焦于此。

寒冬,血液结冰锋利,

超市购买最后的芒果。

 

 

【情诗】

爱人,放牧颤动的白羊。

带它走入身体,

一切广大、神秘。

你乳尖,月桂在香。

 

当琴失去应和的弦,

音律倒向同一声调。

枯燥里物体正被创造,

在独处中得到完全。

 

你我相背如圣徒的名分。

“那么何有幸福?”

影子低声询问。

 

像手持着刀刃,

割裂了肌肤。

伤痕却绽开你的口吻。

 

 

【哀歌】

面对痛苦,有很多微笑

以便日后戴上。

说:“不值一提。”

有彩旗挥舞,证明克服的胜利。

 

头可以藏进睡枕,读

白夜。用同样的痛苦,

印证自己庄严。

可以举一杯酒啜饮。

 

但此刻只有痛苦。

一个失败,无人可以替代。

可以举一杯酒,但

把杯子——砸碎。

 

 

【香客】

无名之鸟翔集,

扑灭在金像。

啁啾,蒲团上空香烟

或饮或啄。

 

擎着灯塔,

祷告抵抗凶年。

战兢下,自信像黑豹

跳跃。

 

圣殿中央

端坐他自己。

 

 

【九月】

九月,天空抛下礼帽。

硬币没有落地,先痛哭。

九月到鸽群广场,

两块钱,释放黑气球。

 

九月,号角第一声鸣叫,

远方的玫瑰,摔碎。

簪上它,不曾谋面便

就地参加葬礼。

 

九月的酒已喝完。

不及撤退的人,

自己变成空杯子。

 

渴望一双嘴唇。

在储物柜中

度过无人的九月。

 

 

【静物十四行】

要在冬日写一首情歌,

尚未存在的,铅笔创造别字。

映照身体,闪烁的河——

光线本身不是意义。

 

你又收拢,像朴素的花瓶:

弧线怎样被人触碰

亲吻,陶瓷颤响了铃声。

而甘美续以巨大寂静。

 

相互看着整夜,一对酒杯。

在谁唇上曾传递多回。

我们却因为渴而依偎,

 

因为孤独而并卧,立体的春天。

带着密意和雪,巡过街坊屋檐。

而步伐会更大,船舶会更前。

 

 

【绝句四首仿吴兴华】

除了我,还有谁能将我呼召,

像玫瑰认得自己,不会动摇。

在世上被追逐如欲同我谋面,

忘记了我与我隔着一镜之遥。

 

 

笑起来又用白蜡烛敲响家门,

舞步中揭开死亡的面相纷纭。

白鸽在预兆中震颤飞离神像,

解开衣服你的身上也有裂纹。

 

 

崇高或者戏谑全已徒劳无功,

望镜未及瞄准戏剧已到最终。

喧哗一番之后无人出来谢幕,

我独自置身于舞台黑暗当中。

 

 

时日悄悄积累仿佛建筑楼台,

把杯子濯洗留下,没有尘埃。

盛大的果园曾经只为你熟美,

现在葡萄已落下让大地敞开。


2018年01月02日

焚如集•味辛詞 夢中人語

上一篇

下一篇

鹤舞集——剪灯楼2017年自选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