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出遠峘,或獨飲於此。諸方須命名,世尊洗足已。

 

 

其一

已無可用情,已復不可行。已於肆中醉,已見海王冥。家中陳杯盞,出門看遠燈。上有金碧色,獵獵壓重城。吾欲喚偉大,吾曾叩大能。此城吾已倦,眾生且飛騰。

 

其二

金色華爾茲,銀色華爾茲。舞鞋在中央,輪轉正其時。他人吾不見,唯見有花枝。無花亦當惜,花開我來遲。接臂於昊漠,安用問別離。黑膠如黑夜,金色華爾茲。


其三

山水皆湛藍,淺碧居近半。暮雲疑將晴,胡不擾之亂。岸上花如齊,灩灩開兩岸。毋謂此岸長,漣漪漫其泮。

 

其四

薔薇已半萎,華彩不復生。青蟬猶苦鳴,欲與炎夏爭。三日未出室,鯤鵬氣象騰。朝菌一夜死,息壤誰還耕。院外人擎傘,此徑來幾曾。唯有蔥與藠,懨懨可傾城。

 

其五

酒吧曷所溺,光影投堅壁。觸之人不知,燁燁如秋荻。吐唾果盤中,遙看亦白晰。女兒廿七八,酒醉最無敵。老友彈吉它,我說我所歷。我說一切時,眾人皆枯寂。

 

其六

乃見一張椅,於室內靜止。榫頭雜木成,漆褪猶近紫。騰轉方丈間,終歲不曾徙。照耀以陽光,與我在咫尺。我旋彼亦旋,如沐春風里。我老彼亦老,我死彼亦死。

 

其七

方塘半畝許,才放水光晴。楛矢交射眼,暑流獨揭瓴。謾誇枝葉好,一歲能幾停。花開素而絢,世界毀又成。其開茶方熟,其閉山欲瞑。池畔拍照客,促促如蟻行。

 

其八

大熱久弗解,八月棲老宅。山鬼想窈窕,攀爬如薜荔。有時望星河,向空投芒屐。踐之忽不平,似與此生逆。亦言緩緩歸,髀肉出骨隙。小院夜漸涼,可以敷草席。蟋蟀青又蒼,蚰蜒足千尺。吾乃陶淵明,孰為麥克白。

 

其九

古人彼與彼,鑿石刻名字。萬歷及大觀,某某曾一至。野徑塞為湖,崖前舊有寺。故老悻悻然,敗瓦頻指示。群嶼不可攀,拳拳供蒼翠。鳧翻波仍平,單舟使如臂。今日坐家中,飲酒招我類。七夕走香車,世間正無寐。乃忽想此湖,重睇崖上字。蝴蝶色灰藍,逡巡亮其翅。

 

其十

汽笛發老站,午夜厚如苔。遙遙驚竹簟,溫涼何有哉。秋來天頻雨,適可向人乖。故友在何所,白露浸高臺。欲語八荒外,我亦聞空雷。即陷不能退,與君俱背嵬。

 

其十一

頃在酒吧飲,熏然端杯女。我以為神聖,不可示以炬。忽然亡所在,巷陌如鉞斧。夜攤尚支離,今夜其有雨。觥籌既已厭,土菜值幾許。黃車在樹下,不肯做遠旅。幸無人識吾,蕩蕩於祖譜。

 

其十二

加餐勸黃魚,池間碗餘幾。謝吾非詩人,有美遂自鄙。庭中椒葉新,鄰墻瓜藤委。雨來如未來,秋天徒織綺。漫步出遠峘,或獨飲於此。諸方須命名,世尊洗足已。

 

其十三

以灰布其身,故山仰故城。平江兆新雨,秘閣舉金燈。猶思歸棹響,霜葉紅欲騰。向暮唯一徑,顏色老於蘅。既悲伏道路,忽若題畫屏。世界人皆有,原型不可征。已去徒辜負,歌哭慚未能。曾隨峰巒聳,曾見大海生。

 

其十四

歸山天向晚,仄徑尋前跡。瓦疊雨餘秋,炊升峰罅碧。支柴爨土豚,爆栗蒸陳臘。客至罟初收,魚游湍自逆。聊與長者談,似共浮生弈。北闕鼠狐奔,東墻瓜蔓隔。瓜黃奉我嚐,蔓絕無人惜。何以謝糟醪,且容征羽翮。明朝野水漫,白石為驅策。

 

其十五

若喪十二城,如涸無盡海。若矢奔於前,而解金剛鎧。舉火四大銷,他山其未浼。忽緬業在身,諸寶雜且猥。忝懷布髮心,西傾叩何乃。秣駟虛空中,歡愛徒負載。

 

偈曰

如逆彼界來此界,如自彼世觀此世。

如有籬花未曾開,於暮雲中尋幽細。

亦如跛者欲疾行,雲光詭譎未可詣。

籬花開罷桂子黃,明日將雨曷為繼。

棋盤街上陣霾飛,車馳左右各循例。

天涼眺遠皆高樓,少年獨攘麒麟臂。

 

 


2018年01月21日

【停車集】噓堂丙申詩自選集
和陶飲酒|噓堂卷

上一篇

下一篇

【人•天】|嘘堂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