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識陶公,陶公焉知我。烏得做馬牛,筆固與公左。何為入褌中,公袒我亦裸。有公在我前,日日飲酒可。

——丁酉歲末噓堂識


 

和陶飲酒二十首


 

之一

 

良夜星暫現,既沒复懷之。

天空如長椅,萬物離座時。

漆裂膠能補,斯人不在茲。

誰會上方語,嗒然釋所疑。

所疑照室白,生命聊堅持。

 

 

之二

 

地氣濕如孕,所思在群山。

將擾白日夢,往往近陳言。

草根青初蘖,陣痛逼來年。

已自識花信,毋爲逝者傳。

 

 

之三

 

天幕垂深黛,隆冬正寡情。

肅風如炭筆,沙沙作簽名。

煙花次第起,絢爛七彩生。

墮落不可理,誰復栗而驚。

隔窗久無語,此際霜已成。

 

 

之四

 

掛鐘獨寂寂,四壁影像飛

時間亦鰥寡,失陷喜或悲。

竹簾紋理密,微光猶可依。

世界沉鼾裏,星子欲何歸。

側聽風回暖,吾身信已衰。

秒針細如篾,固與黑暗違。


 

之五

 

酒吧近零點,坐客猶喧喧。

老歌氤氳裏,左岸調自偏。

骰盅偶一擲,聲色結空山。

豔女裸其乳,曼舞欲偕還。

既醉不能省,明日徒妄言。

 

 

之六

 

春寒遘輕咳,樓群亦如是。

彌空結暗苞,竊竊類詆毀。

花徑返而縮,棲者何爲爾。

且待夢遊人,明月漸清綺。

 

 

之七

 

乘雪登郊隴,夜漏播素英。

枝凍結珊網,寂光欲遠情。

自照誠不滿,回望四野傾。

城中人寐寐,寒鳥何不鳴。

彷徨思歸路,微響足下生。

 

 

之八

 

浮窗隔動止,橫巒影其姿。

肅客如老鸛,黃葉滿高枝。

野望趨隴畝,大塊拙乃奇。

行行嘉會近,交蓋意何為。

語默脫有至,鵝籠虛見羈。


 

之九

 

歸林如攬鏡,雜花背人開。

春深獨存我,空山良可懷。

死滅趨前影,列嶂與世乖。

好音出鹂鳥,茅檐辨所棲。

下有清澗水,音聲等雲泥。

萍漂固不遠,濠上誰語諧。

聽波波漶漫,酣醒夢欲迷。

暮城雨如傾,手機響未回。

 

 

之十

 

鳴蟬斷復續,遊光覆街隅。

天藍熔鉛影,歌者泯它途。

樓棺生所止,抑為五石驅。

青蠅徒擾擾,況值宿雨餘。

塵籍聊翻檢,革命或隱居。

 

 

之十一

 

夜乃日之遺,秋霖為灑道。

一辭不能剖,行樹看將老。

封札天幕赤,丹砂先我槁。

未來無人啟,郵筒獨安好。

旁倚冷食攤,孜鹽炙羊寶。

酩酊默语者,昇腾於地表。

 

 

之十二

 

嘉苗得春力,鮮鲋正當時。

魚市求湯面,溫然若麗辭。

卻笑舞雩者,興會未及茲。

生平多惶惑,其如暫釋疑。

推碗集且散,價平良無欺。

舉目波愈白,浩渺竟何之。


 

之十三

 

頗黎翳秋景,林園存舊境。

石沼盤松梅,池魚昏未醒。

雨井延一宿,雕梁遲引領。

但見檐頭瓦,隱然出芒穎。

下顧蔓與藤,旦暮失所秉。

 

 

之十四

 

荒閣唯吾適,星流靡所至。

春服瞻未逮,蕩蕩耽薄醉。

欲語亡其人,經緯縭天次。

塞壬坐而歌,既死焉足貴。

伐舟云溯洄,目盲得兼味。

 

 

之十五

 

夭桃二月斂,暖色收遠宅。

三月看蝴蝶,粉翅劃空跡。

翻翻在槐蔭,上結花千百。

青新不肯放,陂上憶梨白。

燦爛惟素色,放與春雨惜。

 

 

之十六

 

甃甓藤終漫,燔石事屢經。

叩之唯沉悶,榆老莢又成。

兀然余斷壘,內外界已更。

草陂垂釣者,如憩於中庭。

豈不識敬畏,神意若耳鳴。

邇則藏諸櫝,遐則遠諸情。


 

之十七

 

廢廬待重圬,亦足坐春風。

有籬結崖岸,徑沒篁蘀中。

青蛇洵荒古,呼名若可通。

夜長丹未熟,狸奴影欲弓。

 

 

之十八

 

停車拜法窟,所行即所得。

袖手柏子庭,向風拾其惑。

香客盡右旋,孰鑿三際塞。

虬枝如示人,此國非彼國。

欲問洗盂僧,飯鐘響還默。

 

 

之十九

 

簪菊坐窮途,頗異強而仕。

英華欲留人,畫圖不匡己。

遑論醢與菹,類遺介士恥。

循例擘黃柑,徑投幽茫里。

退言哂自失,竹書衍所紀。

我生史無憑,脫能止其止。

壞壁影卓卓,持械聊為恃。

 

 

之二十

 

此夜幾糜爛,所幸尚天真。

庭燎昨日朽,未抵酒漿淳。

期雪雪不下,絳雲拭還新。

列國橫枝椏,以死逆強秦。

或遇負槌者,頻頻擊飛塵。

旦暮值所愛,相與勸杯勤。

既哭萬物疏,斯世孰堪親。

燈芒嚴畫戟,滿城失要津。

乃蜷手及足,復解衣並巾。

空心欠一鏨,姑待持鏨人。



 


2018年01月29日

【人•天】|嘘堂

上一篇

下一篇

和陶飲酒|噓堂卷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