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員嶠室長短句丁酉稿

 

花前飲

薄暮列車

你如微蟻附修綆。被拋向、幽光深井。問你知未知,做甚是、寒鴉頸?   碧血塗霞散花影。漸乾透、玻瓈空皿。說你從未生,你不信、且自證。

 

清平樂

黃固齋水墨魚戲圖長卷

星搖蓱浪。靜泊如浮想。不入江湖亦相忘。誰在喁喁濠上。    碧藻細佈碁圖。淥波揉碎明珠。纵使汪洋涸轍,猶能相呴相濡。

 

醉公子

昆侖青鳥使,太乙迷雲水。塚墓列尊彝,不周隳不支。    穆王飛羽旆,未拭金人淚。猿鶴執珍圭,雲謠生翠微。

 

臨江僊

和燕壘

寂寂無生猶朗月,山河一片朣朧。我生何自復何從。摶沙雖聚客,說夢總揉風。    漸透窗紗蛩唱起,硯邊新老雕蟲。斷雲零雨莫匆匆。傾杯唯薄醉,明日又霜峰。

燕壘生元玉:

失意有時如細雨,望中煙樹朦朧。惘然跓足欲何從。茫茫天與地,伴我只秋風。    人海飄零頭漸白,算來半世雞蟲。此生若夢太匆匆。但看雲破處,點染兩三峰。

 

女冠子

七月廿二。又向碧空雲際。送飛車。玉盞斟滄海,霓裳綴綵霞。    分攜終有限,相念浩無涯。歸枕天邊月,夢交加。

 

相見歡

丁酉秋分虎公招飲於乳山路,翌日飛鵬城轉惠州

人生不會如山。會如川。會時海風零雨恣周旋。   何所悅。忽為别。總翻然。去去萬雲爭躍湧長天。

 

醉妝詞

雨難了,語難了,蹋夢花飛少。語難了,雨難了,擫管乾坤小。

 

沁園春

牆有點。重讀Virginia Woolf之The Mark on the Wall

牆有點兮,何物在兮,眼中刺焉。是頹城棘厚,金人淚結;扶桑塵滿,蒼海珠燃。人麗乎坤,鼎沈於泗,日楔天兮不可扳。關心事,似燒成舍利,一任磨刓。    萬年逝水潺湲。把灩澦摶成順氣丸。是天鵝决眦,林伽透宇;鵪鶉播露,嗎哪彌原。是阿萊夫,遭二讀如倪向箔,片紙能吞栩栩然。牆空堊,認秋燈孤映,身世蝸涎。

 

漁歌子

薄暮駛過S58石湖大橋口號寄蒓客

秋碧無邊月睞明。湖波未減昔時清。猶眇眇,似盈盈。蒼煙半咽古鼉聲。

 

江南好

揚泰機場將發口號

秋近杪,平遠鳥無譁。漸緊霜風粧不夠,空浮夜夢結雲花。負手望京華。

 

南鄉子

忽忽何來。曉靄黏天似綴苔。在在何知知欲去。歸何所。落葉高歌猶自舞。

 

市桥柳

丁酉冬季玄設筵於安徽駐滬辦招待所荷蘭廳同座者小鶴非塵一斛日冕分韻得聽字

向此際、繁花夢冷。夢逐一春光影。春光舞徧遙天,是心潮、蟄龍受風猛。   滿座少年如對鏡。似蒼猿、孤坐月梢峰頂。喚萬籟、都停聲,待吾歌、汝其靜聽。

 

生查子

誰氏寧馨兒,人海悲相失。一去兩茫然,天地皆無色。    漠漠陷迷霾,杲杲懸紅日。為問有誰知?此子名真實。

 

浣溪沙

去住星流疊幾層。人間咲哭半冰凝。一宵寒雨撲春燈。    立地且歌吾不忝,仰天而唾爾誠能。片雲趺作住山僧。

 

君來路

春猶馬。秋猶馬。春秋莫放猴兒耍。為人生死一丫叉,豈委升沈隨大化。   星低亞。雲低亞。羲和不肯迴龍駕。慈悲幽默老天爺,誰可與言誰見者。

 

生查子

四海已成冰,細浪排僵蟻。寒日噤無聲,慘白如新鬼。    峭峭疊峨峨,列列磨狼齒。上愛故山多,遂累愚公死。

 

一葉落

百億刼。紛撾闔。一眸冷月未曾眨。巨鑪撥死灰,陰風時相答。時相答。萬古無疲乏。

 

樓上曲

西曆二零一七歲杪圈間遍見檢曬十八歲舊影者因從俗焉

身外歷年真逝水。身中塊壘無頹圮。斯世寄身七件兒。斯心共我無乖違。   誰記當時身簇電。萬花潮生未應變。今吾去此倍初程。捫心輕叩脆璃聲。

 

樓上曲

空際猶堪將杖履。天寒浪褪生沙觜。從古雲煙一瞥知。何如大禹巫支祁。   促轡青山來滚滚。燕居誰肯思量鲧。有人兀自學屠龍。冰枝懸月碎玲瓏。

 

清平樂

醯雞舞甕。蕉鹿都疑夢。海赤如珠雷電鬨。但恨藕絲無孔。    夜半瞎馬深池。幽明未便燃犀。待許鯨吞鯢食,那堪帶緊腰圍。

 

望遠行

蹙密彤雲靜不飛。寒流翻滾日光微。山河眯我眼中灰。人鑽盤古腹中蛔。   流沙北,弱淵西。一冬消息走蚊雷。何當羈勒六龍回。牽教窗下嗅黃梅。

 

滿江紅

生死如歌,卻閉口、餘響在山。渾無擾、夜空鼍吼,深壑龍眠。聲杳猶聞晴裊裊,風來非復舊關關。但湛然、江冷素波平,天地寬。   相逢者,都是缘。倏如電,倏如煙。計前生曾作、箸底盤湌。駕鶴暫遊三萬里,與君少別一千年。待重來、還折雨中梅,輕叩舷。

 

踏莎行

孟依依賦黑檀梳斷一闋言短韻長神變無限余適廢毛穎一管因步韻寄慨焉

秋水遷流,春風編管,行行一例花牽綰。曉池輕漾月微醺,柳陰倒蘸浮雲散。  煙海鷗遲,清江莎短,霜林色共年光換。夢依依是去時鴻,醒來相對如曾見。

孟依依元玉:踏莎行 黑檀梳斷

寶髻樓臺,煙鬟歌管,吟邊亂就紗燈綰。曉妝慵整縞衣垂,嚲肩一握青絲散。  秋水梳長,春雲梳短,長長短短流光換。鏡奩為記好年華,不須頭白還相見。

 

雪花飛

生死惟關冷暖,來時一派晶瑩。霑水霑泥未選,天也無聲。    飄灑交光滿,乾坤寂不名。還夢晴霄日麗,抃舞忘形。

 

秦刷子

敲碎廣寒宮,灑下漫天瓊屑。但命燭龍沈睡,惟夢世間無物。    茫茫萬古只紛揚,未減心頭熱。為問早梅芳訊,凍禽能說。


滿江紅

丁酉冰月之望,霽雪覆野,呵寒仰觀超級藍血月全食,云隔百五十二年始見也。

粉遍河山,無人識、孤心高掛。渾未改、辟前盤古,炬光橫睚。只恁殷勤遮爾許,焉加地火岩層下。向暗黑、飄雪又紛紛,風過瓦。    無非是、棲棲者。無不是、空空也。但靛青赬赩,闕圓隨化。天地空兮為橐籥,吾心運矣為爐冶。待凍凝、隻影照人寰,銷長夜。

 

浣溪沙

高碧播寒猶滉漾。郊原隻影無遮障。江靄淡霞迷所向。    冰河凍結雲濤浪。禿柳風吟蟬滿唱。咽咽蛟鼉皆悄愴。

 

轉應曲

諺有“二十六,燉豬肉”語,臘俗也。央視新聞微博徑易為“去割肉”,諱也。

豬肉,豬肉,豬肉燉來爛熟。揭鍋熱氣蒸騰,臘酒喧笑歲增。增歲,增歲,誰肯飨吾龍膾?

 

思佳客

丁酉除夜

四面煙花爍夜明。北窗風勁撼孤燈。來時一半都無據,去處三千豈計程?   遙迤邐,近砰轟。夢回昔夢未堪驚。寒衾一例容高枕,春水差差綠草生。


2018年03月12日

金簫瓦硏廔詩
履错堂戊戌稿(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小員嶠室長短句丁酉稿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