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藥〗

 

螳螂有翅,黃雀有腳。

豈無肉兮,投此湯鑊。

 

南門走犬,北門走貉。

豈無人兮,禮成樂作。

 

上邦煌煌,四海諾諾。

豈無釁兮,亦戲亦謔。

 

衣之食之,畀我以藥。

豈無道兮,薄言悚怍。

 

 

〖答友〗

 

東家瓜老,西家瓜黃。

匪予可摘,立此空堂。

 

大人厲厲,小子狂狂。

歲其敗矣,歲慶其祥。

 

川伏如蟒,抑臥在床。

予豈好辯,維時可傷。

 

 

〖歷史〗

 

歷史之巨嬰,磔磔發冷笑。

傀儡面半遮,亢然布其道。

時已致太平,建元宜改號。

祥瑞豈無臨,河圖馳邸報。

相視既成習,推背亦可料。

或買血饅頭,新年和新藥。

或學普希金,擲彼白手套。

 

 

〖述夢〗

 

逢汝才一瞬,俄忽聞汝死。

固知在夢中,慟竟不能止。

復來與我嬉,與我遊山水。

反背皆青蒼,如光濾其滓。

慟定慟又生,願隨幻波駛。

別汝已十年,相逢唯於此。

 

 

〖食河豚〗

 

正月適景明,大塊競野奔。

數夜想山鬼,計日到水村。

有朋招便至,策杖助腳跟。

欲成天人相,須學北溟鯤。

鯤鵬未可食,四季奚以存。

奇毒吾獨愛,涉江買河豚。

 

 

〖戊戌口號〗

 

天憲自伸縮,芻狗差得全。

極目泰山上,袞袞走紫煙。

五陵松不老,千秋萬歲延。

白魚接赤雁,此年號凶年。

 

 

〖霍金〗

 

時空或彎曲,想象不得宣。

宇宙亦如此,白首久拘攣。

其唯輪椅上,路人竞圍觀。

發明謬誤者,哂然於忘川。

 

 

〖暮看〗

 

暮看山色蒼,朝看山色青。

二十年如此,歲歲誦雲停。

既過勿回顧,猶自有人行。

其徑與我左,願尚共嚶嚀。

 

 

〖龍眠〗

 

林深欲息肩,過水訪龍眠。

瀑疊攲斜外,花遲汗漫前。

石蹊青接寨,茶火碧涵煙。

拭盞無它事,雲生萬物遷。

 

 

〖為佛爺壽〗

 

壽者元無相,松菊或可期。

一面十年罕,海嶽未曾移。

南風來復往,諒自惜鉏犁。

人生循環里,前路願有歧。

 

 

〖揭帖〗

 

揭帖必見刪,春來力不逞。

世豈無健兒,所食皆畫餅。

猬集亦成鋒,昏昏差得省。

如嗅道旁花,自由未完整。

閑坐啖釅茶,鳴者縋深井。

庶於禁錮中,虛構新圖景。

 

 

〖小暑〗

 

夜燈分小暑,鬧市方停雨。

飲者賢不賢,坐聽新樂府。

亦無千歲憂,何待蟬鳴苦。

緩歌細如桐,群噪集蛙鼓。

老眼尚堪明,孰與麻衣伍。

杯影投三維,唯我貌奇古。

 

 

〖宅〗

 

所居一巨石,歷歷敷草澤。

輪轉海與山,勒為碧錦帛。

人處微細中,蠛蠓盡奮翮。

光芒既無違,吾願死吾宅。

 

 

〖飯局打油〗

 

精盞奉胡瓜,高座月影斜。

忽然談佛法,說夢及夜叉。

眉蹙彼不解,因果纏似麻。

某寺燒舍利,某掌放光華。

光華抑何有,其如杯底蛇。

吾非仁波切,唯唯但嘬牙。

 

 

〖廿九〗

 

洪荒逾廿九,兵轍細如蠶。

撲火前生事,時平血漸藍。

 

 

〖山莊〗

 

挽手於山莊,丘隴似舊識。

道旁荔枝紅,商量好與次。

滿樹盡輝煌,摘得亦殊易。

五月正當時,四月枝先翠。

維我未曾來,暮光何由致。

老宅廣且高,歡愛如史記。

 

 

〖我識〗

 

曷不封我識,乃欲睹明星。

下瞰皆平原,斑斕蝶與螢。

大郭金敷粉,燈流俱已停。

有人偶仰視,城暮及飛螟。

既呼不可應,蒼蒼未可名。

 

 

〖膏唇〗

 

膏唇亮如漆,滑入電扶梯。

新染黃頭髮,長腿露背衣。

隔門銷酷暑,櫥窗及人妻。

既不思恒久,鱷皮之古奇。

陽光忽照見,德謨克拉西。

 

 

〖探頭〗

 

探頭在高墻,螣蛇垂欲墜。

梧桐葉半蒼,連城燈流翠。

諸神默守中,天猶張赤幟。

蟻穴微難通,秋風聊指示。

既浴闔其窗,以毛巾使臂。

有蚊拍復飛,狼狽如突騎。

 

 

〖掃碼〗

 

齒缺猶能嚼,足蹇差堪行。

乃不廢良夜,乃不期晝晴。

如群山集雨,如蔚氣可蒸。

如此或如彼,如緯象其經。

如城上烏棲,在在呼我名。

掃碼黃車者,遇紅燈即停。

 

 

〖有光〗

 

四月入黃山,老瓦皆曾識。

片片騰虛空,似可生麥稷。

苔滑碧无由,遊動千年鯽。

白墻沼而斑,如绘小人國。

乃茲秋風來,牛馬息蕃殖。

物化未須謀,有光立一極。

 

 

〖讀畫〗

 

塗得五色渾,鬢花濕如鯉。

何以款腰肢,須洄忘川水。

啞啞各屏聲,莫知曷來此。

亦無願可成,姑傍於幅尺。

或放之秋山,皴破杞皮紙。

 

 

〖攏手〗

 

平原繁露生,北瞻俱飛塵。

銹綠舊車列,一軸驅數輪。

道旁拾荒者,既掠如替身。

馳馳亦無返,記憶高可墳。

猶將懷良夜,九月涉水濱。

大地攏其手,編織稻草人。

 

 

〖生查子〗

 

坐晚寒渐敷,杞菊霜前苦。

秋风不畏人,浪做刑天舞。



帝壤拓一隅,暮照彤鳞上。

待稽已焚书,夸父遗其杖。

 

 

〖偈子〗

 

其一

扃閉於室內,時間漿其果。

扃閉於室外,空間喑其火。

見此木葉生,見此一華裸。

乃見時空中,奔騰恒無所。

 

其二

堅定如坦克,豐富若蜜糖。

憂鬱如坦克,幹枯若蜂房。

春馳如坦克,歌沈若暗箱。

促擊或長頌,愛情與死亡。

 

 

〖園藝〗

 

其一

白墻嚴尺矩,圍之以沈舟。

青荇懸睫底,又比去年柔。

小院自為界,花開且下樓。

其如豬籠草,待它物來投。

 

其二

秋老熱不消,僵臥汗浹背。

起來栽桂花,陽光如矽肺。

花可插之成,向暮生明晦。

左鄰柿子黃,睹此竟無對。

但握一摶泥,握之思吾輩。

 

其三

年老如機器,銹蝕以餘生。

紅蔥一夜長,小院籍雨騰。

吾將將何許,清寒是有曾。

時代全敗壞,孰可用其能。

欲檢土全濕,機肥化幾層。

野貓在檐下,聽打鐵皮聲。

 

其四

見山青萬疊,見水儲一甌。

所見人皆見,除我皆鏡頭。

圍籬仿髙蹈,長焦不可收。

盆栽松與菊,夜夜不自由。

底色水銀浸,虛構以重樓。

 

其五

天如一丸縮,地如一指長。

以指彈一丸,天復伸如掌。

中有無名色,如一菜畦廣。

新种小黄姜,匍匐如我想。

 

 

〖聚飲〗

 

其一

過午邀客飲,雪菜燒黃魚。

茶炊再三熱,閑閑在我居。

忽俄談理想,八九是華胥。

一院蔥根敗,清新其有諸。

 

其二

 

立秋才數日,濡悶仍如匣。

無可立其心,似為賊所脅。

縱酒亦不歡,殊途在一霎。

城外黃英繁,孰能拖其鍤。

帚尾固難期,莫道星流乏。

 

其三

所有亦非有,此情勝彼情。

見汝車馬走,我亦適我行。

白露孰可紀,我欲喚汝名。

汝是杯中酒,梭巡不可停。

 

其四

聚飲不可長,爵亦不可方。

客散碗狼藉,各自欲飛翔。

其中若有我,溫潤白玉光。

未及滌油膩,一夜付群氓。

 

其五

置酒待閑人,菜畦窄如肋。

鄰家柑子黃,枝葉脫邊幅。

遠景阻樓群,所托唯暮色。

豈不懷深居,此城麗以則。

去去亦何殊,熠熠烏有國。

且盡閑人歡,食罷玩撲克。

 

其六

既飲四種酒,能見五色天。

鄰人夜毋釁,其室重如鉛。

亦可稱生命,或相伴沈眠。

如擁愛情者,歌吟以墓田。

 

 

 


 

 

 

〖歲末〗

 

其一

雨作曷可退,天地猶巣房。

紅磚徒增長,世界不可量。

縮為一粒子,如蘚欲開疆。

如世界將雪,我欲目盡盲。

 

其二

夜以暗以寒,以禁默如喘。

雨在天彼端,重力俛其緩。

不能獲一辭,自由孰能款。

唯與貍貓親,猥縮求微暖。

 

其三

獨鮫猶悻悻,城光向來稀。

南人吹北曲,如我未曾歸。

臘滿天猶暖,小兒著花衣。

呼吸存魚沫,窺彼彩鳧飛。

 

其四

晚年如柿子,枝蒂不可飧。

願奉故人案,白鳥來翻翻。

經過何飄渺,但遺壖與垣。

枉惜黃金色,於海見鯨奔。

 

其五

行樹盡崔嵬,燈黃若麥胚。

一芽出一葉,於街禳靈媒。

飄窗皆向北,龜甲亦可推。

眾人浮海上,何以起危桅。

爰聽鎖匙轉,澀澀亮如灰。

 

其六

一歲竄長蛇,鱗甲黃交赤。

以尾卷我頸,皙然無痕跡。

如彼良夜中,雪落於瓦隙。

亦似不可停,遠乃見其白。

 


2019年02月23日

和陶飲酒|噓堂卷

上一篇

下一篇

攏手集|噓堂戊戌自選詩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