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題自畫小像用調噓堂舊韻

我我殊難肖,訛呼信有之。撓頭搔我癢,跟腳仰天知。春水與公老,秋霜些子兒。開窗待新柳,嫋嫋動腰支。

 

丁酉上元樓仲尚寫蘭竹長卷贈江鑄久即席為賦一絕鈕鈍井書之

五洋飄雨濕衣冠,來對清蟾溢古寒。不信山深春到晚,為君寫竹伴幽蘭。

 

苕上老費畫梅

進澀提枯崛岉姿,費公苕上寫孤枝。無人與說花消息,欲問春來待幾時?

 

題林曉嵐女史畫太行雲起圖長卷

古之北山居愚公,叩石墾壤畚靡窮。累世代不乏畫工,譎奇詭怪移崇雄。愚公移山誓不止,志其誠兮天所美,乃遣夸娥氏二子,乘雲氣兮負岵屺。榕城展卷林女史,援翰寫神圖一紙。崎岠刺雲吼蒼兕,崝嶸分靄奔騄駬。或耘或耔峰薿薿,樹團團兮石齒齒。雲繚繞兮勢迤邐,村墟若聞羊羋羋,吾將就此駐杖履。

 

梅鶴圃為艁觀世音菩薩寶相一幀歌此以酬

南无觀世音。授我以心經。曰經在乎心。孰能圖其形。妙哉梅鶴圃。筆湧老龍吟。踅褶翩栩栩。日月馳駸駸。跳踉焦燎灑霖雨。缾插東風黃金縷。

 

丁酉春分小區獨步戲作口占

不戀青陽戀舊寒,稍加顏色即能安。一宵夢雨新行令,滿目春花盡腦殘。

 

 

 


 

七窪晨興絕句

卡蒂所居地名Seven Meadows,多窪地,吾譯之作七窪。丁酉二月送亞兒往依內子,居此旬餘,亞兒就讀之小學在Central Park旁,去寓所僅哩許,每晨步行送之,愛此間風景,間有吟哦,隨吟隨棄,紀之者僅此。

郊原碧樹疎,上與青天接。歲月所留痕,窮年堆落葉。

輕車且緩行,慎勿驚湖鴨。鴨歩自悠哉,見人渾不怯。

天透淨琉璃,露茸新湩乳。夜風眠未甦,晨鳥歌還舞。

 

吳誰堂新得漢吳誰之印紀以長句因歩韻爲賀

變遷陵谷古無遺,面目城衢孰復誰。一鈕斑斕印名號,斯人兀傲見清奇。波搖月滿三生石,夢靜蓮開七寶池。幸有青山供刻畫,白雲相對共成癡。

 

丁酉寒食發休士敦轉機舊金山將歸滬上集句

恰似春殘看落花,豈知行李尚天涯。不慚弄玉騎丹鳳,猶及清明可到家。

 

丁酉清明夜雨初歇駕抵海陵即景口號

燈光溼暈團,花氣停零雨。夜鳥誤呼晨,兩三相與語。

 

皖雅吟社肇基爰成長句遙賀兼致畏庵

柳怯衣新眷褪寒,山驚別久握跳丸。朗吟駐處懸瓊月,仙姥來時湧翠瀾。社酒詩瓢應漾漾,壤歌風脊固盤盤。自憐檉老臨江水,也趁東風一灑翰。

 

王子庸畫宋僧志芝山居詩意圖

老龍戰疲尾垂纏,雲腳風摶凍蜿蜷,古藤月濕糾蟠編,亂夢天雨凝懸連。昔吾夢佇夜山巔,有筆書空墨牽緜,心旌搖受浪拍舷。澀進林杪逆飆鳶。絞轉急瀨上水鯿。枯兮焦兮墨洑漩,字兮畫兮相攀攣。子庸墨妙倩誰傳?渾兮澹兮實平平。臨紙一氣鬱淃漣。霽光松色填長天。

 

 

 


 

為冷厂治竹根印即用調噓公舊韻

置君唐宋世,天下共宗之。春酒斝懽進,夏蟲冰恐知。市盈阿堵物,家有寧馨兒。君步移山嶽,軒楹怯不支。

 

平湖博藝軒夜飲即席

誰遣當湖入酒巵?李唐趙宋眾芳遲。何期九派如攏者,獨許千秋未易之?隔水浮屠猶秉筆,滿筵墨雨又催詩。起看燒靄連波色,雲外疎星正抪棋。

 

 

 


 

福音亭絕句

丁酉五月乙亥至六月丁未,侍先妣於泰州市人民醫院老年科病房。樓前池苑幽森,高杉南屏,池東有亭額曰福音,該院原為美國教士所創立之福音醫院云。

鬱鬱珠榴斂絳英,藂藂蓮葉不容萍。此間多少閒生死,只有敲池暮雨聲。

森森竹木響初蟬,下有泠風硊磥間。二十四年星雜雨,偶翻魚尾動池蓮。池東南有假山,一洞通南北,今為藤蔓所蔽矣。憶二紀前探病,曾相語洞中至人定。

射葉雨殘行入伏,碾天雷倦兆生秋。一池波寐沉沉夜,只有蛙鳴壯似牛。池中有病者放生牛蛙一雙,其鳴甚於鼓。

月星偕隱溢流光,斂卻池蓮雨後香。綠島冬青始酣睡,烘烘夜市恰開場。院西海陵路口北多夜排檔。

萬象搖搖不自勝,沖盈血脈亦蒸騰。榮枯一例歸雲海,借得波光冷似冰。

燕子趑趄直項飛,木陰初長過車稀。欠伸街巷猶揮汗,睡覺乖慵尚裸衣。

搖光熾熾逐輪風,動作浮龍靜作熊。汗漫填膺惟一瞬,波澄即是水精宮。

蓮葉鎪空兆萎凋,微涼風弱不終朝。池鱗往溯如洋海,只是平生未識潮。

簇簇層樓裹繭蠶,其中女女又男男。縱能剜卻諸天痛,孰療心頭競㴥㴂?

石揜幽隅木斂刅,豈無瞳子破心牎。重陰地坼池波出,映裂雲天激碧瀧。

 

天食

民以食爲天,天以民爲食。食久漸老稀,但恐成雞肋。播雨使孳蕃,雷霆天所勅。

 

寥窲

舉世堪悲梗,平生竟繫匏。我來無與敵,君去盡相交。豈意傷聞鵩,凴誰說斬蛟。春冰猶可涉,夏暍罩寥窲。

 

姚鬱庵雄王右武駱越青銅兵器藏品展賦二律爲賀即以雄王爲韻

上有昆崙接昊穹,古來億劫下淙潨。紅塵播遠茫洋外,青鍔埋沉厚土中。一笑杯光搖北斗,三生夢影沐東風。白旄恍蕞陳黃鉞,慧日圓開禮大雄。

海桑誰見魯靈光,累劫層波作浩茫。斗室庋珍當玉室,百王如陣禮空王。山川其在終須改,混沌之中自有常。且待他年返公器,酒囊筇杖嘯滄浪。

 

入伏

酕醄上有天,赩熾凈如燃。雨足蛙鳴亮,日高蓮綻圓。木陰渟已滓,蟬唱縹猶翩。疊石飛難去,凝凝只淃漣。

 

敷蘛

敷蘛燔已光,赫赫只驕陽。撐臆鬰橫刺,漬衫鹹結霜。苟生不如死,長困真欲狂。蟬唱隔窗瀉,清泠激愴涼。

 

舒揚賢侄將赴清華園賦此為賀

雛鳳清聲變朗謳,燕雲吳雨攝吟眸。時揮彩筆光千尺,早擅才名第一流。莫厭公卿愚且魯,只緣峰嶺遠而幽。他年風俗再淳日,細把清樽濯世流。

 

滬上長夏絕句

薄暮雲陣深,森木齊帶甲。雨箭急俄疏,落池如唼呷。上海康城暮雨

高天一何矌,高樹一何壯。澄碧宕蟬唱,蟄久聲逾亮。虹橋迎賓舘晨坐

 

郁半窗畫油條扇面

過了時辰有點焦,楚王去後好粗腰。此生相抱同油炸,不是幺條是二條。

 

將返滬上寶安機場登機口號

日駕銷埋不可乘,夜濃人似住深冰。碧霄拭慣凝霜月,照徹孤行一路镫。

 

深滬機中翫月口號

一囊如月負蝸能,自笑行藏愈近僧。媿我不磨明鏡久,神州黑較去年增。

 

丁酉商吕庚申返鄉途中口號

人海歸孤櫂,前宵雨未眠。斯時隔洋月,倚樹尚嬋娟。午辭疏影路海友酒店,其時內子亞兒處正人定也

瀚浩颺秋潮,家山隔水遙。停驂皷雲浪,獨立引金簫。宛山蕩服務區小憩

江聲受雨涼,岸貌因潮變。落日隔層陰,不教世人見。薄暮過江陰大橋

頂樓燈映窗,寒雨之爐眼。搶步上樓梯,步聲如急板。夜抵海陵東進小區樓下雨勢愈盛

 

蓮花府邸燈下茗話同學畢業卅二年重晤飲罷

一别秋風雨雜塵,重逢無復舊青春。此心但使朝陽在,不用殷勤問鬼神。

 

中秋海陵夜雨未見月寄内兼示亞兒

盡採清光兩袖攜,鯨濤播得共雲齊。一天霞綺風停處,月自東來我自西。

 

中秋夜雨淅靋,獨侍萱堂病榻,感懷成詠用謝北庭韻

生如啜飲漸空樽,桂魄潛藏雨斷魂。料得來年春草發,蒙茸暎雪叩蓬門。俗有『八月十五雲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燈』語。

 

 

 


 

夏陽湖夜步

丁酉寒露後二日,燠熱莫名,入夜雷雨竟夕,翌晨陡冷。是夜獨步循行夏陽湖畔,折蘆花一支而歸

鳴雷突騎奔,燸氛夜潰壘。雨絲繼終朝,窸綽蒹葭靡。湖波向夕嫻,微渦綻輕喜。湖風逾岸來,透骨未肯止。逶迤走長樓,淩波爍宛委。仙籍無人尋,守龍閒吟水。秋星躭訪幽,浴夜聊復爾。釣者垂其鉤,步者躡其履。雲靄隱殘輪,天亦沈其餌。

 

秋夜口占時宿黎安四村新居

薄夜臨大城,疊疊群樓厚。囁喋風詢雲,胡為吞星斗。

 

秋夜口占時宿常熟裕坤國貿酒店

夢在秋雲渺莽中,空街倏爍路燈紅。可憐九月初三夜,略綽虞山掛壁弓。

 

薄暮口占時在全季酒店青浦吾悅廣場

澄碧紺光雜,暮雲盡摧拉。遙秋漸有聲,萬里恣奔蹋。

 

九日用海藏韻

每從雁字認歸程,歸竚空茫莫可名。堂上雙親松檜老,世間萬事羽毛輕。片光浮碧翻雲笈,浩歎沉蒼禱玉京。望久燈稀城已寐,幾家酣夢正初成。

 

薄暮口占時在無錫胡埭

淡靄低於檻,輕寒悄侵犯。渟流暮不波,霎霎天光減。

 

陳山居所藏石

塊壘崚嶒不記年,澆餘白日沒風煙。問誰杖履來三宿,握盡滄桑只一拳。

 

晨出口占時在蘇州運河花園酒店

星光隱遙岱,月影逝空河。朝暖樹猶靜,秋聲未肯多。

 

南京南站口號

逝逝光流靜泊風,天低雲靄積溟濛。秋冬節換無雷電,不患當空變篆蟲。

 

白雲觀口號

白雲無去留,蒼狗所隨化。湛湛碧天光,蕭蕭黃葉下。

 

甪里街侍東風老人夜飲

世界偶然遭遇我,豈無故我雜其中。寒波亮減春湖綠,夜盞渾增凍靄紅。萬歲江山搖日月,一腔冷熱變光風。人情恰似空街葉,莫惧朝朝掃未窮。

 

 

秋萍

秋萍葉罅白雲生,錦尾浮浮碧海橫。亭午風餘冬日暖,一池灑灑洗天聲。

 

老鳳城麺舘

店面朝西老鳳城,打笆巷外播其名。早來一碗魚湯麵,五味乾絲咀作聲。

 

翭翭

翭翭軟兮。初未翦兮。射彼隽兮。以好孌兮。

秋之獮兮。衛烹燀兮。彼明辯兮。實禁臠兮。

彼疽癬兮。迺爭吮兮。彼鵠盼兮。纷湎湎兮。

 

梁禮堂見示彊邨老人題海綃樓影件用康侯韻

自抱春冰入暍時,碧梧摧盡不容棲。鷓鴣日暮無情緒,雨落神州幾處啼。

春過如翼豈重陳,味到滄桑雜苦辛。蠹卻冰綃塵黯海,誰曾月下識鮫人。

 

贈周坦齋

隻硯研時深似海,萬毫行處滯如江。坦公筆力誰堪敵?九鼎輕能一臂扛。

 

韋散木君惠贈武夷正山堂金駿眉

雨至雲天攢駿驪,晴初月影掃蛾眉。中年況味趨淳厚,恰似名茶出武夷。

萬雨千霜兩鬢侵,夜歸樓影擬投林。一壺滾沸如中歲,自愛盈盃色似金。

 

奉題劉正傑樹石課徒稿

造父原能驅八駿,庖丁曾未見全牛。山河拆碎風馳筆,砌得乾坤端正不。

五峰雲水筆端開,八卦靈禽次第裁。自是仙家修粉本,豈隨阮肇入天台。國清寺五峰環抱,八卦、靈禽其北、東者。正傑姓劉,末句因謔之。

 

池魚

濯濯天光湛可酤,鱗浮雲在未相殊。空茫一片原無宅,不用官家拆與驅。

一池寒碧邈深幽,花灑飄漣强作流。不語錦鱗未成膾,窮年只共白雲浮。

四面重陰靜不譁,冬暄又被凍雲遮。迴游冷煗渾如夢,未識天耶抑水耶?

 

黯夜

飢時黯夜饜風歌,稊米星芒一笸籮。端的典型孔北海,居然陷阱塔西陀。飛飛六鷁無非退,欵欵孤鴻未肯過。不信層雲霾以上,清光滿溢桂婆娑。

 

屢至惠州未暇履西湖

飛來皓月掛羅浮,問我緣何嬾泛舟。我履在心安在跡,市聲闐咽亦漁謳。

 

讀網載尺八紹介文臨屏步戰前先生韻

虛空性海豈分殊?振錫中霄舄影孤。西去靈山應相問:落花吹得一支無?

 

遊仙

晞髮扶桑濯九陽,導先白虎殿梟楊。青天不落雍乾後,繳與官家作舘藏。

 

深圳寶安機場將發

空聞軋軋動雲機,在宇光微在地肥。坐看浩茫原未動,眾星去我倏如飛。

 

日馭

日馭如流載酒行,張天黃葉勝繁英。辭枝自可翩躚舞,抱地微聞太息聲。

 

火棘

一夕燭龍鼾北極,萬般紅效匹夫力。緋霞燃曉鯉明淵,不獨寒叢煇火棘。

 

夢語女史客黔七日有楓紅滿目解鄉愁句噱之曰一日三秋客舍黔州廿一霜矣女史隨擷為起句作七絕一首因步韻為和

小客紅塵五十霜,平生詩酒半蒼黃。此心自在無增損,烏兔蜉蝣孰短長?

 

 

 


 

霜寒

漫漫霜寒誕恣侵,新叢古木不成陰。羲和攬轡虞泉上,回首河山盡鍍金。

日是六龍臨玉宇,葉如萬馬踏枯荄。寒霜涷雨慇懃甚,醖釀明春第一雷。

雠親豈只心寒熱,山海無非地凸凹。葉雨緣何惟落落,不隨日月嚮空抛?

世態能無幻誕纖?蒼旻或有謫龍潛。微雲罥結冬原樹,絕似辭腮雪色髯。

蒼黃凋落風如泫,昊碧空垂地欲翻。昂首問天天不語,晴光但遣萬星奔。

江上煙痕似酒痕,江船悄共白鷗言:岸泥盡處惟官柳,看到潮平髪已髡。

 

集句戲題莫大騎裝小照

蹄聳足音響原野,胡兒十歲能騎馬。乳鴉牆外盡情嗁,若道老君是知者。

 

步康侯丁酉初度韻即以為壽

宅泊岭南親荔子,文趨中歲熟梅丸。虛空墮地柏成佛,留待人間仔細看。

 

夜雪

燈滿長街似水濵,燕雲瀚海忽如鄰。蠟梅怨雪來何晚,不及寒風好詣人。

 

 

 

劉正傑山行畫展開幕賦長句為賀

須彌何意矗虛空?為有劉郎筆底風。總角牧牛同白石,中年積墨類賓虹。寫生雲起太行北,談夜星沉大海東。解道春山行不盡,山花山鳥入溟濛。

 

偕郁庵謁山居飮江上

經歲重逢猶可握,隔雲寒日不堪敲。滿罎醇味誰能寫?一派錢江畫卦爻。

 

賀東陸草堂主人春風秋月畫展二首

意氣蟠空拖赭靄,韶華逝水點青苔。春山風雨秋江月,都入畫幀茶盞來。

在望春原青未了,在天雲捲藏飛鳥。漫驚造化奪精工,筆底山河都姓趙。

 

仰觀堂主人將行役,臨發約於庭中梅曰:此行久,誓候歸日始開。因檃括其語

我行卿且住,此去隔關山。莫共清寒語,歸來對粲顏。

 

晴枝

晴枝未戴明朝雪,凍雀空呼夢裏花。淨掃南齋排筆硯,春風醞雨在天涯。

 

立春前夕虹梅路立交下口號

隆寒齧骨作熬煎,臘景蒼茫急著鞭。伫想明朝春又立,车光複道淌澶湲。

 

立春新港鎮江南印象口號

近星燈火隱淙潺,殘雪渾融洸忽間。緩頰風微溫已潤,柳條柔脆不堪攀。

 

自滬歸泰過上海崇啟大橋口號

欲跋滄波問陸沈,無言海若指層陰。開窗未解眉端悶,灌取江風枉滿襟。

 

固齋牡丹圖

蜂蜨飛來誤認真,粉光流溢露初匀。清寒莫訝春消息,固老圖花自得神。

 

歲杪

歲杪晴空澈不濤,縷雲如舫若堪操。上蒼待我何其厚,只壯腰圍不二毛。


2018年06月28日

小員嶠室長短句丁酉稿
履错堂戊戌稿(上)

上一篇

下一篇

金簫瓦硏廔詩丁酉稿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