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一

我写了十年诗,这是十年工作里选出的一些成果。古人喜欢把少作编为一集,唤作“悔存稿”,我检点当时的笔墨,却不后悔。我的创作以15年为界限,此前所作,大抵以词居多,骨气不免弱,题材不免狭,然而其中有真气在,有十年前的雪和梦在,我现在不喜欢看雪和做梦,但我以为这些作品是可以保留的,它们可以超过大多数现在的诗人作品。15年之后我写诗,写得还不错。兹不赘。

我写诗,原本是因为感情的毁灭。这种痛苦影响至今,我想它会永远延续,因为我无法设想,自己一百岁时可以忘记那些人。但现在,我写诗不是为了感情,而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感情引发了经验,而诗处理经验的方式,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地认识世界和自己。当然,在艺术中前进,还是我们生命得以实存的一个办法。

但我不同意把诗歌作为自己的生命。因为如果把生命作为结果,那你就什么都得不到。如果没有生命的体验作为前提,那诗歌只是一个体裁,和前人留下的文字。把这种东西作为倚仗,是很危险的。我也不同意诗歌使人心灵不死。没有心灵不会死,至少它总会变形。诗歌只能教我们如何面对自己心灵的变异和衰老。

检视这些诗词,我体会到了自己以前的幼稚,从此我会以更大的耐心面对那些幼稚的新人。我选了一些不那么好的作品,这出于我的私心。看见它们,我会想起那些独学而无友的日子。我和高中的那些朋友都不会忘记,我们如何辛苦地搜索重要诗人的文字,尽一切时间交流。那时我们都很穷,买不起书籍,交流是最温暖最快乐的,我们读了很多东西,比现在的少年诗人还多,我们只是无人教导。那些朋友现在似乎不写诗了,我很怀念那个时候。

我不打算请人给我写序。底下的几篇序,是我的朋友们几年前为我写的。我很感念他们的情谊。写这些文字时,我们都还小。这些年我们的进步都很大,但我还是宁愿用这些文字。

最后一个需要说明的问题是,剪灯楼是我十三四岁时起的别号。其实我既没有剪灯夜语的生活,也没有楼。所以我改名叫弃庵,随住随弃,潇洒得很。哪怕现在我确实过着剪灯夜语乃至剪灯新话的日子,也不想再改了。但我很喜欢剪灯楼这个称呼,因为这三个字经历的东西,是别的名字无法替代的。

戊戌冬至后二日,弃庵

序二

余以弱冠,负笈京师,自分失职。常怀怏怏之心,不意遂于残城废壤间,得见太史先生,特出为不世之雄者也。

先生名笑添,以毗陵畸人自况。好事者因其姓氏,遂呼为太史先生云。长才八尺,腰带十围。凭上将之姿,有汉相之容,竟不以为意。而自得于诗酒之间,晏如也。性至和善,好文学,善属辞,文笔皆备。尤工诗余,既系出东南,熏染儒风,年十岁则诵古文。追攀今古,睥睨唐宋,思慕西昆、长吉,得其奇伟瑰怪。览观工部、江西,自出机杼。雅重梦窗、白石,为纤密穠艳之体,摇曵生姿,烂若锦绣,无处不善。揽卷而观,髣旉间有仙人下临此土,恍恍欲与之去。吴下风物,红颜愁绪,片时春梦,江南天阔。濡染乎毗陵文献名邦,斯人也而有斯邑也,斯邑也而有斯士也。诗曰:“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斯人之谓也,斯文之谓也。

太史先生既深有得,颇复主于词学,所谓超乎技而进乎道者也。其略曰:“诗词以性情为主。昔时读汉魏古诗,无足惊异。近而有得,滋味深厚,信乎惊心动魄之谓。若夫工技巧而略情意,则下之下者也。”观其词,本事之有无,人心之深浅,不一而足。其中隐约明晦以见本志者,往往而有。余之所以能知于太史者,半出其文。先生长我一二岁耳,而博机载籍,出入唐宋别家七八十种。每有瑰思,骜衍不驯,故于众作间以七古长篇杂言,最能感动我心。彼以绮丽烂漫之辞,抒雄伟慷慨之意,如山海之欲倾,大江之长流。浇块垒,发忿懑,精诚所感,白虹贯日,诚乎其有味也。使百世而后读此,拳拳服膺一贯之心,太史是也。太史之悲,非特挟花对酒之类。诚知死生有命,时运如轮,俯仰异势,泻水自流,中有可足悲而不可为者。感心动性,痛饮沈醉,歌哭满怀。是以独行千山,不必相送。

太史既自名家,乃与天下远方交游,相与兄弟之。虽弱冠之年,所宾客者皆长者英俊,大国上宾。故能遍见东南文曲,把盏共欢,皆才情漫溢,而谦让有士君子风,故相得久也。又颇与二三同志敦睦修好,共主心远社以志文学,奖掖后进。有心若余者,则循循善诱 ,劝勉不已,一日之间三致意焉。后生小子,莫不鼓舞,既喜且愧。洗心为诗,尝论诗道,以工部为宗,下导江西成法,上窥汉魏风骨,要之则仍主性情。苟无性情,但工纤巧,何足挂齿。小子深服力行,为恨力不足耳。太史既知此,复示以读书之法。谓眼界既开,胸怀旷阔,乃可为诗而不辍。虽曰心传,谓之夫子自道可也。乃搜集年少以来所作,删取其要,命曰焚如集。易曰:“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取辅嗣命必不终之意也。人莫不有终,而青史无穷,徒然泯灭。人道俱亡,诚可哀痛,此步兵所以痛哭于穷途者也。虽然,人事微茫,贤圣相踵,若存若亡之间,天道不绝如缕。志士仁人所以成功成仁,声名千秋,以立言为不朽之名。汤盘周鼎,器亡辞存,道统弗坠。为在人心,天之未丧斯文也,后死者必得与于斯文也。太史之辞,犹秦淮之一波,锺山之一叶,忽然飘逝,终古长存。古今同此山河,亦必同此斯文。

小子不佞,既见教于堂下,乃复奉太史之命,撮述篇指,为之作序。余既不敏,何能管窥。因概述交游以来耳剽所得,庶几后世君子得以属其文而悲其志与。未敢以序名篇,故谓之述记云尔。

始建国六十五年三月 会稽赵氏客于京师应天府郊

序三

癸巳年夏,笑添兄编检诗词成集,属余作序,余为凡务所缚而多为延误,笑添不加一字,余甚愧之,故勉薄力,图竭井蛙之见而状江海之盛也。

余早岁甚好诗词,少即与笑添交游,共创月魂诗社,畅论诗词风骚。初时,其作尚显稚拙,颇悖音律。然情浓致远、风妍骨秀,同游者皆目为奇才,于今所见,固不妄也。后勤于研词,浸淫梦窗、美成、碧山诸家,尤工慢词一道。其词每能继古开新、遥追古人。余阅之每投书长叹:“其天赐之才,吾固不如也;其勤学之志,吾愧不如也。此子不成大器,天下无人矣。”

而笑添未止于此也。其于词论亦深有见地,余常与之褒贬古今才士,笑添熟读百家词作,信手举隅、妙论迭出,余叹服无地。

词发于唐而盛于宋,黯于元明,然至清季勃然复起,其势较之两宋尤有过之。笑添精研宋词之余,又深究清季名家名作,此皆源头活水,汩汩不绝,故其能超迈同侪而别开一派矣。

余览笑添《剪灯楼诗词》不免感慨万端。其自初窥门径而至自成一家,进境之快余所仅见。然笑添未尝自足而埋头书案,探精求微,治学谨严,博观古今,此集之出,实乃我辈幸事。千年文脉得以长传而不绝者,盖历代才人承继发扬也。余放眼海内,有笑添此才此情者,世所无二,故列序于前,以表歆敬。

周宇记于南京大学

癸巳十月初八日

序四

连雨春去,一晴夏深。毗陵旧日,光阴蜉蝣。曾也高楼独坐,苦争冷月寒霜;今兮名府共饮,诚饮甘醴佳酿。幸生盛世,如沐天恩;荣遇交逢,比聆华章。结识六载,一如昨,君子品节淡如菊;忆旧游,歌诗才气馥比仙。

碧血城掩,笑平生惯看风月;昆仑雪消,理情仇尽付悲欢。太白放浪,犹有陪君欢言欺买醉;三变情长,更却共伶声箫忍让名。史册洪涛,层现巨擘;红尘波澜,鲜有俊彦。

落花绮怀,贵妃霓裳之秀丽;风雨山行,尾生抱柱之可泣。时有见,谦学之色,届中匪存;虚怀之胆,现实难寻。园中联诗,红梅登海棠盛会;东坡故里,梨香携暮色馨风。话停紫竹,四十八骨;梦牵红楼,十二谈评。曲逐流觞,殷勤蝉鸣;舟渡澜沧,痴缠猿啼。

云随雁字,佳作天成;宝剑煮酒,今古辞赋。属予作记,实乃吾幸;付文于前,聊表吾敬。

甲午年六月初一作于毗陵

蘸画小仙

 

 

 

 

弃庵诗

2015

诗:

【寄赵君之劼】

我于古人恒作贼,汲汲窃句百无奇。一日读君不释卷,失喜此公真解诗。有如拨云嘘爽气,坐觉野马物相吹。字字光芒潜护佑,笔底精魂起追随。长夜读其篇,须臾尽一卮。若见雷逐电,纸上东西驰。忽然排奡态,化作姽婳姿。乃信广平赋,其媚弗惟辞。惊持文字诘赵子,乃答于古未尝窥。诗家诚有天分在,非关才学只在痴。赵子能痴不能巧,其果诗人复何疑。诗坛砥柱虽凋落,我以其文可以支。赵子毋凄惶,仆言不汝欺。诗贵有性情,舍汝吾同谁。时人斗尖新,其格一何卑。天地有君文,即足为吾私。我愿成风通万籁,使君奔突无不披。手持诗坛仰天笑,何殊东野与退之。要使篇章极磨冶,五丁霹雳镌为碑。吾学吾气万皆足,转呼李杜大小儿。噫吁戏!有诗如山浩然危。有诗如井清无漪。山之危兮犹可夷。井之窅兮莫可羁。其气澒洞吾不知。龙入云霓将焉窥。

 

【风入松】

日高衾暖睫摇明,心似浪中萍。昨宵袂影红溶酒,漾鬓云、漉雨三更。风里蓦然吹去,转头人海潮生。

危峰一发为谁青。欹枕听鸿声。烟阶霞陌当时路,逐空香、千里孤行。若待蓬壶重见,赠卿春泪如冰。

 

【杨白花】

杨白花,作雪飞。春将尽,花不归。杨花飞入横塘水,从此妾心漪不起。横塘双桨弄暮波,花飞那及妾意多。

 

【清明】

兰在崖兮蒹在浦,逝哀风兮东来雨。若有魂兮在旧宇,遥相望兮不得语。

 

【开愁歌】

昔年不乐游洞庭,三两明灭春山青。波中日月时出没,疾舟逆浪蛟鼋行。归来旦夕唯纵酒,读诗一宵倚窗明。披发抚膺看月落,拔刀斫地涕纵横。去亦无所寄,歌亦无知音。入喉舌倒卷,肠绞盘胸襟。忽闻名社豪杰多,博如沧海嵚崟阿。我愿为风扬其波,既识钜公乐如何。衔杯聊为开愁歌。

 

【满江红】

我读渊明,南山下、不知官事。独起舞、江湖横地,故人千里。朝雨金陵寒似酒,倚空吹落轩腾气。说元来、大道本如天,吾痴耳。

冠盖簇,千万骑。燕市上,荆高辈。渐时时扪腹,座中酣睡。休恨长安难到得,人生十九非如意。但持书、数过雁群飞,凭谁寄。

 

【满江红·遣怀叠前韵】

有客西来,初把酒、问余旧事。因说到、晋陵宵渡,落帆千里。一笑赋诗青壑下,毫端未减桃花气。煮新梅、不为论英雄,清欢耳。

惜光景,如疾骑。词渐爱,苏辛辈。忆佳人候我,试香酣睡。黄竹一枝秋已染,门前流水终无意。叹吾生、本似月明明,何由寄。

 

【缑山月】

一井梦澜轻,曾漂去月声。西窗云鬓有前盟。泛秋波织海,红烛畔,拈罗带,祝飞星。

匆匆离聚人如睫,风里更飘零。尘衫终向故园行。正梅酸柳褪,晴阁望,西瀛白,下塘青。

 

【饮酒】

诞日亲戚喜,终逝亦闻悲。其若潜哀乐,我独不自知。今朝天气佳,酌酒自咏诗。清晨变薄暮,旷夜忽追随。孤檠破诸暗,一线若可持。往来皆虚迹,所中在此时。存废长悠远,人事相间之。

 

【决绝词】

毗陵多暄风,花市布罗绮。之子灯宴间,各怀瑜与芷。素心既交陈,密纠若唇齿。唇齿倦当离,相欢复如此。沟水自汤汤,明月自有炜。都门一举袂,江湖在万里。迢迢复迢迢,山岳终无已。人生涸辙间,韶华诚沫水。古镜镌何辞,青丝日以徙。揽之徒有温,乃忆欢愉始。盈手皆流光,持君勿复启。

 

【有所思】

有所思,乃在凤城西。城东青青柳,绾我连理枝。柳色如黄尘,密缄终不疑。思君如江水,未有相竭时。

沟水东西别,劳燕南北飞。人生各行止,游丝何足羁。昔日一樽酒,别时秉向谁。目送道上尘,去毂忽飞驰。

我足沉逾石,我肝炙且摧。我目既决眦,宛转路多岐。思君不可见,焚君之青丝。焚君之遗玦,因风扬其灰。臂指尽脱,舌入喉嘶。天地莫见,山川崩颓。人生不相见,胡以目极千里万里相思为。有所思,思君令人衰。

 

【梦醒口占】

不为飘零惜落花,年光流去即天涯。孤云来往无常迹,谁忆人间萼绿华。

 

【短歌寿卿云子】

长歌接短歌,歌阙心成砾。高楼似草生,渐覆人行迹。寿汝酒一杯,持此聊将息。天地有枯荣,徒为远游客。

 

【断章三首】

嘉辰讵可再,舟车俟于途。攀辕抚君颊,策去不须臾。客舍在万里,长跽读君书。但言愿相忘,不审君何如。君温徒在手,故梦已缀珠。缀珠亦焉取,昨日其零余。

行人皆孤岛,八月促于弦。所遗毋复道,衣带且自宽。

越我姑苏,过我梁溪。中流见月,美人之贻。皎如顾盼,揽之为漪。梁溪犹可,我心崩摧。

 

【置酒歌】

樽为舸兮裳为波,斟北斗兮酌长歌。声不扬兮忧实多,明霞灿兮我奈何。

 

【重阳】

道逢飞鸟,不行不栖。步出白门,莫知所之。天高海深,而我犹世间猗。

 

【荷花谣】

玄武湖,君理朱弦策雕车,就中近我顾轻躯。愿发春荣逐君艳,红飘香坠君不见。

 

【散步】

如践空山泥,车隙逢新雨。所寻久失者,昼降在高树。鸟鸣布交柯,秘瓷琢天幕。登楼起摄之,饱绿盈像素。遥街影栩栩,行客各孤屿。明朝秋风生,因之以短旅。

 

【饮酒酬张家铭赵之劼】

冬雨濛如,霜露漙如。朔风萧瑟,江水澄虚。丹枫既落,迁栖新庐。岁时曼衍,我独平居。

濛如冬雨,阶畔成流。客至饮酌,携手遨游。感子重意,高咏相酬。夜雨迟迟,客为淹留。

西窗之木,忽蔽浮云。我友暌违,万象渐新。对酒对酒,落雨纷纷。主客谐歌,共惜今辰。

人之相与,乃有枯荣。期彼嘉游,将子同登。山川悠远,用寄今生。良亩桑麻,愿俟春耕。

 

【白云谣】

白云之逢逢,自山徂林。怀我故人。城市不可相越,使我有四海之心。

 

【冬至日怀外祖父,时距平安夜二日,距吾外祖移墓四日】

年历日以终,庭芜因霜衰。生者怀寂寞,过访城南隈。广场无昔人,时时逢旧蹊。新绮既已结,颂歌亦往随。穷泉隔荒邈,叩壤终何知。长咏葛生诗,古人使予悲。

 

【岁末怀外祖父】

外祖知我拙,少小教书辞。出门犹抚顶,入门还与嬉。相见各语笑,道旁相逐追。及长如故友,不省有别期。形神俱当尽,吾亦有终时。所历如不复,重忆适足悲。悲哉复悲哉,今夕苦怀思。生者俱向新,逝者长留兹。

 

词:

【贺新郎】

重忆毗陵事。倚高楼、座中屈指,名流无几。还顾当时吹笙者,多少靓妆佳丽。作楚舞、烛摇珠翠。夜半杯盛红袂影,劝人间、得意真须醉。感此语,赠环珮。

故人置酒西窗里,说秋娘、花容衰谢,被新欢替。空写零欢聊相慰,不尽更延新纸。叹我亦,飘零如此。今托哀弦歌赠汝,望门前、春月凉如泪。君定为,湿罗绮。

 

【醉垂鞭】

吹笛阅江湖。临灯海,今谁在。雨碧蒋山孤,回首迸一吁。

高楼弹剑笑,如弦扫。扫孤躯。去日洒霜蒲,人间秋且癯。

 

【饮马歌】

灯潮迷远望。广厦青如嶂。旧城秋千丈。雨浮疏星上。沐疏星。月是卿。契阔谁相忘。隔人浪。

 

【感恩多】

夜街悬似蔓。春绝梦如涣。柳长非昔时,落青丝。

莫问明朝路迥,极相思。极相思。仄地高天,忆君君不知。

 

【生查子】

迢递旧秋波,重抚凉如鸩。杯酒为君持,饮罢心将烬。

天地一鸿轻,风雨吹衣衽。来去故梁空,梦在凭谁认。

 

 

 

 

 

 

2016

【饮酒其一】

平居耽秘戏,有酒或招之。车行万花筒,长街旋转时。春城轻且锢,微酲恒坐兹。漫啖羊炙冷,明朝益所疑。隔座腰股细,杯空犹自持。

 

【拟燕台诗·春】

请君遗我珊瑚枝,铜缄未密缭青丝。三月飞莺如短雨,启函但握锦成灰。四月行客驱钿车,春街复道东西驰。高楼风琴起曼咏,青鸾往复隔玻璃。来笺墨色扬沧海,梦中不渡生涟漪。觉来麝香堕在指,美人乳晕腴红瓷。一幅喧哗雷诺阿,阳光温暖脱毛衣。出门江花看不见,时逢江柳垂复垂。

 

【镜像三首】

【形赠镜】人寿不可延,落如睫与眉。烦君暂相映,共此百年期。百年何所见,得无寄酒卮。自酬犹自答,所历俱成疑。一旦焚灰烬,与尔便当辞。谓吾从此没,行迹靡有遗。生者恒娱乐,辄言无已时。

【镜答影】山川曰不迁,地折变沧海。造化抟复圯,谁能久留在。昔处华屋间,今已归鱼蟹。沟辙故宛然,吾亦忧吾坏。废墟时过往,春秋观种薤。一落复一生,茎叶纷相代。劝君毋自苦,存灭连襟带。

【自记】孟春绝故人,读书坐虚室。移案就晴光,朝雨有时至。若听镜中言,所映存与逝。平生晤对欢,过眼倏云异。其理虽素悉,顾此长一喟。未知尔许事,且复谋薄醉。

 

【步出南师大行】

修彼远岑,与天地俱生,亦自有林。亦自有林,济水以寻,有雨深深。惟美人与我,不得谐心。

 

【苏州】

短旅随秋入山村,山石如檐杂雨痕。小站悬钟敲九点,夜集炙火腾余温。期子青布之伞底,不眠对视及清晨。午后阳光图书馆,以我语言织围巾。错彩试出丁香瓣,红如君意密如鳞。毗陵篦巷灯裂帛,吴宫醒者击银盆。俱知不复燃香语,过客行客梦纷纭。倦女乌发披于席,空城或听衾红泣。长宵酒罄沽无人,旧日图象在东壁。

 

【巫山高】

巫山高以大,遗我为秕稗。巫峡阴且深,我济无返心。

 

【玛奇朵】

倦徙道路旁,小店营百货。午后两点钟,焦糖玛奇朵。幼者甘其味,翁亦不闲坐。剥纸拈搅棒,杯中漫拌和。是时梧桐阴,罅隙光一破。咖啡忽已凉,漩涡犹在堕。食指寻余温,辄与时间左。

 

【镜像】

失眠拈睡衣,褶皱若群岚。虚构某城市,在此重山间。中居另一我,乃著我衣冠。并出逐日走,彼北吾向南。如照穿衣镜,形影处两端。斯人脱见弃,此怀谁与言。拖鞋憩床脚,相对道晚安。

 

【饮酒其二十】

生年俱向尽,举俗谓此真。永夜无假借,其如乳蜜淳。坐秉铜日晷,裂迹旋复新。独违年少志,负书壮入秦。形神常智竭,所利在埃尘。蝼蚁怀生志,谋食亦已勤。顷在典籍中,遍与昔贤亲。葡萄渍春醪,糜溃长路津。醴宴逢日出,空持杖与巾。彼者云久没,我竟为无人。

 

【饮酒其十一】

良夜不可赎,路灯植街道。斯人立焉在,微光与偕老。草木忘秋日,蔓延忽枯槁。白金女体像,双唇丰姣好。抚颊得触觉,缄存欲永宝。皮肤亡记忆,空气覆其表。

注:“这个夜晚不可赎回,你站过的地方,依然有光。”——曼德尔施塔姆

 

【焚舟纪】

九月有浮舟,欲乘绝沧海。大陆其在兹,梦见花五彩。缆绳既当风,铅浪播歌籁。浮旋之艳女,使我桨朽坏。新枝数撷采,山岳亦变改。彼土及秋天,堕红如靡疥。十一月焚舟,永住留此界。手灌最后花,中心坚不悔。

 

【无题】

梦见双瞳逝水清,星图在榻腻于羹。枕翻歌哭终无响,花历春秋便一生。鸟迹平明因露溷,时钟尽日向人征。重帷脉脉悬空室,遍列残编构幻城。

 

【感事】

粲粲青丘岩,本在尘嚣外。砥柱陡摧绝,九州裂如醢。始欲践人寰,大地不周载。未堪补苍天,独往填东海。

 

【被遗忘者】

谁治春井泥,塑我入陶俑。美神嗅新花,窥视从双孔。石柱础高昂,众人默赞颂。醴酒献神庙,将以期恩宠。独我遗语言,独我失行动。桂冠结窈窕,戴之徒增重。谷神布新粮,至我惟一捧。俯身询我名,泥封不可诵。次日平明前,视线及新垄。麦束何匍匐,世界停播种。风遣簌簌声,复活时阵痛。梅雨抵白墙,第一道裂缝。

 

【游仙】

圣诞第二夜,无事出门步。高厦仰祥云,城市覆灰雾。雾中漏光芒,余子欲深俯。近见窥屏人,妙龄西王母。赠我空礼盒,发之见痛苦。我身今在兹,我身在何处。饮店聊展书,弗兰德公路。倦触键黑白,流亡五线谱。

 

【哀歌】

霉斑离离,干花在架。帘幕回光,梦见死者。

匪我不来,言亡车驾。空屋其冬,居人于夏。

暂共眠止,天穹之下。劳人憩休,如藏深罅。

地表轻摇,喃以言话。自始至终,维日与夜。

 

 

 

词:

【满江红】

杨柳依依,渐青到、家中四壁。还学舞,风前骀荡,向人羞涩。漫想移栽鸦有托,从教攀折思无益。但西窗自把酒频挥,消长日。

此间景,谁堪惜。桃叶嫩,庭芜碧。趁午阴三尺,酣眠其侧。但梦簪花人健在,何愁去岁今难觅。看年年莺燕不归来,春如失。

 

【蕃女怨】

晓莺衔入京口阙,一树香雪。柳成帷,云似缬,君为明月。几回杯底忆相看,照馀寒。

 

【生查子】

寂寂故庭园,袅袅春时候。帘幕密藏鸦,眉黛青胜韭。

燕语结春冰,欲涣还盈手。双鲤怨横波,又贯金城柳。

 

【生查子】

楼上陡西风,吹下云端屑。江左万株梅,天外人如雪。

慷慨磨青锋,触掌成凡铁。故梦已寒灰,余热因谁撷。

 

 

 

译诗:

【苏鲁支】(尼采)

巉者狭者海中遗,岩石一角苏鲁支。乙夜独扪壁燃火,浮光如讯欲叩疑。游蛇化焰屡俯仰,引领直向穹扉齐。时人方与狼磨齿,苦思荒远极攀追。足下所蹈非陆地,六种孤独集于斯。穷海色泽温且密,星座碎片如玻璃。舟子漂流诵灵歌,天幕延伸无町畦。请予最终之孤独,使我熄灭而无为。

 

【雨】(博尔赫斯)

是日白昼烬如灰。午后倏明雨霏霏。或落于今或在昔。线条重构如晚词。如彼幸运曾亲持。美人名此曰玫瑰。薄雾沉默翳窗扉。亦当翳我城外篱。黑色葡萄湛且垂。旧日天井其在兹。逝者深居无复离。有言低沉随雨吹。我当渴慕静听之。

 

 

 

集句:

【七夕有赠】

一钗一珮断知闻(龚自珍),同是天涯沦落人(白居易)。直道相思了无益(李商隐),不如抛却去寻春(朱熹)

 

 

 

 

 

 

2017

诗:

【所失二首】

寄我五杂组,共我蒙面舞。陷我承露盘,失汝如春雨。

 

汜人得于网,明珠覆于掌。再泣徒出膏,适以洴澼絖。

 

【白鹤】

白鹤栩栩,从者如堵。欲偕之游,排落中路。偕游之人,胡为乎化土。

白鹤矫矫,炫翎及羽。吾方从之,忽亡其所。化土之人,胡为不我与。

白鹤沉沉,溃自翅股。吾将归去,言摹鹤舞。归去之人,胡为营此旅。

 

【病室】

药水刺鼻兮,踩踏而色黑。

布地砖之泥泞,在垂死病室。

众目集于玻璃兮,光彩而屏息。

张白布覆身兮,蒙双眼以深漆。

返街区之饮店兮,睹空气逃逸。

谈琐事及死亡兮,犹污斑于墙壁。

纸杯稀薄兮,有液体渗出。

居人之存在兮,维工作与时日。

 

【灵歌】

天堂深积雪,大海正荒芜。谁鼓平明翼,驾日返城隅。玻璃高且锢,千门射影虚。妖女殷双乳,触目成珊瑚。珊瑚诚招展,光流焉可敷。云彩如橡擦,谬误见清除。历者嗟已涣,永闭为圣徒。

 

【信】

我如寂静水,君似不安河。千里偶相逾,流道共经过。君喜将抃舞,我亦扬澄波。抚憩青色鲤,并照山之峨。君心即我心,涓滴各厮磨。君行入海底,我止将如何。水上写信人,日暮变婆娑。持纸不得寄,漫漶字全讹。字迹有余温,君寒犹可呵。我将起追忆,我已为烂柯。

 

【彼女】

窗户脆如冰,曙光拂纱网。彼女正濯身,青苔默滋长。食指探体温,颤栗似阵痒。开灯失影象,水流激回响。

 

【种花】

种花而失时,空贮盆中壤。此日发其盆,如见故人访。

 

【饮酒其二】

长假怀旧侣,号簿检丘山。笔迹稚犹嫩,拨键聊通言。应者非其主,更易已经年。寂静余咝响,遥从电缆传。

 

【饮酒其十七】

昼雨如覆镜,唱诗托远风。姣童涸其形,新鸟嘤廊中。红沙敷巷隅,道行失所通。孤旅不能返,春日已鸣弓。

 

【拟古】

濯濯柳枝,绰绰飘丝。故人既往,敩其身姿。纸鸢上下,遇风不回。索绝高飞,持线何为。瓶水结冰,穴蚁难负。铭在铜表,雌黄难措。汲水知甘,饮海知寒。明明相思,吁不可言。将越城郭,与故人会。山川湟湟,契阔年岁。故人高宴,片语取媚。焚环与素,远举轻弃。

 

【惊蛰】

潜雷作作,时将惊蛰。言宜洒扫,荐香及食。锢之深盒,以追亡佚。昆虫发土,公何不出。

公竟不出,双眼静谧。下陈白糕,用祷大吉。糕面蒙灰,橘皮见褶。有鸟窒鸣,我试呼吸。

 

【积木】

往日茫茫,言堆积木。时倾或覆,列曝阳光。

躺椅背窗,目眯捧读。其文重复,例进一章。

纸间众影,面貌无差,氲于复镜。

贝壳圆饼,期下午茶,如期革命。

 

【戏题夜景用叉韵】

春衢人面覆群鸦,坐立徘徊夜候车。漾壁坚冰行五石,拂灯衣色感天花。喁喁客倦瓶亡语,熠熠唇朱燕寄家。秉烛高楼驱睡蚁,暗中骚动上音叉。

 

【适越】

在昔思适越,惧其不通语。索然居故乡,亲戚与杂处。搜我山川图,嘲嗤江海虑。欲辩彼不应,摇手但还去。面壁自念言,即行赴越土。

 

【武侠】

总角颇尚侠,观书慕群英。志迂世亦殊,此事遂无成。春末出负暄,庭草各怀荣。亦有缘井者,绝壤不得青。烈士乖时运,永留谤讥名。一生倾其力,岂在苟营营。遍曝书中尘,抚览故友名。吾剑名倚天,送子因风行。

 

【园居】

夜行将何见,独坐隐深垣。啼鸟似新花,高枝渐以繁。舞者成前影,引领陟春山。山陵时溃覆,黎明独坚完。喁喁白露滋,沙上覆朝寒。闻者不相应,晞灭徒呓言。

 

【杂诗】

庭树经春夏,枝柯无一欣。寥寥何所欲,思彼手栽人。屐痕邈已没,颗实硕犹芬。来日被剪伐,宁忘种时恩。

 

【饮酒】

乃曰瞬予目,乃曰启予足。足倦不能支,开窗看花木。翼翼布清阴,吾汝在空谷。注视廓其余,死亡如博物。

 

【花园1】

汝持春之箫,花园始无垠。黄昏遂败落,枝叶在嘴唇。我来看花时,蔷薇艳似鳞。胡为胶与结,期期辍汝音。不复使我荣,亦不对我亲。花园空荡荡,衔杯例一巡。

 

【饮酒第十八】

雨后玫瑰老,花环不复得。既倾新造醴,杯底浮疑惑。闲拈座椅绒,商标观瓶塞。旋转酒廊灯,绚烂似祖国。头痛因覆杯,离去并沉默。

 

【花园2】

远方花漫漫,其色逾深蓝。我足不复践,所爱未曾谙。衔石填露井,下帷幂春龛。遗失若形影,花园独坚完。雏菊红无赖,海棠香欲燃。应有秋日蚓,向壁沥积痰。

 

【花园3】

花园已飘逝,萋萋新种荠。坛角遗裙裾,及见今春蕾。虽曰故人遥,返坐壁上视。日光曝蓝花,剥落如割礼。

 

【饮酒第十五】

八月投湖水,昏灯潜返宅。徘徊桌柜间,秘戏循蛾迹。绰绰列镜中,从一数至百。各以我面目,行止失对白。戛然话剧终,空洞俟人惜。

 

【中秋夜雨无月并寄北美刘钊兄】

秋雨覆群鸦,倾酒见繁花。遥听赋格曲,乃在雨中耶。出门顾不反,去去如掷沙。吾子在方寸,何谓到天涯。喈喈四海鸟,萧萧千里霞。相望孰相见,善摄其靡他。崖岸不媚物,凭汝见光华。天空似转轂,天空正裂痂。

 

【斑点】

有斑陷于桌,出入遇无时。直干腾寸许,梢缭类花枝。黑花不可触,蝴蝶亦已辞。既过倏回首,还以胶补之。

 

【微雨】

微雨有时落,曝伞成连垒。乡人目送云,呼之曰海水。风旗正东向,飞鸟蔚然起。出门与秋逢,但道添衣始。周旋楼舍边,庭草平如砥。大地既撤席,或容布鞋履。所履渐有声,世界留于彼。划土造初文,为山川赋指。

 

【纸盒】

纸盒长方,投以阳光。托之在掌,轻如佚亡。叩之弗应,其叩空房。

纸盒无字,何人所馈。中置何物,将令我喜。我不敢启,旦暮以视。

纸盒洁白,幸福无隙。言滓言尘,覆巾以辟。揭而对之,复调于呼吸。

 

【明瓦廊】

蛎壳集檐光,照花红隐墙。里人煎羊角,葺谓明瓦廊。我铿踏石来,店老如空囊。携君同携柳,或怀于中裳。所据虽一角,世界将焉藏。庖者施椒粉,传盘向何方。

 

【书开元天宝遗事前】

歌唇衔贯珠,春府夜啼乌。蘋阳花不落,宛着人裙裾。焚膏天宝宴,步辇良在途。晤言水廊下,还似磨镜余。聊舞回波乐,反首曲于蕖。剥落如洞视,朱丝卷画图。忽有类我者,画中阻一隅。我语君焉辨,彼此以踌躇。

 

 

 

词:

【玉楼春•本意】

一年不见春消息,聚少离多渠是客。歌唇近带夜来寒,别语如云双桨碧。

眼前历历新菱涩,郁郁青山谁浇得。池鱼吹沫向荷花,争奈新荷不肯惜。

 

集句联:

【立冬日制二联】

曾因酒醉(郁达夫),开户玩处女(黄庭坚)

久与人疏(张炎),深居俯夹城(李商隐)

 

无所用心(论语阳货篇),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庄周齐物论),横绝四海(汉高祖鸿鹄歌)

未能免俗(世说任诞篇),为坻,为屿,为嵁,为岩(柳柳州小石潭记),不直一钱(太史公魏其武安侯列传)

 

 

 

 

 

 

2018

诗:

【既雪】

烟蒂置台阶,既雪不可见。所见唯道路,寂静爰伸展。

斯人不可瞻,行行殊款款。或循此路来,若手徐收线。

今我在世间,万物孰为伞。我坐于室内,温茶与杯垫。

 

【过红梅公园】

乃思去年雪,稍稍遮寺阁。檐瓦鸣俱白,曷损棱与角。石路障其端,忽然历山岳。吾诗尚未成,基石良孤卓。一旦白昼归,下流同其浊。溯洄欲叩关,人群失锁钥。

 

【饮酒其十九】

啜饮高大师,空瓶列車仕。语词越座席,彼默返于己。有时投聚光,瞠若裸裎耻。小解街巷中,走入昏蒙里。虚影吾其践,呓语将孰纪。静置白衾中,时日非所止。呕哕在枕边,姑为生者恃。

 

【英语课】

英语课疲倦,水笔画人面。眉眼特加高,瞻之似彼岸。构造由吾手,吾足不可践。偶逢街道间,空气会轻颤。顾返坐于堂,诸君勤可羡。济济盛世才,竭诚如铸冕。乃展画中人,复看斯人眼。星辰固灼灼,高出水平线。

 

【迁居】

老宅城之畔,吾来遂借租。工作方一日,万物劣已具。暇造镜中人,瞬目权共娱。正视无余影,精神逃远徂。远徂至衣柜,开门读其书。扰扰一盒内,吾思契诃夫。

 

【饮酒其五】

群书向夜展,寝室渐喧喧。古人自修甲,坐于床椅偏。烟染黄手影,墙上遂有山。高迈越自体,瞻仰后独还。关灯鼻息响,吾在汝不言。

 

【克利斯朵夫】

临睡读罗曼,红色钢琴曲。蹀躞某少年,粉刺纷在肉。指曰即此人,注视甚局促。向空舞双手,强谈及孤独。交响乐不成,路人行侧目。侧目及枝柯,向阳光祝福。塑料袋横陈,春雪穷崩逐。抱枕正温存,愿子逃亡速。

 

【某公】

某公昨日卒,微信见行状。红烛例点击,如黑洞而亮。黑洞曷庄严,置公木舟上。双轮一时止,与阳光照相。阳光密于网,人群或回响。下午欲春游,孰约必同往。

 

【石榴】

唯有石榴光,吾目盲经夏。根株汲酒力,葡萄红裂斝。平明鸟三啼,花碎如檐瓦。俯拾不能得,行人衣俱赭。街道既著明,游身于暗码。

 

【安魂曲其一】

独坐黎明里,天空瑰且寒。生活须如昨,有人正俯看。盐粒昏未醒,黄沙运于船。航行而静默,城市道晨安。街路相连属,衔尾成蛇环。死者不复死,生者向其端。鸟啼何所见,破空良独难。瞻望虽无物,吾将溯林间。

 

【小雪】

岁时逾小雪,酒吧似不洁。光斑蔽众人,杯中听镜裂。窗景绚且长,明与故乡约。而我衰朽后,目光愈清澈。高厦卅二层,秣陵杳无接。徙倚楼之汝,转其玻璃钥。


2018年12月25日

鹤舞集——剪灯楼2017年自选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剪灯楼十年之诗:序与弃庵诗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