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青

樓裏盆榴今不紅,依然日日晚來風。可憐填海精禽去,獨剩高天說夢中。

 

四月晦日往遊分水雄關,大雨蔽天,不見山川閩浙,有蒼茫蕭瑟之感,取兪曲園“雁蕩天咫尺間”為韻,得雁字

千百年時遠,萬千憂且患。古人築雄關,皆為祥安盼。昔曾遊至此,秋肅寒無間。而今又登臨,嗁鵑落煙澗,雨若潑瓢盆,乾坤如夢幻。拾取漶漫階,林蘭素新綻。雉堞山草靑,何處方平晏。五月已橊紅,三十衡陽雁。

 

◎如冰

己亥端午漫題

束茅薄酒共芷茝  滄水陸沉塵宛在

枕其思入無渡河  陌以目成可蹈海

此身近僧付懶殘  煮石食芋意興闌

歲歲榴火今又是  夕照舊街誰少年

 

◎風神

近端午

又至端陽欲別春,落花疏雨逐泥塵,枇杷甘美宜除渴,麥李醯酸慎怠身,夢起長驚年紀大,事過誰計是非真,於今邸報狼星勃,只寫平安寄故人。

 

◎夢雨

感春

指日誰憐造化端,經年春事殢深寒。傾葵叵奈盲雲起,漏夜安期夢闌。歌薤低迴休細聴,蝶衣久委忍重看。落花詩句空吟盡,始信東風識面難。

 

◎燕河

踏莎行·端午夜登樓

月羽流光,星芒瞰野,默然示我沉沉夜。自來高處發清狂,此間天地無人也。    木末青叢,簷間鐵馬,動之俱是聽風者。嘯歌隔水寄瀟湘,今宵淚與君心藉。

 

Helms

此日

旗亭一角驀翻紅,賴爾洪鐘叩百工。悄矣方尖碑下立,圖騰猶幻亞洲銅。

 

惟民惟國此輿圖,天下紛紛又左徒。鬥獸甯思古羅馬,市衢紅袖每過予。

 

◎鬱庵

午日午時午門口號

漫空榆莢不醫貧,遍地桃花未贖身。斯世茫茫無奈若,老天亦是可憐人。

 

◎噓堂

P30之一

重鋪水泥路,午後闊且平。

陽光若齲齒,空曠乃失聲。

新綠覆窨井,地熱勉蒸騰。

我與我之輩,當年竟犧牲。

世界忽回潛,壯如抹香鯨。


P30之二

幽冥諸鬼,是日已逝。

護法諸天,是日未逝。

四月秀葽,五月採蕙。

以六月不永來,唯托以祭。

 

已逝之日,奔狼走彘。

未逝之日,茅苴堅銳。

諸鬼憂傷,諸天華麗。

以世界不永存,莫之為替。

 

諸天菩薩,是日已逝。

諸佛世尊,是日未逝。

遊行結束,遊戲關閉。

以理想不永生,頓足出涕。

 

P30之三

大魚既已沈,夕陽賚其金。

既往猶在岸,徒說厭離心。

向死原無獲,有物尚蟫蟫。

鰲足支所戴,毋為諸邪侵。



 

◎李青衫

生查子

予近歲苦謀鹽米,髡首衣褐,日趨消磨支離之境。所消磨者,霜歲電月也;所支離者,親故舊交也;惟一念尚存,匹儕不絕,是所以未敢輕決者也。比來大律偏謬,國憲弛替,岌岌乎危卵高疊,禁中則獨攬乾綱,朝部則因循粉飾,吏則捶楚求罪,民則奴事而不察,志士或詔書召捕,或流離異邦,自上洎下,疾入膏肓,不可為者久矣。噫,斯世何世,宇宙賴網路而丸縮于掌,自由假無明而龍藏於心,彼何猶效姬胡防口耶?豈不聞天道虧盈,勢如輪轉,己巳之變,寧無再乎?五月既朔,依例遙祭,無案無壇,不薰不沐,止於後圃列煙陣,經六支,緯四支,北向焚禱而已。是時,不覺有形神之別,不欲求生滅之度,不復興成壞之歎,風過燼餘,轉瞬零藉,靈我俱邈,似一人焉。

 

石星墮夜台,鬼柳妝人面。掬得卅年灰,曾不能分辨。同來皆少年,激蕩如河漢。許我以殘軀,一併流和卷。

 

Luq

端午

明朝火如花,昨日幾人死。蛟龍倘可怖,江上餘孽子

 

刀把五

水調歌頭

今日復何日,一歲又春愁。王孫千里,芳草滿眼不堪遊。耳畔鷓鴣啼淚,更聽杜鵑啼血,暝色百端憂。憑軒極目望,落日晚雲畱。      漸離築,荊軻曲,於期頭。秦皇萬世,一夢堪笑到沙丘。三拾年間舊事,陸肆卦圖推演,普適定神州。世界微塵裏,王粲正登樓。

 

◎冷公

海上

海上驚雷隔暮雲,人間鹿馬尚汶汶。燈搖太液脂波膩,夢穩癡龍夜氣醺。盬腦至今慚後死,落花送世入傳聞。獨存夏五微言在,記取虞淵一瞬焚。

 

軍持

偷聲木蘭花

乖龍竟夜哀吟啞,更變三山停走馬。淚眼冰凝,俯視人間作眾星。    狂奔夸父頭如雪,逐向幽深肝膽熱。滄海浮漚,笑說蒼天盡是愁。

 

促拍醜奴兒

遙夜颯繽紛。且從頭、私拷靈魂。當時不再,將來未至,焉葬青春?    夢向華胥搜故國,又鮮花、瀕死狂奔。春如日墮,空遭蠹齧,野曠無人。

 

更漏子

進猶蝸,埋伍蚓,無數墜星飄粉。頻掉尾,競磨牙,路添豺虎些。    忘川浮,長夜白,隱約有神孤泣。丹鳳髓,白龍肝,海天觭夢寬。

 

 

更漏子

險波鼉,枯壤蚓,一鑊沸時調粉。安蝨脛,布鯨牙,高天添夢些。    雁魂青,鴉骨白,夢見銅人宵泣。蝸展角,鼠藏肝,蛙憂孤井寬。

 

更漏子

夜歌蛩,朝舞蚓,泰岱過為齏粉。山斷首,路交牙,蜃波微鼓些。    碧曾紅,鉛盡白,涸轍枯魚人泣。風飽腹,石為肝,夢行惟瞽寬。

 

更漏子

怒潛蝌,號蟄蚓,嚼碎夜空成粉。持虎尾,拔蛟牙,往來平坦些。    夢中烏,頭已白,久厭雨絲私泣。胡囓臂,任摧肝,路經鍼眼寬。

 

矯庵

偷聲木蘭花 和軍持韻

捫天敲日聲嘶啞,多少蒼龍馴作馬。宇宙初凝,凍裂銀潢億點星。     群星炸碎崩如雪,飛屑入懷肝血熱。萬事空漚,惟有當時一段愁。

 

康侯

偷聲木蘭花 用軍持矯庵二公韻

很羊馴久成癡啞。貪狗成狼淆鹿馬。獨自消凝。墜隕東南無數星。          狂夫頭上崑崙雪。彈到沈哀絃指熱。幻破涪漚。指點蒙莊千歲愁。

 

◎十六少

偷聲木蘭花  步軍師韻

神州卅載風雲啞,癡指烏頭期角馬。夜聚天凝,冱古今芒攝極星。    人間五月塵埃雪,頑擲生涯成夢熱。化碧餘漚,沸萬千言碇世愁。

 

更漏子  三步軍師韻即贈

禁啼鵑,鳴曲蚓。濃憶驟煙腥粉。鏤水骨,洗雲牙。撼潮新漲些。    枕長虹,橫既白。錯弔北征東泣。身附魘,血剖肝。轉頭歌笑寬。

 

促拍醜奴兒  再步軍師韻

世相賸緘紛。鎮時空、拘向深魂。曆年月日,江河湖海,冬夏秋春。    異彩鮮痕拋撇罷,幻天帷、幀影重奔。須臾咫尺,桑田蜃市,神鬼巫人。


◎芋水堂

菖蒲

南北俗殊遠。五月節未異。投粽食屈平。思古同今昔。忠奸久俱滅。悠悠散魂魄。澁江收菖蒲。穎穎含貞質。昔在太平初。天威昇紅日。大亂逾百年。幸重沐恩澤。白起遂無用。志士見驅叱。儒生事鼓吹。攘攘寄為客。移時馬鹿見。中外滿豎逆。天下困秦法。斃路饑人食。時勢窮復變。故相乃重出。快雨釋憤然。爽哉極胸臆。神物已高飛。尊之乃其國。本朝墳墓在。不令改故則。太液清不流。蚊蚋生復集。兒女繁其孫。風雷吹鼻息。太學有青衿。潔白如雪色。回首叫堯舜。中流擊舟楫。古來求聖治。何以終不克。值此遞回斡。憤論談激烈。關輔忽昏昏。紫光易為赤。惡風排天至。驅盪一人力。猛士妒軍功。令行風雨疾。玩者俱誅殺。王命在手跡。北方十四將。其心料非一。四面束網羅。要令有牽策。已易定州帥。兵事風雷急。晉陽黃將軍。逡巡亦罷黜。五月初一夜。六軍四面至。車師逼如墙。向之碎玉璧。巨魚無損鱗。滿地紅英積。後軍捲屍骸。不啻洗虮虱。贤相亦罪囚。左右同奸慝。多士為肉糜。餘者猶收緝。海內遂威伏。攘攘群議息。眼中三十年。牧民以火德。王親更密邇。奴僕連縣邑。婚姻五百家。鬱鬱網羅織。霸業意日滋。功成欲更迫。海內固繭困。四夷亦稍及。大汗意不忿。邇來頗見斥。中使寂寞還。茶馬勢欲塞。聖人憂社稷。不令改其國。人命倍夷多。在所固不惜。




2019年06月05日

秋杪小集

上一篇

下一篇

近端午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